古希臘人痴迷於在數學意義上完美的身體。但對所有追求這一理想的人來說,我們的身體並非完美,而是充滿了缺陷。在演化中,用於打造我們身體的材料相當於生物界的防水膠帶和碎木片。

除開靠小行星撞地球或者核爆從頭再來,完善我們身體的唯一方法就是:在現有形態的基礎上湊合著修改。「演化的結果不是完美,而是能用。」普林斯頓大學的體質人類學家阿蘭•曼恩解釋道。

我詢問了解剖學家和生物學家,編寫出了這份人體版的毛坯房改造清單。

 

問題1 不可靠的脊椎

我們的脊椎是一團糟,我們能走路就是個奇蹟。

當我們的祖先四肢著地爬行時,他們的脊椎會像弓一樣拱起,以承受懸空懸掛在下方的器官的重量。

但接著,我們站起來了,這個90度的大轉變讓脊椎被迫成為了柱子。

接下來,為了符合二足行走的需要,脊椎在後腰處向前彎曲;為了保持頭部的平衡,好讓我們不至於走到哪兒都像在跳竹竿舞,脊椎上部又向相反方向彎曲。這一變化讓下脊椎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據估計,讓80%的成年人深受後腰疼痛所苦。

解決方法:像祖先一樣把脊椎拱起來。

想想你的狗,它從骶骨到頸部都是一個弓狀的弧。這是個很棒的系統。簡單、強壯、無痛,只有一個問題:要想不因為頭部的重量一頭向前栽去,我們得回到四肢爬行。

 

問題2 過窄的骨盆

生育很痛苦。雪上加霜的是,女性骨盆的寬度已經有大約20萬年沒發生過變化了,這使我們的大腦尺寸也無法繼續增加。

解決方法:體外生育。

拉伸骨盆當然是個辦法,但技術專家們大概已經找到了更好的解決方法。我敢打賭,在一萬年內,或者甚至一千年內,發達國家的女性都再也不會自然生產了。診所會混合精子和卵子,然後你只要來一趟就可以把孩子領回家。

 

問題3 暴露的睾丸

男性生殖器官脆弱地暴露在體外。

把睾丸移到體內,能讓男人們免受被一腳踢中蛋蛋的痛苦。但為了實現這一目標,首先要改變精子。顯然,睾丸與卵巢不同,它被扔出體外的原因是:精子必須儲存在比體溫低2.5-3華氏度的溫度下。

或許這是因為較低的溫度能讓精子在進入溫暖的陰道,開始受精賽跑前,保持較低的活躍程度 。這一演化小花招防止了精子過早失去活力。所以,換種思路來實現這一目的吧。

解決方法:在體溫下保存精子,但升高陰道的溫度。

 

問題4 密集的牙齒

一般來說,人類在口腔後部的上頜和下頜處各有三顆臼齒。隨著大腦的尺寸快速增加,我們的下巴變得短而寬,無處安置第三顆,也就是最靠里的那顆臼齒。

在我們學會烹飪和加工食物前,這些尖尖的臼齒可能挺有用處。但現在,「智齒」多半只會戳進牙床,讓人發疼。

解決方法:拔掉它們。

有一度,智齒看起來已經準備退出演化舞台。在今天,大約有25%的人生來就沒有第三臼齒中的一顆或兩顆,在愛斯基摩人中最為常見。

與此同時,我們發明了用牙科工具安全拔除智齒的方法,而曼恩指出,如果沒有更大的大腦,我們大概是發明不出來這一方法的,就算是抵消了吧。

 


問題5 不靈活的膝蓋

把全身上下最複雜的關節放在兩個巨大的槓桿——股骨和脛骨之間,這純屬是在找麻煩。

這麼做的結果就是,你的膝蓋只能向兩個方向轉動:向前和向後。這就是為什麼所有主要體育項目,大概除橄欖球外,都禁止從側面別住對手的膝蓋,或是擊打對手膝蓋的側面。

解決方法:用球窩關節取代這個槓桿系統,就像肩膀和髖部那樣。

我們的膝蓋從未演化出這樣的關節,是因為過去的我們並不需要。

 

問題6 蜿蜒的動脈

血液通過一條主動脈流進你的四肢,這條動脈從身體前側的二頭肌或髖屈肌處進入四肢。而為了給四肢後側的組織,比如三頭肌和後腿腱供血,這條主動脈分岔開去,迂迴地繞過骨頭,並和神經捆綁在一起。

這種繞彎的布線方式可能會造成一些很是煩人的差錯。比如說,在肘部,一條動脈分支與負責小指活動的尺骨神經就在皮膚下方交會。正因為如此,你上臂的骨頭,也就是肱骨或「麻骨」被打到的時候,你的手臂就會發麻。

解決方法:用一條新的動脈,從肩胛骨或臀部給四肢後側供血。

這根額外的血管能為肩膀到手背提供一條更直接的路徑,防止血管和神經離皮膚過近。

 

問題7 裝反了的視網膜

視網膜上的感光細胞就像放反了的麥克風。這一設計迫使光線必須穿過整個細胞,以及血液和組織,才能到達細胞後部的相當於接收器的部分。

這一結構可能會導致視網膜從其支持組織上脫離——這也是失明的主要原因之一。它還導致了細胞纖維,相當於麥克風電線,與視神經交匯處的盲點,讓大腦不得不自行填補這一空白。

解決方法:可以從章魚或者烏賊那裡剽竊來——把視網膜反過來就行。

 

問題8 走錯路的神經

喉返神經對吞咽和說話起著重要作用。它將大腦的指令傳達給聲帶下方的咽喉。理論上說,這本該是個很快的過程。

但在胎兒發育過程中,喉返神經與頸部的一小團組織摻在了一起,這些組織繼續向下,成為了心臟附近的血管。這一沉降使得喉返神經在回到喉部前要先繞主動脈轉一圈。喉返神經位於胸部,讓它在手術,或鬥毆中十分脆弱。

解決方法:在胎兒還在子宮的時候,把那堆討厭的血管組織降進胸腔,之後再發育喉返神經。這樣,喉返神經就不會被它拖下去了。

 

問題9 放錯位置的發聲器官

人的食道和氣管共同開口到一個地方:咽。咽上接鼻腔和口腔,下接喉。

為了阻止食物進入氣管,當你吞咽的時候,會厭(一片葉狀的皮瓣)會反射性地蓋住通往喉的開口。但有時候,比如你在吃飯時聊天或者大笑,會厭的反應就沒那麼快,這時,食物就會滑進你的氣管並滯留在那,讓你噎住。

解決方法:將咽部挪到鼻子。

當然,這樣的話,我們就喪失說話的能力了。但我們還可以用歌聲來交流,就像鯨魚一樣,振動我們的鼻孔來發聲。

 

問題10 七拼八湊的大腦

人類的進化是階段性的。在新的模塊還在組建的時候,我們依然需要舊的模塊在線,讓大腦維持運轉。

一邊建造,一邊使用的後果就是各種偷懶、草率、抄近道。就好像大腦是一個混亂失調的車間,年輕的工人(前腦)處理諸如語言的新技能的同時,老保安(中腦和後腦)則在管理著系統記憶和地下室的保險絲。

姑舉以幾個後果為例:抑鬱,瘋狂,不可靠的記憶,證實偏見。

解決方法:沒救。

羅輯思維 2016-11-12/本文作者Chip Rowe,譯者Stellarator

我曾經問過吳軍老師——
電腦會進化成獨立的意識嗎?
他說——
現在還看不到這種可能。

我問,為啥?
他說——
因為電腦還沒學會犯錯誤。
犯錯誤,是獨自進化的基本條件。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