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風,是一個家庭最好的不動產,也是一個孩子的起跑線。

他是「貧下中農」,寒門弟子。

他白手起家,20年後改寫了美國歷史。

他一生歷經浮沉,書寫了「華人船王」「航運巨子」的人生傳奇。

他的家庭被稱為「美國華人第一家庭」,讓兩任美國總統稱羨。

他有6個女兒,4個畢業於哈佛。

他,就是趙錫成。

 

在美國,他的6個女兒被稱為「趙氏六金花」。

如果說,20世紀最顯赫的姐妹組合是「宋氏三姐妹」,那能與之相抗衡的,就是21世紀最成功的家族女性典範——「趙氏六金花」了。


趙氏夫婦和六個女兒合照

 

先來看看她們的簡歷:

長女,趙小蘭。哈佛大學,前美國勞工部部長,現為美國交通部部長,白宮「三朝元老」,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進入內閣的華裔女性。

次女,趙小琴。威廉和瑪麗學院,公司主管。

三女,趙小美。哈佛大學,前紐約州消費者保護廳廳長。

四女,趙小甫。哥倫比亞大學,前通用電氣高級副總裁,現為律師。

五女,趙小亭。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幺女,趙安吉。哈佛大學,福茂集團副董事長,趙錫成接班人。

趙錫成的女兒,個個大放異彩,術業專攻,不讓鬚眉。

老布希總統對妻子芭芭拉說:「應該學學趙家,如何教育孩子。」

芭芭拉,可是美國人民公認的賢妻良母。

趙小蘭接受採訪時說:「如果要我發表成功感言,我只會說是因為我背後一直有個堅強的男人,他就是我的父親趙錫成。」

趙錫成所打造的家風,所堅持的家規,所信守的教育理念,完美教育出了六位優秀的女兒,也成就了她們幸福的婚姻和家庭。

好家風,是父母給孩子最好的資產,也是給予女兒最好的嫁妝。

 

1

伉儷情深

相守便是一生

夫妻相愛是給予女兒最寶貴的家風。

1946年,趙錫成18歲,那時的他嚮往海闊天空,以優異的成績考取國立交通大學航海科(現上海交通大學船舶海洋與建築工程學院)。

因為生得俊俏,風華正茂,很受女學生歡迎,但他一直不為所動。

直到1948年冬,他遇見了一位女生,秀麗端莊,嫻靜大方,蕙質蘭心……在趙錫成眼裡,所有的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她——朱木蘭。

他們一見鍾情。

但沒想到戰火紛飛,時局變遷,趙錫成被留在了台灣,兩人斷了聯繫,一對戀人就這樣天各一方。

他在台灣託人打聽朱木蘭的消息,堅持不懈地尋找心上人的下落。

一年後,在報紙刊登的畢業考試合格的名單中,他發現了她的名字,原來,她也隨家人來到了台灣!

他的執念終於有了結果,他們的重逢如劫後重生,欣喜若狂。

1951年,他們結婚了。


趙錫成和朱木蘭女士的結婚照

 

他對朱木蘭說:「我對於你沒有旁的,只有一顆心,我會終生永遠愛你。」

這一說,就是一輩子。

趙錫成和朱木蘭互相尊重,同甘共苦。一個主外,打拚事業,一個主內,照顧家庭。

趙錫成在自傳中說:「木蘭為我做了很大的犧牲,我對她的愛也是無微不至的。只要她高興,只要她喜歡,我總是依著她。」

女兒看到父親對母親敬重,寵愛有加,做女兒的便看到了自己的女性價值;

女兒看到父母如此相愛,做女兒的便從此相信了愛情,相信這世界總歸是有愛的。

央視《開講啦》節目曾採訪過趙小蘭和趙錫成。

撒貝南問:「您是怎麼把六個女兒都培養的如此出色的?」

趙老先生飽含深情地說:「這說明我一生愛我太太,真是愛對了。」

 

2

不能太早就受人伺候

否則很難學會獨立

嚴而不苛,愛而不溺是給予女兒最受用的家風 。

趙錫成由於深受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使得趙家的家教甚嚴,規矩也多。

比如:

父母還沒動筷前,小孩不準吃飯;晚上十一點必須回家;父母說話時,靜下來傾聽。

自己做家務,不要讓別人伺候;女孩子在外面的花費,要拿收據回家報賬;宴請客人時,6個女兒都要出來接待,為大家上菜,斟酒。

做任何事情都要認真,認真,認真……

趙家幾十年如一日,保持這樣的家規和家教,使得女兒們個個成績優異,獨立自律,不驕不躁。


小女兒趙安吉僅用三年時間以特優成績畢業於哈佛大學,與父母以及同是哈佛校友的三位姐姐趙小蘭(右二),趙小美(右一),趙小婷(左二)參加畢業典禮合影

 

有幾個讓人無法忽視的小細節。

趙小蘭讀小學時,所住的小區停電,她的母親為她點上蠟燭,如往常一樣,陪著小蘭一起完成當天的作業才休息。

第二天,全班只有她一人完成了作業。

他們家門前有一條長達一百二十英尺車道的柏油路面,竟然是趙小蘭帶著妹妹們在父親的指揮之下自己鋪成的。

趙錫成的女兒剛到美國時,一句英語都不會說,坐在陌生教室里,完全聽不懂老師在講些什麼,只好把老師的板書統統抄在筆記本上。

那時的趙錫成一天打三份工,用他的話講,「當時除了黃包車沒拉過,其他都干過,因為美國沒有黃包車。」

每天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他也堅持為女兒講解筆記,翻譯當天的課程,給女兒們加油打氣。

趙小蘭小時候想要一個芭比娃娃,當時的家裡沒多少錢,無法負擔。一段時間後,她收到了一個禮物:芭比娃娃。

這是趙錫成攢夠了錢為她買的,朱木蘭還親自動手為它縫製了衣服,和女兒一起為芭比蓋房子。

這些細節中透著關愛,關愛中不乏嚴苛,嚴苛中窺見認真。

嚴而不苛,愛而不溺就是給予女兒最受用的家風。

 

3

衝破那層玻璃天花板

女兒可以實現任何事情

不給女兒設限,是給予女兒最高級的家風。

家裡6個女孩,這件事並不普遍。

當時,周圍的人總是給趙氏夫婦潑冷水,「六個女兒,準備嫁妝的話,都得花不少錢。」

但他們不以為意。

大女兒出生時,朱木蘭讓趙錫成取名字。

趙錫成說:「就叫趙小蘭吧!希望她長大後,有花木蘭的忠勇以及代父從軍的孝行,同時也要學習母親的賢淑、包容和善良的美德。」

6個女兒長大後,都像花木蘭一樣無所畏懼地去闖。

趙小蘭和趙安吉在採訪中,回憶起父母對自己的教育和影響時,說道:

「父母不贊成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古訓。

他們鼓勵我們,要與人爭,更要與自己爭,爭平等,爭獨立,不放棄,不退讓。男人能做的事,女人也一定能做到,而且要做得更好。

這個世界基本上是公平的,我們的表現完全在於我們自己,也只有我們自己才能將自己擊敗。」

 

心理學中有一種效應,叫做玻璃天花板效應。

指的是女性在升遷方面受阻,並非她們的能力、經驗不夠,而是企業或者組織似乎設下一層障礙,這層障礙有時甚至看不到它的存在。

而趙錫成卻不相信有「玻璃天花板」這回事,他要讓女兒衝破那層「玻璃天花板」,振翅飛翔,實現夢想。

趙小蘭小時候,趙錫成對她說:「你總統是做不到的,因為你不是美國生的,可是你有希望當個部長,每個人都可以做得更好,一步一步來,就可以達到最高那層。」

說罷,周圍人都大笑不止,以為是開玩笑。

可趙錫成當真了,很明顯,趙小蘭也當真了。

1977年,趙小蘭通過層層考試,被哈佛大學商學院錄取,兩年後獲得碩士學位。

隨後進入美國花旗銀行,擔任高級會計師一職。

1983年,鼓起勇氣,參加了「白宮學者」的甄選。最終從5.5萬報考者中脫穎而出,成為首位亞裔「白宮學者」,從政之路,至此開始。

2017年的1月29日,趙小蘭撥通了父親的電話:

「爸爸,謝謝你,I got it.」

「你不是got it,you have it.」

就在這一天,伴隨著父女兩人的霸氣的回答,趙小蘭當上了美國第十八任交通部長。



趙小蘭宣誓就職照片

 

趙錫成說:「不要給女兒設限,她可以做得更好,通過教育,她可以實現任何事情。」

正因為有這樣的境界和格局,才創造出了好的家風,才有了一個家族的精神傳承。

美國華人博物館給趙家頒發了「傑出家庭傳承獎」。這是該博物館創館30多年來,第一次把這一榮譽頒給整個家族。

 

4

女兒個個有建樹

女婿個個是奇才

好家風就是給女兒最好的嫁妝。

當「六朵金花」長大成人後,婚姻問題就擺在了趙氏夫婦的眼前。

他們並沒有過多地擔心,因為優秀拔尖的人找到的另一半不會差。

正如他們所料。

女婿中既有美國國會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還有Facebook大股東,沃爾瑪、戴爾、新聞集團的董事……

有人說,一個人最大的幸福就是:談勢均力敵的愛情,結門當戶對的婚姻。這簡直就是趙家的真實寫照。

有一個有趣的故事。

趙小蘭與國會資深參議員,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一路相識相知相愛,正準備訂婚之際,趙小蘭對麥康奈爾說:

「按照我們中國的傳統習慣,你必須上門來當著我父母親和家人向我求婚。」


趙小蘭和麥康奈爾合照

 

當他第一次登門拜訪趙家時,趙錫成果然要求麥康奈爾說出要娶趙小蘭的三個理由。

好在趙小蘭早已向男朋友交了底,她說:「我父親是個聰明而嚴格的長者,你必須認真回答他提出的每一個問題」。

因為麥康奈爾有備而來,深呼吸後,他不慌不忙地答道:

「第一,我相信總統的眼光是最犀利的,他說小蘭是他所見過的最優秀的東方女子,這一點我堅信不疑;

第二,小蘭的父親為世界航運事業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受到了大家的敬重,中國有句俗話,虎父焉能出犬子呢?父親優秀,女兒當然也不會差;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小蘭是我遇到的最忙碌的女人,而我恰恰準備了好好照顧她、愛護她的空閑時間。」

 

作家馬伯庸曾寫過這樣一段話:

「一個家族的傳承,就像是一件上好的古董。

它歷經許多人的呵護與打磨,在漫長時光中悄無聲息地積澱,慢慢地,這傳承也如同古玩一樣,會裹著一層幽邃圓熟的包漿,沉靜溫潤,散發著古老的氣息。

古董有形,傳承無質,它看不見,摸不到,卻滲到家族每一個後代的骨血中,成為家族成員之間的精神紐帶,甚至成為他們的性格乃至命運的一部分。」

有家的地方就有家風,它像一個傳承,深深影響著你的子孫後代。

父母相愛,言傳身教,愛而不嬌不設限,就是給予女兒最好的家風。

而家風就是給女兒最好的嫁妝。

共勉。

 

網易 2018-08-03/女兒派(ID: nverpai)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