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自戀的力量

有一部電影叫《阿拉伯的勞倫斯》,常被列為「史詩類」的第一名,講的是一戰期間,英國的一名普通軍官,簡直是單槍匹馬,帶著當時有點兒像原始社會般的阿拉伯人,擊潰了奧斯曼帝國,走向了獨立。

這位勞倫斯是鼎鼎大名的人,我搜了一些關於他的資料。這個人充滿了爭議,有人認為他是偉人、軍事奇才、戰略戰術大師,有人則認為他只是恰逢其時。只有一點看起來是沒有爭議的,電影中的勞倫斯身材高大,很漂亮,而現實中的勞倫斯則個子矮小,僅有一米六,其貌不揚。

這部電影我看過兩遍,多年前看過一遍,那時沒覺得多激動人心,更沒覺得看了一部偉大的電影。前不久又看了一遍,產生了一個印象——這是個瘋狂的傢伙。再搜索了很多資料,我整體上還是傾向於這樣一個觀點:驅動他創下不世偉業的,並非是因為他理性層面的才華,而是感性層面的瘋狂。

比如影片中關鍵的一戰,需要穿越可怕的沙漠,理性的人都認為不可行,但他這個瘋子認為可以,還說服了大家,結果創造了不可能的奇蹟。這是普通的視角,如果加上心理學的視角,可以說,勞倫斯是受著全能自戀的驅使,認為自己的想法都可以實現,於是不顧代價地去追尋,結果真成功了。

當然,勞倫斯博學多才、才華橫溢,這些真材實料很重要,但我認為更重要的是他的人格。他在著作《智慧七柱》中,這樣講述他的人生哲學:

人皆有夢,但多寡不同。夜間做夢的人,日間醒來發現心靈塵灰深處所夢不過是虛華一場;但日間做夢的人則是危險人物,因為他們睜著眼行其所夢,甚至使之可能。而我就是如此。

我覺得這段話中重要的是敢於「日間做夢」,並「行其所夢」,且「使之可能」。在我的個人觀感中,強人大多是如此。舉個不太恰當的例子,例如希特勒,他犯下了滔天罪行,這個當然是毋庸置疑的,但可能很多人也會認為他是政治、戰爭、演講甚至繪畫方面的天才。我讀過幾本關於希特勒的傳記,說實在的,我沒覺得他是天才,但我覺得他是瘋子,和勞倫斯一樣,能「日間做夢」「行其所夢」且「使之可能」。

在荷蘭裔美國著名作家房龍看來,拿破崙也是這種人。房龍對拿破崙這位偉人沒有理性上的好感,認為他是「獨夫」、「屠夫」、「自大狂」等。但房龍也說,如果突然間出現了一個像拿破崙一樣的人,像他那樣演講,那樣行事,他也會熱血沸騰,忍不住要跟隨他,去干一番偉業。(房龍 Van Loon 1882--1944,荷裔美國人,出色的通俗作家,歷史地理學家,偉大的文化普及者,大師級的人物。他在歷史、文化、文明、科學等方面都有著作,而且讀者眾多,代表作品《寬容》《人類的故事》《聖經的故事》)

在我看來,這是因為這種人的全能自戀,喚起了我們心中的全能感。轟轟烈烈、不顧代價地去追求心中所想所願,拋棄頭腦層面的理性計算的熱血感,實在太有感染力了,我們願意賭一把。

只不過,如果是全能感驅動而缺乏理性的話,那麼它都會顯得脆弱,它必須是一往無前、勢如破竹、只許勝利不許失敗,因為全能的「神」,是不能失敗的,一失敗就意味著你什麼都不是。

這可以解釋,人類歷史上為什麼那麼多大人物,在發展階段戰無不勝,可一次關鍵的失敗,就把他們徹底摧毀了。比如我們之前提到過的花剌子模國王,本來神明英武,一次敗給成吉思汗大軍後,就一蹶不振了。

再拿希特勒舉例,在斯大林格勒戰役前,他簡直是算無遺策,但斯大林格勒戰役後,他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以至於有人甚至懷疑他是不是被暗殺了,後來的希特勒是個冒牌貨。

這是全能自戀的核心特點,當一個人受全能自戀驅使時,會覺得自己無所不能,因此思維和行動力都非常厲害;可一旦出現一個關鍵挫敗,他們就發現,自己的全能神是個幻覺,然後會從全能自戀感跌落,陷入徹底無助感,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然後表現得非常糟糕。

不僅歷史上的強人們容易有這種表現,生活中的強人也常常是這樣的。比如一些企業家,他們最強的能力是兜售夢想,帶著全能自戀感兜售自己信以為真的夢想時,會特別有感染力,因此會吸引一批實幹家跟著他一起創業,最終走向成功,或者失敗。

我來給你舉一個我諮詢時遇到的來訪者的例子,她比較胖,想減肥,於是我們探討,她的胖是怎麼一回事兒。第一個談出來的重要東西是,她覺得自己心裡很虛,如果胖一些,身形大一些,會給她一種力量感。接著她說到,她家幾口人都是比較胖的,只有她父親身形俊朗。為什麼會這樣呢?她跟我講了一個有點複雜的大故事。

她父親是當地著名的企業家,創造了一個集團企業,但企業內的管理和財務總是有些混亂。她父親好像對管理和財務有抵觸似的,她一直不明白為什麼。

這個企業集團是如何創建的呢?她說,當地企業家的圈子,已達成了一個共識,認為她父親有一種和政府打交道的特殊能力。比如政府有一個大項目,大家當然都想拿下,但別人拿下很難,而她父親出馬,總能搞定。

父親的秘訣是什麼呢?她想過很多,最終覺得可能是這樣的。一般企業家去和政府談判時,會談得比較理性,就算要誇大自己的實力和方案,仍然是偏理性。但她父親出馬時就很不同,他一表人才,穿的都是名牌,但搭配得恰到好處,一點都不招搖,並且和人談話時,他臉上總會有一種非常謙虛誠懇的表情。

可是,談著談著,他會進入一種「日間做夢」的狀態,他會把自己企業的實力和方案談得天花亂墜,可是他的一表人才加上非常誠懇謙虛的態度,很容易打動對方,於是合作就會談成。

她對父親很了解,說父親這樣談時,他是把想像中的完美企業當做真實情況來講,這時如果有騙人,主要騙的也不是對方,而首先是他自己。他如此相信自己想像中的完美企業,於是也會說服對方相信他。

把想像當做現實來講,這是小孩子的一個常見心理,但這位傑出企業家也是這樣的。

我這位來訪者家多少億的資產就是通過這種方式累積的,所以我認為是我這位來訪者和她的其他家人總覺得這很虛幻,覺得心裡沒底,擔心自己家的企業集團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崩潰。於是,他們集體把自己弄得偏胖,以此對抗這份虛幻不踏實感。

這樣的企業家,我見過不少,他們普遍對公司管理和財務有抵觸,因為管理就意味著,他自己也要接受規則的限制,這會傷害他的全能自戀;而財務就會清晰地告訴他,真實情況是怎樣的,這也會破壞他的全能感。

全能感或全能自戀就是這樣一種東西,當人處於這種狀態時,他什麼都敢想都敢做,於是這推動著他們啟動了很多不可思議的東西。但同時,如果主要是全能感在做推動,那麼它也會很脆弱。

所以最好的情況是這樣的:全能感並沒有從你身上消失,而是轉換成了更為成熟、更為堅韌的動力,你能夠發起一個又一個的願望,這個時候你膽大妄為,但在具體實施時,你又有很好的理性和韌勁,讓自己能一直推動這件事的發展,這樣事情就會變得很不同。

這也是人的發展歷程。全能自戀,是一元世界的東西,受它驅使時,你是很有動力,但你這時必然會有嚴重的自我中心,而對別人有忽略,並且它的韌勁會是問題。

但當你進入了二元世界和三元世界時,沒有犧牲你的全能感,這時你認識到了世界的複雜性,而原初的全能感,也變成了更為複雜的攻擊性和性等動力,你的力量沒有喪失,而你的心靈變得複雜而成熟。

這時,你就能達到溫尼科特所說的那種感覺:世界準備好接受你的本能排山倒海般湧出。

 

今日得到
全能感或全能自戀的特點是:當一個人受全能自戀驅使時,會覺得自己一無往前、勢如破竹、無所不能,因此思維和行動力都非常厲害,什麼都敢想敢做,這推動著他們啟動了很多不可思議的東西;可它缺乏理性,非常脆弱,一旦出現一個關鍵挫敗,他們就發現自己的全能神是個幻覺,然後會從全能自戀感跌落成為徹底無助感,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也會表現得非常糟糕。

最好的情況是這樣的:全能感並沒有從你身上消失,而是轉換成了更為成熟堅韌的動力,你能夠發起一個又一個的願望,這時你膽大妄為,但在具體實施時,你又有很好的理性和韌勁,讓自己能一直推動這件事的發展,事情就會變得很不同。

全能自戀,是一元世界的東西,受它驅使時,你是很有動力,但必然會有嚴重的自我中心,而對別人有忽略,它的韌勁會是問題;但當你進入了二元世界和三元世界,並沒有犧牲你的全能感,而你認識到了世界的複雜性,原初的全能感也變成了更為複雜的攻擊性和性等生命動力,你的力量沒有喪失,而你的心靈變得複雜而成熟。你就能達到那種感覺:世界準備好接受你的本能排山倒海般湧出。這也是人的發展歷程。

羅輯思維 2017-11-04/武志紅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