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部:台灣的納帕谷地
興建蘇花高不能解決花東的經濟和交通問題。將這筆千億元的經費用來發展地方特色:台東仿照納帕谷地發展觀光酒莊的經驗,瑞穗結合瑜珈禪修、茶飲、藥浴,打造心靈休閒中心,花蓮酒廠變成台灣新天地,成為藝術工作者的舞台,這些才是對花東未來百年更有意義的長遠發展。

二○○四年總統大選期間,總統候選人開出一張競選支票。這張支票的內容是:將在東部興建另一條高速公路──國道五號蘇澳花蓮段,北起宜蘭蘇澳,南至花蓮吉安鄉,全長八六.五公里。受到地形限制,這條高速公路必須跋山涉水,其中橋樑二十九座,占三十七公里,隧道十一座,占四十公里,經過的高海拔國土保安地和山坡地占百分之九十四,一般路面僅有九公里。預估經費新台幣九百六十二億元。

花費近千億興建一條高速公路,不少人說,這是有史以來後山最大的利多消息。高速公路將把人潮帶入花蓮,把花蓮的觀光帶入另一個高峰。很多花蓮人也覺得,這是德政。

但是,我有不同的看法。我對花蓮,有特別的情感。一九六八年至一九六九年間,我曾在花蓮的七星潭當兵。

當時我最大的興趣和享受,就是在黃昏時帶著舊式的手提唱盤,一個人跑到七星潭海邊聽音樂,週末有空時,也在太魯閣附近的各個風景點閒逛。

花東的美景,是我沉澱心靈、抒發當兵苦悶和無力感的良伴。大自然能夠治癒心靈,真是如此。因為年輕時與花蓮的美好邂逅,我對花蓮總是特別關心。

我認為,解決花東交通問題與認為興建高速公路可以解決花東的經濟問題,其實是兩件事,論點與目的完全不同。

高速公路能改善交通和經濟嗎?

就讓我們先來看看花東的交通問題。

我了解花東鄉親希望有更便捷的方式與西部連接,但是,要解決這個問題,不一定需要高速公路。

花東地區的朋友,長期以來苦於交通旅程過長、一位難求,事實上,現有的火車運輸系統,就足以改善這個問題。

二○○七年剛上路的傾斜式列車太魯閣號,從台北到花蓮的行車時間,是一小時五十五分鐘,比蘇花高的預計行車時間兩小時還快。即使是一般火車,台北到花蓮如果能做到每小時定點直達,中間不停靠其他車站,也可以縮短通勤時間。而台鐵正在研議如何提升運能,也可望解決一票難求的窘境。

如果上述方案就可以解決一般人往返花蓮和台灣北部的交通問題,那麼,還有誰需要蘇花高速公路?

根據經建會的統計報告,目前使用蘇花公路的車輛中,一天約有數千輛車次屬於砂石車,平常幾乎占了使用車輛的一半。

要解決砂石車的問題,顯然可以找到相關的替代方案。與其興建一條高速公路來破壞環境,或許政府該做的是,協助業者利用海運及夜間鐵路來「東砂西運」,才是正途。

那麼,高速公路能解決花東的經濟問題嗎?

政府以為有了高速公路,到台灣東部更便捷,像水龍頭一開,遊客就會源源不絕地湧入,對當地經濟發展有莫大助益。不過,如果瞭解花蓮和台東的情況,就會發現,事情不是這樣。


花東的癥結問題在哪裡
現在假日的花蓮、台東,遊客量本來就爆滿,而是平日沒有旅客,旅館、遊樂園等各種軟硬體設施都是「週休五日」,只有週末兩天有客人光臨。

花東最重要的問題是,平日如何吸引遊客。

那麼,平日的遊客從何而來?國人出門遊玩,總是習慣選假日,多了一條高速公路,只是讓假日的遊客更多,平日依舊乏人問津。如同之前所分析的,要解決平日客源的問題,得靠停留天數較長的國際遊客。

那麼,國際遊客為什麼不來?因為,這個地方的特色還不足以吸引更多國際遊客,這才是花東觀光發展的最大瓶頸。

如何把花東變成國際級的度假中心,留住國際觀光客,讓他們到花東也有像到巴里島、普吉島那樣的度假心情,才是當務之急。

這樣的度假心情,是什麼?我們可以回到自己的旅行經驗中尋找。

台灣這些年來處處可見溫泉開發,也有設備優雅的溫泉旅館,為什麼許多民眾還是願意花大錢、坐飛機,去日本泡湯?

原來,日本提供更完美的整體包裝:從精緻健康的美食,到傳統女將的貼心服務,到泡湯環境的雅緻,再加上氣氛的營造,串成一個屬於日本特有的精緻泡湯文化。


知本的災難,殷鑑不遠
再對比台東知本的處境,答案就立刻浮現了。

十多年前,台北老爺大酒店的業主,結合知本的自然環境,妥善規劃,打造一個現代化的溫泉度假飯店。飯店中還有各式風呂湯屋,開啟了台灣自日本人統治以來逐漸蕭條的溫泉旅館業,也帶動了新一代的溫泉文化。

但是,商機的開始,也是災難的開始。

在政府還沒能反應過來,有效管控與規劃之前,台東當地的財主、外縣市的投資客,就各顯神通,大買土地蓋旅館。中式、日式、歐式、地中海式,各式建築矗立在山林間,十分突兀。

每個人眼裡只看到商機,卻無心多想一下:當觀光客蜂湧而至,車輛大增,知本的公共設施、道路是否會不夠使用?需不需要以文化來包裝,或塑造知本的整體意象?當然,更沒有人在乎,人潮過多對當地可能造成的破壞。

更糟的是,所有旅館都走國民旅遊路線。週末時,車潮、人潮湧入,原本寧靜的知本喧囂得像都市,旅客一路塞車來到這裡,卻無法放鬆,旅遊品質十分低劣。而到了平日,旅館又陷入一片冷清。

土地破壞了,資源浪費了,當時的開發商不是倒閉退場,就是轉售旅館,要不就是苦撐待變。唯一尚有特色,並繼續有國際旅客住房的,仍然只有知本老爺飯店一家。同樣例子,在台灣各地發生,墾丁、日月潭、溪頭、廬山、清境、礁溪。

度假的心情,訴求的是一種緩慢自在的步調,好讓旅客打開五感,迎接新體驗。它是一種經營第二、第三階段成熟旅客的最佳資源,而現在的台灣,其實,大有機會。

在世界趨勢的影響下,在文化與宗教的薰陶下,台灣社會經過幾十年的淬鍊,已經可以在許多地方發現「慢活」的精神。我覺得,花東正可以在慢活的自然氣息中,展露自己的文化特色。

高速公路是「快」的工程,反而抹煞了民間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慢活閒情。


花東需要一套永續發展的規劃
這幾年來,我多次陪同行政院、觀光局的高層首長,以及國際規劃專家,實地踏勘了花東地區,認真思考:不管蘇花高建不建,花東的永續發展是什麼?

我們由台東出發北上,看到了可以更用心、重新包裝的知本溫泉區,看到蓄勢待發的金崙溫泉,看到已經逐步開發的初鹿與紅葉,也經過有「冠軍米故鄉」之稱的池上,看到眾多的果園茶莊。這美麗迷人的花東縱谷,讓我想起美國著名的納帕谷地(Napa Valley)。

納帕谷地觀光酒莊,位在美國加州北部,經過數十年的發展,現在已經是世界造酒觀光的重鎮。

為了提升花東的飲食文化,台東地區,可以仿照納帕谷地引進美東頂級廚師學校的發展模式,請高雄餐旅學院或任何國際級的廚藝學校,來台東海岸設分校。

當一流師資進駐,專業的餐飲教授自然會深入瞭解當地的食材與文化,然後研發出屬於花東的特色美食,同時培訓當地的餐飲,旅館從業人員,花東地區就能像納帕谷地一樣,因為精緻的美食,而提升整個地方的旅遊文化。

同時,為了有效運用當地的農畜產品,也應該有當年設立新竹科學園區、建立工研院的態度與精神,邀請新竹食品研究所在花東設立分所,將縱谷地區豐美而富饒的農產品,再精緻化。

像是把池上米加工,製成華人地區最頂級的酒和醋;畜產品可以製成適合中國人口味的高檔火腿和乳製品;也將釋迦、洛神花、木瓜等台東水果,入味至巧克力或任何可以行銷國際的甜品中。

整個台東地區,用農村莊園的悠閒情調與精緻美食,做為觀光資源。

從縱谷往北走,是溫泉豐沛的瑞穗。

瑞穗擁有優美的自然環境及天然的溫泉源頭,如果有一個整體的開發計畫,結合台灣特有的太極養生、瑜珈禪修、茶飲、藥浴、足浴等放鬆身心的方法,規劃為國際級的溫泉度假社區,必能成為一個有台灣特色的心靈休閒中心。

再往北走,是觀光大城花蓮市。

除了擁有國際知名的太魯閣,廢棄的花蓮酒廠廠房和市區,也是有待開發的資源。

我建議參考上海新天地古蹟活化再利用的經驗,將它變成東海岸美食、原住民文化,以及在地藝術工作者的作品展演舞台。花蓮出名的石雕、原住民工藝和即將失傳的原住民生活文化,將能因此重生,甚至打入國際社會。

尤其是已經成就顯著的原住民音樂,更可以在原住民委員會和文建會的輔導下,成為花東觀光的主力。

現在,到花東的遊客,總抱怨夜晚沒有活動,另一方面,我們又讓原住民民歌手胡德夫、盧皆興、陳永龍、林佩蓉、林秀金、野火樂集、KaSilaw樂團、陳建年、紀曉君等優秀表演者找不到舞台,實在令人遺憾。

蘇花高即使興建,也要十年後才能完工,政治人物難道就這樣乾等十年後才出現的公路,而不能積極爭取當下可行的建設?

只要將原本為興建蘇花高的一半經費用來發展花東的整體未來,不但可以為藝術、文化、觀光開發者創造新的舞台,更能營造令人留駐的豐富內容。它將像精釀的美酒,經過時間轉化,愈陳愈香。這些成就,絕非一條高速公路能達成。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