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花昂貴費用讓孩子參加暑期項目的家庭,往往希望確保孩子進入排名前50的美國大學就讀,這些項目名額非常搶手。

今年夏天,17歲的嚴潔琳(音)在芝加哥大學仔細研讀了美國獨立戰爭的資料,掌握了艾米麗•狄金森的詩的主題。她的期末論文討論的是1776年6月英國上議院向英王提交的一份內容晦澀的請願書。

據美國《紐約時報》網站8月29日報導,嚴潔琳是北京一所高中的學生,即將升入高三,她靦腆、不苟言笑,她相信自己這個夏天在美國的學習經歷將使她更具優勢,使她在中國學生申請美國一所頂尖大學的激烈競爭中具有競爭力。

她說,“閱讀這些資料時,我真的覺得自己明白了當時發生的事情。這與我以前學習歷史的方式很不同。”

據某些估計,今年夏天從中國湧入美國體驗美國生活和文化的中國學生超過10萬人,其中有些學生只有10歲。有些學生刻苦學習,參加提高SAT成績為目標的專案。另一些學生則放鬆下來,享受更多的娛樂項目,集體去拉斯維加斯、紐約和迪士尼樂園旅遊。還有一些人參加戶外營地活動。

報導稱,夏季去美國旅行的中國學生數量激增,這是對中國幾十億美元海外留學行業迅速增長的最新寫照。直到最近,眾多介紹學生去美國大學和私立高中就讀的中國機構才都將注意力放在國內的預備專案上。他們為那些可以自付學費的富裕學生指導複雜的美國入學流程,有時也指導優秀的中國學生。

現在,許多中國公司正在迎合中國父母及其子女不斷膨脹的雄心——提供在美國呆幾周的夏季項目,價格在5000美元到15000美元之間,這些專案往往都是接受美國大學教育或者取得美國高中文憑的第一步,這樣的資歷在中國已經成為名望的象徵。

但是,報導稱,自從韓亞航空公司214航班在三藩市墜機之後,這類專案的費用(遠遠超出大多數中國家庭收入)以及項目的實際效果成為國內激烈討論的焦點。失事的飛機上有70名飛往美國參加夏令營的中國學生,其中有3人死亡。這一消息當然引起了人們的同情,但也引起了人們對那些有足夠的錢將孩子送到國外留學的家庭的羡慕。

這一事件還引發了質疑——為什麼中國的年輕人非得去海外學習, 誰家的孩子能有這麼昂貴的機會。

張揚(音)是北京教育機構啟德教育集團海外留學事業部的總經理,在哈佛大學獲得的碩士學位。他說:“這是富裕家庭,至少是中產以上家庭才能享有的權利。我認為海外學習之旅這種東西不是普通家庭能負擔得起的。”他說,一個典型的中產階級家庭可以負擔費用2500美元左右的專案,這大概是最便宜的美國夏季項目的費用的一半。

今年7月中旬,微博上發佈了一組照片。照片上,中國學生在一家美國零售店外無助地吃著漢堡,他們的老師卻在店內購物,這導致憤怒的人們質問為什麼要讓孩子這樣獨自晃蕩。

北京的一家教育公司美國大學網的經營者李嘉玉說:“人們之所以感到憤怒,是因為大多數家庭都沒有足夠的財力給孩子提供參加這種項目的機會,於是對有這種能力的家庭心生嫉妒。”

中國的一些教育工作者說,花極其昂貴的費用讓孩子參加暑期項目的家庭往往希望確保孩子進入排名前50的美國大學就讀,所以,這些項目的名額是非常搶手的。

培訓機構中國精英學者推出的一個1.4萬美元的專案在100名申請人中挑選了26人。他們將在麻塞諸塞州的威爾斯利學院參加為期兩周的學術課程,然後再花一周時間去參觀十幾所頂尖高校,並拜訪學校招生負責人。該機構的聯合創始人托梅爾•羅思柴爾德說,參加項目的學生是由面試挑選的。

精英學者教育的暑期專案行銷方式就像是職業棒球小聯盟選秀的學術版本。他說,招生負責人知道,入選該專案的中國學生都是最優秀、最聰明的。他說:“我們是有誠信的經紀人。”

北京四中高三學生李江(音)參加了精英學者教育今年在威爾斯利學院的寒假項目,哈佛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都接受了她的申請。她最後選擇了哈佛。

羅思柴爾德在提到精英學者教育專案時說:“我們每分鐘都在對學生進行管理。”。他說,學生每天從早上8點開始接受SAT培訓,下午則學習寫作技巧,晚上再接著為SAT做準備。

羅思柴爾德說,寫作課上,輔導老師會鼓勵學生多思考。他說:“中國人總是喜歡講自己失敗、努力、堅持、獲得成功的過程,我們想讓他們摒棄這種思維模式。”

17歲的宋可欣(音)是參加精英學者教育寫作輔導課的學生之一。她說,輔導老師教他們如何給招生負責人留下好印象。她說:“在中國,我們經常會寫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我們總是不好意思談論自己。一次寫作練習中,我寫了我的奶奶。老師告訴我,即便是寫她,最後我也應該讓招生負責人看到有關我自身的東西。”

報導指出,並非所有暑期專案都這麼專注於學術。因為不滿中國學校死記硬背的學習方法和嚴格的紀律,北京的企業高管大衛•曹(音)花6000美元,把10歲的兒子送到了基督教男青年會在加州惠蒂爾舉辦的一個夏令營。

曹先生說:“我兒子不喜歡中國教育的說教特點。在我看來,美國教育比較尊重孩子的個性。”

他說,他的兒子在美國參加體育活動,學了一些英語,和美國孩子一起玩,還參觀了好萊塢環球影城主題公園。

韓亞航空的航班在三藩市失事後,一些家長頭一次知道,那個專案是洛杉磯一個與宗教宗派無關的基督教教會贊助的。這個事實並沒有讓曹先生覺得困擾。

他說:“我相信他們不會在夏令營裏勸誘孩子信教。”

除了向孩子提供觀光和入住美國家庭的機會之外,有些暑期專案幾乎沒安排其他內容。

16歲的李卓(音)說:“我去了黃石公園、大峽谷和迪士尼。在加州,美國老師教我們唱英文歌,我們住在當地人家裏。”李卓馬上就要進入上海市朝陽中學讀高一。這次為期兩周的美國之行花了5000美元。

高端夏令營業務的增長部分是受了中國一些中學的刺激。這些學校為那些有想法的學生提供量身定制的課程,那些學生很早就知道自己想在美國而不是中國讀大學。

學校輔導老師說,從高一到高三的許多這樣的學生會去美國,希望提高自己的英語語言技能,繼而在申請學校時獲得優勢。

北京四中的一位教務處副主任說,幾乎所有想去美國上大學的學生現在都希望參加美國的暑期班。


網易 2013-09-02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