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長期在中國和德國兩邊跑,因此,遇到事情的時候總會不知不覺進行中德對比。以我個人的觀察,最讓德國人吃驚的是,中國人太能忍了:忍受空氣污染、有毒食品,忍受低工資、高物價,忍受貪官的層層盤剝和小吏的欺壓,忍受教育不公平,忍受看病難、藥價貴。這事要放到德國,早暴怒了,中國人居然很淡定。不少德國人都想知道,中國人為啥不生氣?

我無法向他們一一解釋,而且也說不完,因為讓人生氣的例子比比皆是:

我家樓下有一個門,走出來就到路邊,很方便。遺憾的是,此門只是早6:30-8:30、晚6:30-8:30開。這兩個時間之外,只能繞到社區其他大門,這一走就得十多分鐘。對於我這樣的懶人來說,簡直是無法忍受。

我的理由看來也很充分:物管是為社區居民服務的,應該進行人性化管理。為此,多次和社區物管交涉,但均無效果。

物管的答覆很有官方新聞發言人的味道:「我們代表社區,得為社區居民安全負責。再說,其他人都不同意,我們總不可能為你一個人而把門敞開吧?」

我試圖妥協,小心翼翼地商量道:「白天開門,晚上關門,行不行?」物管照樣嚴詞拒絕。

為了搞清楚同一棟居民的想法,我遇到人會問:「這個大門老是關著,很不方便。難道你們沒有意見嗎?」鄰居的回答讓我頗感意外:「的確是很不方便,但是大家都繞路,我也就沒有意見了」。

這樣的回答雖然出乎預料,卻也道出了很多中國人的想法:儘管自己的利益受到某種程度的侵害,但只要不是針對個人,而是針對『大家』,中國人還是可以忍受的。類似的例子可以說是枚不勝舉。

中國人拿著低於歐美十倍的工資,卻忍受高於歐美的房價。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的房子,一套沒有幾百萬元人民幣下不來。拿著這筆錢,到歐美可以買帶花園的別墅了。很多人為了買房,拼盡一生的積蓄,甚至不得不當啃老族和房奴。這事要放到歐美,早抗議無數次了,但在偉大的祖國,雖然也有不滿,但也只是在網上抱怨兩句而已。

中國汽車價格比國外至少貴兩倍,如果是高檔車,貴兩三倍還不止。汽車貴吧,可以歸咎于進口關稅高、中間環節多,但高價汽油就說不過去了。

西歐沒有石油資源(英國除外),幾乎完全依賴進口。令人不解的是,中國的油價居然比歐洲還貴(不考慮稅收因素)。同樣依賴石油進口,而歐洲的人工成本比中國高五倍以上,按理說成品油價格應該比中國貴才是。

退一萬步說,價格貴也能理解,畢竟是壟斷企業,還要打點很多人,往自己腰包揣一部分,但起碼得把油品質量提升一下,免得掏錢買油的人還得用肺幫助清潔空氣。即便如此,中國人也並不真生氣,因為大家享受的待遇都一樣:買貴車、加高加油、呼吸同樣的霧霾。

價格離奇的不止石油,還有通訊費。據中新網報導,中國移動在香港的68港元(約54元人民幣)套餐包括:1700分鐘通話,10000條短信,上網流量不限。而價格相似的中國移動內地58元套餐則只包括:350分鐘,10MB流量。內地網友質疑道,差距如此之大,「難道我們的生活水準比香港高100倍?」質疑歸質疑,電話照打,短信照發。

火車站、地鐵安檢,這顯然是中國獨有。這麼大的人流,搞安檢其實是沒有多大意義的,最多能起到一定的震懾作用。每天坐地鐵出行,搞得和乘飛機一樣緊張。

把行李放到檢測儀上過一下沒什麼,但噁心的是安檢員拿著個大耙子在身上晃來晃去,還不時會觸碰到身體。這種毫無必要的檢查對人身權利造成了侵犯,居然沒有人認為過分。我問過很多朋友,為啥不反對這種無聊的安檢?

回答是:「人家這樣做也是為了你的安全」「大家都安檢,我為啥要生氣?」可我這個人較真,反問道:「除了中國,全世界都不在地鐵和火車進行安檢,難道中國滿處是犯罪嫌疑人?」當然,對方是找不到充足理由反駁的,只好無奈地回答:「中國是中國,外國是外國。」

稀奇的事情還很多,諸如求官員辦事要表示意思、借讀要掏贊助費、去醫院要給醫生紅包、讓老師教好孩子要送禮品等。對此類現象,不滿的人大有人在,但輪到自己了,該送還是照樣送。這樣做的邏輯是,既然大家都如此,自己不做會吃虧。

但涉及到個人利益或自己感受到不公的時候,態度就不一樣了。我老家準備擴建一條高等級公路,其中一段路不僅要爬坡上坎,而且很陡峭,於是準備改道。這下可捅了馬蜂窩:幾戶在老路旁邊蓋了房的鄉親不依不饒,聯絡村裏的老鄉抬棺抗議。

至今我還沒有弄明白的是,村裏的人為啥會支持這幾戶人家的想法,因為改道後還是要從村子的另一頭經過。他們為了壯威,把我的名頭抬出來,說北京的老楊也支持他們。為此,政府不得不妥協,取消了改道計畫。直到有一天,縣裏有人來北京偶然談起這事,我才知道自己無端被捲入進去。

我不是個逢政府必反的人,對的事情一定支持,做錯的時候也毫不客氣地批評。對於此事,我是支持政府的,儘管我經常對政府的作為保持高度警惕和懷疑。遺憾的是,政府並沒有堅持把對的事情做下去。

PX項目如過街老鼠,放到哪里都令人厭惡。從大連到廈門,再從什邡到廣東茂名,抗議活動此起彼伏。

如果說PX極其危險,可能不符合事實;但如官方及其御用學者宣稱的那樣非常安全,那肯定是胡說八道。正確的做法是找一個遠離居民的地方修廠蓋房,畢竟PX還是有一定毒性的,如果出現安全事故,後果將不堪設想。

但不知道決策者是怎麼考慮的,非要放到人口稠密的地區,發生抗議也就不足為奇了。上述地區之所以出現抗議活動,根本原因是當地居民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危險、自己的利益單獨受損了,而其他地區沒有。換一種角度去思考,如果首都北京、經濟中心上海上了PX項目,在其他城市蓋PX工廠,還會有人提出抗議嗎?個人認為可能不會,因為中國人的思維是,北京、上海居民都不怕受害,我們憑什麼要擔心?

當然還有強拆房屋、徵用個人土地、城管毆打小販等事情,這些都涉及到個人利益,危及到個人的財產權和生命權,所以抗議、上訪甚至暴力反抗等現象時有發生。為此,國家不得不掏出大筆經費去維穩。

唯一讓我沒有想明白的事情是蘭州的飲用水污染事件。本來這是一件令人非常生氣的事情,但蘭州為啥沒有表示不滿?畢竟已經對居民的健康造成了危害,而且危害不小。

想去想來,可能有幾點原因:一是蘭州人民非常淡定,二是水污染事件已經發生,再抗議有什麼用?三是蘭州官員的維穩手段比較高明。

如果非要繼續分析下去,有可能的原因是,北方人比較大氣,也許他們這樣想:每天都呼吸有毒空氣、吃有毒食品,偶爾喝點有味自來水算多大點事情?

對於上述問題,我只能這樣告訴德國人:只要受害是普遍性的,中國人,忍!只要沒有讓人活不下去,中國人,忍!但如果針對的是個人,只有我一個人受到不公平對待,那就真的生氣了。

也許德國人不得不感歎:忍者,中國人!


網易 2015-06-28/楊佩昌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