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進化論無法被證偽?

不少人跟我說過,進化是發生在過去的事情,現代人無法親眼觀察這一過程,因此進化論是無法被證偽的。

錯!並不是只有親眼看見才能證偽進化論,任何一個合格的理論體系,都應該能夠做出一些推斷和預言,而這些推斷或者預言都應該是能夠被證偽的。


科學最核心的一條定義是:科學是可以被證偽的。換個更通俗的說法就是:任何科學體系都必須敞開大門,給對手提供攻擊的條件。

事實上,自 150 年前達爾文提出進化論以來,有無數考古發現和科學實驗都具有證偽進化論的潛力,但它們都沒能做到這一點。


拿進化論做例子。曾經有個名叫 J.R.S. Haldane 的生物學家在被問到如何證偽進化論時,說了下面一句著名的話:“前寒武紀的化石兔子!”

他的意思是說,進化理論預言:所有出土的生物化石都是越來越複雜,越來越高級的。比如,多細胞生物應該出現在單細胞生物之後,有頜綱的魚類應該出現在無頜綱魚類之後……等等等等。

只要你在前寒武紀的地層裏挖出一塊兔子的化石,你就可以大聲宣佈進化論是錯的!

可直到現在,任何人都沒能挖出一塊化石能夠做到這一點。


也許你會說,化石多難挖啊?也許那個價值連城的證據至今還埋在土裏呢!那麼好,生物學家又提供了另一枚炮彈:如果誰能發現一隻哺乳動物和鳥類的雜合體,比如一隻長著羽毛的兔子,那進化論就必須認錯。

這並不是一個無理的要求,因為動物界的雜合體其實是很多的,比如一種食蟻獸就是哺乳動物和爬行類的雜合體,考古學家還找到過鳥類和爬行動物的雜合體化石——但卻從來沒人發現過哺乳動物和鳥類的雜合體,為什麼呢?

原來,進化論推斷,哺乳動物和鳥類是分別從兩支不同的爬行類動物種群開始進化的,它們從最原初的祖先開始就已經分道揚鑣,所以它們之間不可能有雜合體出現。

可是,沒有理由阻止一個“生命設計家”設計出會哺乳的鴕鳥,或者有羽毛的兔子,對不對?


假設生命都是神設計出來的,這個無所不能的設計師會為不同的生物設計出不同的機制對吧?

可是,遺傳學證明,地球上的所有生物都共用一套遺傳密碼,採用同樣的基本代謝模式。很多看似很不一樣的生物體之間的遺傳特徵竟然可以非常相似,比如人和黑猩猩的基因組之間的差距只有 2%!這是為什麼呢?難道生命的設計師竟然可以這麼懶嗎?

他/她不但懶,而且很不上心!你知道嗎,人體基因組內的大部分DNA都是沒用的,科學名詞叫做“垃圾DNA”。這個現象用進化論很容易解釋,但你能想像一個設計師會這麼設計嗎?


如果生命是神設計出來的,用來適應某個生態環境。那麼我們就有理由相信,當環境改變時,這種生物便無法適應,因為誰也沒有看到設計師晚上偷偷過來改圖紙吧?

我們已經看到了很多生物被環境改變的例子。比如著名的英國黑蛾子白蛾子實驗,比如,生活在城市和鄉村的鳥類已經逐漸演變成兩個不同的種群,比如一些好吃的魚類體型逐漸變小(漁民喜歡吃大魚),比如非洲羚羊的角也在逐漸變小,等等,都間接驗證了進化論的正確。


“可證偽性”是一塊試金石。

如果我們用這塊石頭考察一下神創論,答案就很清楚了。神創論的關鍵人物是那個無所不在、無所不能、虛無飄渺的“神”,他是萬能的,在他的辭典裏沒有“不合理”、“做不到”這樣的辭彙,所以“神”是無法被證偽的。

所以,宗教只能作為信仰而存在,它不是一個禁得起考驗的理論體系。

 

Q:進化論不能預測未來?

有人覺得科學是萬能的,進化論能夠預言一切。比如,它能夠預測人類一億年以後會是什麼樣子。可惜,進化論做不到這一點。

事實上,按照進化論,假如我們把時鐘倒撥回去,讓地球重新開始,生命很可能不會是現在這樣子。


下面這張圖是流傳很廣的一張“外星人”照片。

雖然我相信宇宙間可能存在外星人,但我也能肯定地說:這張照片是假的。因為外星球上獨立進化出來的生命,居然和人長得很像,這個概率幾乎是零。造假者的想像力實在是太差了。

0411-00423-015b1.jpg  


那麼,既然進化論不能預言人類的未來,是否說明進化論不是一個好的理論?人們喜歡一個理論,難道不是為了利用它預測未來嗎?

評價一個理論是否科學,不是看它能否預測未來,而是看它的預測是否能夠應驗。

雖然進化論的預測能力似乎有限,但它已經準確地預測過很多事件的發生了。

比如,達爾文曾經預言將來能發掘出一些處於過渡期的生物化石,後來證明他的預言完全正確。

請看,下圖右邊的化石發現於 2004 年,研究證實它是一種介於魚類和兩棲動物之間的過渡型生物。左邊的模型是根據化石類比出來的活的動物,取名 Tiktaalik。

QQ截图20160403091656.jpg  
過渡型生物化石(右)和模擬出來的動物(左)

 

還有一個著名的例子就是英國蛾子。進化論預言,隨著工業化的發展,英國被煤煙熏得越來越黑,英國蛾子的膚色一定會進化為黑色,結果確實如此。後來,英國開始節能減排,進化論又預言,蛾子們會進化成淺色,結果再一次驗證了這一點。

別以為進化論是一個沒什麼用處的理論,進化論用處可大了!

舉個例子:進化論曾經預言,轉了抗病基因的農作物會讓蟲子們進化出抗藥性,但是,如果在轉基因農作物旁邊種少量的普通農作物,就能大大減緩蟲子們進化的速度。因為,如果旁邊還有一些作物能吃,蟲子們的進化壓力就不大了,進化的速度也就不會那麼快了。

實驗證明,進化論的這一預測是正確的。

再比如,為什麼何大一教授發明的“雞尾酒療法”那麼有效?原因還是進化論!進化論相信,進化是由於基因突變造成的,而基因突變的發生幾率很小。於是,何大一預言,假如同時給愛滋病人使用三種抗病毒藥物,那麼愛滋病毒就必須同時發生三種基因突變才能僥倖活下來,幾率就小多啦。

實驗證明,何大一的預言完全正確。

你看,進化論並不只是一個哲學範疇的東西,它還能治病呢。

 

Q:不理解進化論也沒關係?

很多“智者”特別愛說的一句話就是:“凡事都要辯證地看,不要那麼絕對。”

這句看似無比正確的話,其本質就是抬杠。你說 1+1=2,他也會抬杠說:這在量子世界裏是不正確的……

進化論就是一個例子。“智者”們一看到生物學家們如此相信進化論,他們的抬杠欲望就“騰”地一下升起來了。他們會搬出愛因斯坦 vs. 牛頓,或者愛因斯坦 vs. 牛頓(他們也想不出別的例子),貌似深沉地說:科學是不斷發展的,一個理論今兒還對的,明兒沒准就錯了。

對於這幫人,我還是那句話:進化論的正確性是被無數事實證明過的,除此之外沒有任何一個理論禁得起實踐的考驗,如果你不相信它,那只能證明你對生命科學的理解有偏差。


可惜的是,不是每個人都有辨別是非的動力和耐心,他們寧願選擇信仰(簡單省事),而不是科學(需要動點腦子)。

對於這些人,基本上我也沒辦法,畢竟他們當中有很多都是非常好的人,為進化論傷感情,不值得。

但是,如果有相信神創論的人想當政治家,我一定會全力反對,因為這是不能允許的。任何一個現代社會,如果其領導人總是基於迷信(而不是事實)來做決定,那這個社會一定會走向災難。

相信神創論,就等於相信上帝創造的一切都是完美的,都沒必要改變。可事實上人類早就在農業、畜牧業、醫學等等許多方面改變了上帝的創造,否則人類怎麼能養活現在的 72 億人口,並極大地提高了人類的平均壽命?

要說“順應自然”,沒有比天主教更順應自然的了。他們連避孕都不允許,因為生殖是一件“自然”的事情。要是天主教當上總統,這個社會還得了?

人類目前的問題很多,但是回到宗教是萬萬不能的。上帝沒有答案,答案只能從科學裏找。

前美國總統布希在任 8 年,神創論以驚人的速度捲土重來,美國的科學和醫學的發展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否則的話,我相信,依靠美國的科研實力,早就在轉基因和幹細胞等領域有了重大突破了。


最後要說的一點是:我們相信進化論,並不是要直接用進化論來管理國家,或者對倫理問題做裁決。進化論做不到這一點,它只是一個描述性的理論,不是一個指導性的理論。

我們相信進化論,是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正確地理解現實世界,並在此基礎上做出正確的決定。

羅輯思維 2016-03-30/土摩托(本文由 土摩托 根據英國《新科學家》雜誌專題文章編譯而成)

近十年來,進化論一點點地滲透進我的認知模式。
從我遇見這個有解釋力的思想,到我用這個思想去觀察世界,收益無窮。

進化論不太相信藍圖、控制和陰謀論。
進化論相信個體奮鬥、迅速迭代和關鍵時刻。

我不知道進化論是不是真理。
但是很多“真理”在進化論面前顯得蒼白無力。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