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國脫歐結果正式公佈6小時後,谷哥公司發佈資料顯示,英國人搜索的第二大熱門問題是『歐盟是什麼』,這個問題的搜索量暴漲24.5倍,說明很多人之前並不知道歐盟是什麼,看到這個消息這國一些人高興壞了,認為這是民主國家玩民主玩脫了,他們紛紛撰文表示民主不是一人一票,民主的前提是要提升人民的素質,試圖證明正是民眾的愚昧導致了脫歐的『嚴重後果』,還有很多人說公投結果是『民粹』的勝利,『精英』的失敗,要警惕『民粹』等等……

別逗了好嗎?這特麼是在英國啊,現代社會政治和經濟的領路人,1215年就訂立了《大憲章》,13世紀成立議會,14世紀把議會分為上下兩院,1689年議會通過了《權利法案》……輪得到你一個窩頭都吃不飽的人來替別人警惕牛排的不健康嗎?『民粹』,你卻跳出來說是『民粹』的勝利、『精英』的失敗,你的心真夠大的,都操到歐洲了。英國是世界上第一個擺脫專制制度、建立起代議制的國家,大多數代議制民主都允許提案、罷免、公決等行為,這本身就是代議制民主的一部分,到了這國『精英』的眼裏就成了『民粹的搖籃』,我們願意尊重精英,但你得真是精英啊。

英國首相卡梅倫都表示尊重這個結果了,並沒有痛心疾首的指責『民粹』,你卻跳出來說是『民粹』的勝利、『精英』的失敗,你的心真夠大的,都操到歐洲了。英國是世界上第一個擺脫專制制度、建立起代議制的國家,大多數代議制民主都允許提案、罷免、公決等行為,這本身就是代議制民主的一部分,到了這國『精英』的眼裏就成了『民粹的搖籃』,我們願意尊重精英,但你得真是精英啊。

脫歐與不脫歐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英國人民能選擇脫還是不脫,英國人的『公投完馬上後悔』其實是一種優越感的體現,說明英國人民至少有自己的選擇權,即便選錯了,下次還有機會再選,這不是一錘子買賣。不論是脫歐還是留歐,對英國各階層都各有利弊,這本身就是一個很難抉擇的事情,但有一點是確定的,脫歐本身是不影響自由貿易及遷移的,哪怕整個歐盟解體都不會影響,反倒是一些國內的知識份子覺得脫歐事關重大,就像脫了他們的衣服一樣,他們對這事的評論裏經常流露出『這屆英國人民素質很差,不適合民主』的味道,脫歐話題並沒有脫掉這些人的衣服,反倒把他們的底褲給脫了。

 

中石化原董事長傅成玉今天撰文把脫歐和萬科的事結合起來講了,他說在華潤、寶能與萬科的紛爭中,大股東利用現有規則提出自己利益訴求無可厚非,但是,『正像英國公投退歐那樣,一切都合法,整個程式都是人們認可的,但脫歐結果卻是大多世人不願看到的,從長遠看也許是英國自身不可承受的。但正是因為公投是人們普遍接受的國家重大問題的民主決策的一種方式,而導致自己不願看到或不可承受之結果。華寶與萬科之爭已經出現類似跡象。』

傅成玉的話總結起來就三點意思,民主是個好東西(合法有程式),但目前人民的素質不行不適合民主(脫歐的結果很嚴重),沒有王石就沒有萬科、只有王石才能救萬科。這番話我是不同意的,脫歐的結果並非他說的『大多世人不願看到』,也不是『英國自身不可承受的』,華寶與萬科之爭更是與脫歐公投毫無相似度可言。

民主不是最優選擇而是次優選擇,民主之所以被廣泛採用,是因為沒有人可以保證自己就是最優或者一直是最優的那個,如果有人告訴你他是,那麼這個人一定是專制走向。同樣的道理,在既有的商業規則和程式設計裏,大股東的訴求或者說決定,是應該被尊重和執行的,一味的強調自己的最優性,不講規則只講情懷,就是在耍流氓。

在正常健康的市場環境下,我們首先要講規則,但就目前的狀況而言,權力過多的參與到了市場之中,那麼只講規則而不考慮這層因素也是耍流氓,早些時候王石就打出過這樣一張牌,他拒絕寶能的加入並暗示了寶能及其背後老闆的權力運作,這麼一來,很多人就以為是平頭百姓大戰惡霸地主的戲碼,於是開始同情王石,一個龐大房地產公司的老闆,大部分同情者還是些房奴或者買不起房的,沒什麼錢和權,只能給王石些同情,你們知道嗎?

世界上很多事情之所以變得複雜,就是因為錯愛和虐戀造成的。可是你們都搞錯了,王石老師不是什麼平頭百姓,更不是一個單單純純的企業家,拋開他爹和岳父的權位不談,萬科平日裏走的也都是高層路線,談笑有鴻乳,往來無平民。所以說,兩邊都有權有勢,我們最終還是可以拋開潛規則,只談規則的。就像胡錫進老師所說的那樣,中國的確很複雜,看個熱鬧也這麼複雜。

王石老師曾說過,『不行賄是我做事的一個基本原則和底線』,這話很值得尊重,但卻得不到理解,大家都是出來做商業的,你把自己說的那麼冰清玉潔,讓其他那些正在不停賣弄風騷的同行怎麼辦,這不合適,傷了同行的心。我對王石老師一點惡意也沒,但我總覺得一個岳父曾是其公司所在地省委副書記、去世時兩個總書記都送花圈的人,還需要行賄嗎?有人敢受賄嗎?是不是太矯情了些,是不是把我們當成聽故事的小讀者了。

名人有難,名人的朋友們自然少不了聲援,財經作家吳曉波老師說,『現在華潤和寶能聯手發動的這場『驅王運動』,是中國企業史上的一個悲劇。』中國企業史上已經是謊話連篇了,來點真實的悲劇也是功德一件,但其實這並不是什麼悲劇,只是你們又抒情了。吳曉波老師動情地說,『王石如果被燒成舍利,燃燒的是萬科股東的利益。』王石作為一名受黨教育多年的人,如果能燒出舍利,那麼燃燒的是黨的利益。

吳曉波老師說,『一家企業竟然可以沒有老闆,董事長充分放權遊山玩水照樣蓬勃發展,持續而大膽地啟用年輕人……』吳老師,其實浙江很多房地產老闆都是這樣,他們天天玩得比王石老師還凶還花樣,企業照樣很賺錢,因為房地產企業就是這樣子的。

一向以抒情式評論為主毫不顧忌邏輯性的笑蜀老師說,『萬科已矣,美好都成往事。但無論如何,萬科畢竟有過美好,這就夠了。它的任務本來就是社會實驗,實驗任務之一,則是測試這個社會對美好的容忍極限。曾經有過容忍,但今天不復有,無論廟堂還是江湖都不復有。這是萬科的悲劇,但何嘗不是整個社會的悲劇。一個容不下萬科的社會,不會有前途。』你亂了嗎?看著這種自由舞步式的文字表達我淩亂了,『這個社會對美好的容忍極限』……整個社會的悲劇不是容不下萬科,是這麼多房地產公司,卻容不下人住吧?

有人說『萬科是一家偉大的企業,王石是一個優秀的企業家』,我倒覺得一個房地產公司無論如何也談不上偉大吧?更何況是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房地產行業裏只有一位可以稱的上偉大,有巢氏,他蓋起了華夏文明中的第一座房,能遮風蔽雨,能阻擋野獸。一個偉大的企業和優秀的企業家是不會拒絕民營資本的,但王石卻說,『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如果你純民營,舉足輕重會有危險。所以民企,不管我喜不喜歡你,但你要想成為萬科第一大股東,我不歡迎你。』

從賺錢和公司打理的能力上來看,我覺得王石是優秀的,但這也只能叫做優秀的商人,一個優秀的房產企業家還應肩負起改善人們居住環境和居住條件的責任。目前來看,整個房地產行業是建立在壟斷基礎上的對普通消費者的屠戮,那麼萬科的所謂優秀和偉大,無非就是一把『更鋒利的殺豬刀』,一群奴隸說一個暴君偉大,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我倒還能理解,但一群房奴說一個房地產公司偉大,我實在不能理解。

本來已經可以享受退休生活的王石老師,不得已又重新捲入紛爭,他讓我想起了令狐沖。退出江湖的令狐沖在不經意間又被捲入到江湖廝殺中,當令狐沖埋了師弟們的屍體後暗自發誓要徹底退出江湖,任我行對他說,『只要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麼退出?』,唯有放下恩怨才能退出,祝願王石先生和心愛的田朴珺小姐,常去人少而沒有恩怨的地方享受生活,做做紅燒肉,寫寫回憶錄,之前那本《我的成功是沒有人需要我》,可以寫個續集,《我的成功是田小姐還需要我》。

金融地產家 2016-06-29/王純潔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