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何種瀏覽器,決定你與成功的距離

不久前,經濟學家邁克爾 · 豪斯曼主持了一個有趣的研究項目,研究為什麼有些客服代表留存率比其他人更高。

一時興起,他測試了關於瀏覽器的選擇是否與辭職率有關。他未曾期望在這兩者間找到任何相關性,正如我們常常認為的,選擇用哪種瀏覽器純粹是個人喜好的問題。

但當他看到了結果,他驚呆了:使用 Firefox 或 Chrome 瀏覽器的員工堅守在某一崗位上的時間,要比那些使用 IE 瀏覽器或 Safari 瀏覽器的員工長 15%。

起初,豪斯曼認為這只是一個巧合,於是又對缺勤情況和業績水平做了相同的分析,結果竟與之前相同:使用 Firefox 或 Chrome 瀏覽器的員工擁有更低的缺勤率和明顯更高的銷售額。

為什麼會這樣呢?

差異在於他們是如何獲得瀏覽器的。

如果你買了一台個人計算機,第一次打開它時,IE 瀏覽器已經內置在 Windows 系統中了。如果你是一個 Mac 用戶,你的計算機就預裝過 Safari 瀏覽器。幾乎 2/3 的客戶服務人員使用的是默認瀏覽器,他們從來沒有質疑過是否存在一個更好的瀏覽器可以使用。

要獲得 Firefox 瀏覽器或 Chrome 瀏覽器,你必須表現出一些智謀,下載一種不同的瀏覽器。這些人沒有接受默認,而是主動去尋找一種可能更好的選擇。這種主動行為儘管十分不起眼,但也可以體現出一個人的工作習慣。

那些主動把自己的瀏覽器改成 Firefox 瀏覽器或 Chrome 瀏覽器的員工以不同的方式對待工作。

他們尋求用與眾不同的方式向客戶進行推銷,為客戶排憂解難。當遇到不喜歡的情況,他們會想辦法自己來解決。由於主動採取措施來改善狀況,他們沒有什麼離開的理由。他們創造了自己想要的工作。

 

為什麼天才長大後大多平庸?

我們中很多人對生活中默認的常規都選擇接受,並且這種壓力開始得遠遠比我們意識到的要早。

在思考那些可能長大後會做出一番偉業的人時,你首先想到的可能是神童。這些天才兩歲時學習閱讀,四歲時彈奏巴赫的曲目,六歲時學微積分,八歲時可以流利地說七種語言。

但結果證明,很少有神童能在長大後改變世界。

儘管神童往往有更多才能和更大的雄心壯志,但阻止他們推動世界前進的是:他們並沒有嘗試著離經叛道。

他們在卡內基音樂廳演出,在奧林匹克競賽中獲獎,在成為國際象棋冠軍的同時,悲慘的事情發生了:熟能生巧,但這種熟練並不能催生出新的事物。

最終,大多數天才以平庸的方式發揮著他們非凡的能力,做好他們的工作,而不去質疑默認常規,也不去打破現狀。為保險起見,他們都遵循傳統的成功路徑。

他們成為醫治疾病的醫生,而不是為改善漏洞百出的體系而鬥爭,結果許多患者根本消費不起醫療服務。作為教師,他們設計吸引學生的代數課,但不去質疑代數是否是學生們必須學的。

雖然有了他們,世界得以平穩地運行,但他們也使得世界止步不前。

當追求成功的動機極度膨脹時,它會將創新精神排擠出去。在極度想要獲得成功的心理驅動下,人們的目標並不是獲得獨一無二的成就,而是獲得有把握的成功。

 

成功者更善於規避風險

「創新需要冒風險」這一被默認的觀點已經深入到我們的文化之中,以至於我們很少會停下來去思考它是否正確。

當我們驚嘆這些給世界帶來創造力和重大改變的創新者時,我們往往以為他們是不同尋常的人,他們比常人更願意也更勇於承擔風險。但事實情況卻恰好相反,那些最成功的創新者實際上比常人更渴望規避風險。

那些被排在美國商業雜誌《快公司》2015 年最具創新力公司榜單前幾位的公司創始人,即便在他們的公司成立以後也照樣繼續做著自己的本職工作。

前田徑明星菲爾 · 奈特(耐克公司創始人)於 1964 年開始用他的汽車後備廂擺攤起家,銷售跑鞋,但一直到 1969 年,他還一直在從事會計工作。

史蒂夫 · 沃茲尼亞克在發明了第一代蘋果電腦之後,於 1976 年與史蒂夫 · 喬布斯合作創建了蘋果公司,但直到 1977 年他仍在惠普公司做全職工作。

雖然早在 1996 年,拉里 · 佩奇和謝爾蓋 · 布林就琢磨出了應該如何大幅度地改進互聯網搜索,但直到 1998 年他們仍在斯坦福大學繼續研究生學習。佩奇說:「我們差點沒辦成谷歌公司,因為我們非常擔心完成不了博士研究項目。」

 

繼續做本職工作這種習慣並不限於成功的企業家。許多有影響力的創新人才即使在從重大項目中獲得收入以後,仍繼續從事他們的全職工作或學業。

電影《塞爾瑪遊行》的導演阿娃 · 杜威內在拍攝她頭三部電影的同時還做著公關的全職工作,在拍片 4 年並獲得許多獎項之後,她才將拍電影作為全職工作。

布萊恩 · 梅開始在新的樂隊演奏吉他時還正在攻讀天體物理學的博士學位,而且他並沒有因此停止學業。幾年之後他才全職加入皇后樂隊,之後不久他寫出了那首《 We Will Rock You 》。

《呆伯特》漫畫的創造者斯科特 · 亞當斯在他連載在報紙上的第一部連環畫作品大獲成功之後,仍然在太平洋貝爾電話公司工作了 7 年。

 

天才是創意和傳統的矛盾集合

「風險組合」這個概念可以用來解釋為何這些創新天才通常在生活中的一個方面表現得極富創意,而在其他方面則相當傳統。

常識告訴我們,如果不投入大量時間和精力,創意性的成就很難實現,如果沒有集中精力努力工作,公司也不會繁榮昌盛。這些假設忽視了一個平衡的風險組合的重要效益:在一個領域有安全感,使我們能夠自由地在另一個領域成為創新者。

能夠應付基本的生活開銷,我們就不會迫於生存壓力而去出版半成熟的書,銷售拙劣的藝術品,或創辦未經考驗的公司。平衡風險組合并不意味著保守持中,不去冒太大風險。相反,這些創新者之所以成功,正是因為他們在一個領域冒了極大風險,在另一領域卻極度謹慎從而抵消了風險。

 

離經叛道是一種有意識的選擇

如果當初為數不多的那幾個人沒有聽從內心的反叛直覺,美國或許根本不存在,個人電腦可能還未普及,我們大概還堅信太陽是繞著地球轉的。

人們習慣性地認為,只有一些人會產生重大影響,大多數人終將平庸。然而,那些打破常規、改變世界的人其實和你我並沒有太大不同。

亞伯拉罕 · 林肯通常被視為美國最偉大的總統。但當專家們根據「取悅別人,避免衝突」這一項對總統進行排序時,林肯卻是得分最高的。

在內戰期間,他一天要花 4 個小時的辦公時間同公民和赦免逃兵見面交談。在簽署《解放奴隸宣言》之前,林肯就是否應該廢奴的問題苦惱了半年之久。他對自己是否擁有憲法賦予的解放奴隸的權力存在懷疑,擔心這一決定可能會使他失去邊境各州的支持,害怕他們會放棄作戰,從而使整個國家處於分崩離析的狀態之中。

由此可見,離經叛道不是一種天生的特質,而是一種有意識的選擇。林肯並非生來更具原創精神,也並非更有勇氣應對爭議。正如思想家杜波依斯所評論:「他是你們中的一員,但他成為了亞伯拉罕 · 林肯。」

羅輯思維 2016-10-05/亞當·格蘭特,文章選自作者著作《離經叛道》

 

我曾經旁聽兩位美國人的談話——
一位說,「特朗普那個瘋子是不會當選的。否則,就是美國的災難。」
另一位說,「嗯。當年,那些人也是這麼說林肯的。」

離經叛道這個事——
1. 在事前,大家會普遍表示空泛的支持。
2. 但事後很久,大家才知道該不該支持。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