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連結:台灣只有地主而沒有企業家》中,網友S談到很多員工也是有問題的,有壞老闆,也有壞員工。

其實長期看峰仔的網誌,會發現我對於台灣老闆總是強烈地批判,問題是,沒有爛員工嗎?

當然有,只是我認為比例會比較少,一般我會用二八開來解釋這現象。亦即,我認為台灣有老闆有二成是好的,八成是爛的,而台灣員工剛好相反,有二成是爛的,八成是好的。

其實大家當上班族時也會發現,有些同事的品德與紀律都不好,長久下來,似乎導致老闆慢慢地不信任員工,甚至訂出很苛刻的條件,但我還是認為,這只是台灣慣老闆的藉口,你不能因為那二成的爛員工,就去合理化自己的刻薄。

因為面對散漫的員工,你可以明訂獎懲,這樣在制度上就能慢慢地淘汰掉不好的員工,但不是因為曾遇到爛員工,就訂出不符合法律,甚至違反人性的做法,例如《連結:2女大生遭名店求償59萬》中,2萬月薪給1萬6,上班14小時還不給打卡……

規則與刻薄,基本是二回事,而我談的台灣老闆,通常不重視規則,而喜歡刻薄。

 

角色導致了刻薄

但我這篇文章想談的,主要還是為何員工有八成是好的,而老闆有八成是爛的?難道在台灣只有爛人才能成為老闆嗎?其實原因恰恰相反,並不是爛人才可以成為老闆,而是當了老闆後,有很大一部份人會變成爛人。

先不談老闆與員工的話,我認為人的光譜是這樣的,有二成是很爛的,有六成是中性的,有二成是很好的。

很爛與很好的,他們的價值觀很堅定,並不會因為當老闆或員工而損失了他的本性。然而剩下的那六成中間個性的人,則會因為角色的轉變而個性也跟著變,亦即所謂的『心隨境轉』。

所以那六成中性的台灣人,如果他本身沒有很強的價值觀的話,那當他擁有權力時,『老闆』這角色會把原來中性的個性,慢慢形塑成一個刻薄的人。同理,當他是員工時,『員工』需要服從的本質,就會慢慢形塑這六成人成為一個還不錯的人。

這也就解釋了,為何我覺得有八成老闆是爛的(二成天生爛 + 六成中性的),而有八成員工是好的(二成天生好 + 六成中性的)。

 

民族性解釋了「慣老闆多、好員工多」的矛盾現象

與歐美相較,台灣的慣老闆確實比較多,為何台灣會如此呢?我認為根本原因在於『民族性』。民族性好壞,會決定你這六成的人是往好或壞的方向演進。

偏偏華人的民族性是很糟糕的,我們這民族的人在上位時『崇尚權術』,所以當多數人成為具有權力的老闆時,就會慢慢變成慣老闆。同時,華人這民族在下位的人奴性很重,所以當成為一個需要服從的員工時,多數人就會愈來愈奴,遇到權益被侵害時也不敢吭聲(不敢為自己爭取權益的員工,才是老闆眼中最好的員工)。

到這裡,我這篇文章的邏輯就出來了,當你的民族性是『在上位時強調權術,在下位時強調奴性』,結果就是那六成中性的人,就會隨著角色演變而跟著個性起了變化,所以如果我們不努力改善民族性,那麼,當那六成的多數人成為老闆時,他就必然朝著爛人演進,成為員工時,也就必然朝著奴性發展。

連結:《魯蛇不哭》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