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2日,中国有媒体称美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是“印钞转嫁通胀”、“向美国出口的国家只换回一堆纸”。但美国的量化宽松从定义、实际操作到效果,没有任何可称为滥发的迹象,这种指责毫无事实依据。


量化宽松是滥印钞票?美元发行必有资产担保,不可能滥发
量化宽松从定义上就不是央行直接发钞
量化宽松在学术称为“大规模资产购置”,是指央行在公开市场上大规模购买资产(主要是国债),其规模远超普通的公开市场操作。通过向银行体系提供基础货币来改善银行的流动性环境,促进贷款活动。

例如,美国财政方面需要2,000亿美元,市场流动性又不宽裕,财政部就向市场发行国债,美联储通过一级或二级市场购买价值2,000亿美元的国债,将发行的钞票间接配置到国债这种资产上了。一般情况下,美联储要购买其它资产或贷款,就必须卖出国债等资产获得资金来进行这些操作。


《联邦储备法》规定美国发行法币必须担保充足,不能滥发赖账
美国国会1913年通过《联邦储备法》规定联邦储备券应有充足的担保,其担保物是黄金或政府债券、高级或短期商业证券。美联储发钞(发行联邦储备券)必须是和购买资产同步进行。如果是美元现钞,那么拥有现钞的银行就是货币的一级结算行,美联储作为货币发行方,不可能不承认这些钞票。

从负债性质来看,美元属于美联储的不可追索性负债,也就是持有纸币的人不能拿纸币去要求美联储兑换资产,而是通过具有绝对追索权的存款机构,以负债(接受储蓄等)产生基础货币,存款机构进行声索,美联储就要支付相应的现金。在现金不足的情况下,美联储就必须出售资产,这种情况下美联储是不能空发钞票来支付的,因为发钞必须购买等值的资产。


量化宽松转嫁通胀?量化宽松带来货币欠流动和通缩
美国在实施首轮量化宽松后通缩,一年内物价指数下滑到负值

美国第一轮定量宽松政策的开始,以美联储首次公布将购买机构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为标志。2008年11月25日,美联储宣布将于之后一周从两大住房抵押贷款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以及联邦住房贷款银行购买最高达1000亿美元的直接债务,并另外于2008年底前购买最高达5,000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

美联储的每次量化宽松是通过商业银行的手法在操作。不过,这种方式是先吸收市场流动性,必然加剧市场流动性紧缩。美国在首次量化宽松时陷入了严重的通缩之中,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从2008年7月的5.5%,一路下滑到2009年7月的-2.0%。


量化宽松带来的“流动性陷阱”使基础货币回流央行而非流通,自然不带来通胀
如果量化宽松要带来通货膨胀,首先这些通货得先流通起来。

在量化宽松后,很多企业和银行宁可持有现金也不愿意放贷或者购买资产,导致货币乘数以及货币流速下降,基础货币的投放从而并未导致大幅度的信贷增长。这就是“流动性陷阱”。流动性陷阱的一个特征就是,中央银行进行资产购买以后置换给银行的现金往往以超额存款准备金的形式回流了央行,这一现象在欧洲特别严重,迫使2012年欧洲央行不得不把隔夜存款利率降到了0%。美国银行业者的投资欲望也并不比欧洲同行高太多。基础货币被投资者存回央行的话,没有进入流通市场,自然也不会导致剧烈通胀。


经济危机后银行投资意愿谨慎,不会立即将钱借出
通俗地说,量化宽松是因为央行已经把基准价格(联邦储备利率)降到接近于0的位置,为了继续影响贷款价格,只能从货币供给端设法。压低基准利率并没有极大促进贷款,因为贷款价格(利率)下跌并不必然导致需求上升。

第一次量化宽松后美国的货币乘数大幅收缩,基础货币流速也暴跌,美元对市场提供的大多数流动性又以隔夜存款的形式流回了央行,这并不意味着贷款将持续萎靡,而只能说明银行的贷款意愿趋于谨慎,次贷危机时全世界投资者们刚上过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的课,不可能现在就忘了教训。


美元只是堆纸?美元是风险最低的国际结算货币
美国优秀的经济基本面和资源开发效率降低了投资美元的风险

金融市场的容纳度是货币之活动池,在农业、工业的定价和结算先天优势,和金融市场之多样性及活跃度、容纳度方面,美元的优势太明显。并且页岩气、天然气和生物能源的发展,推进美元地位更快脱离被资源品的束缚。

目前从美国经济情况来看,美国宏观经济的重心正在投放回真实的自由市场,而盈利不断新高的美国核心企业(IBM、苹果、麦当劳、可口可乐、亚马逊等)也已经证明消费品类企业并没有陷入颓势,它们完全可以扛起实体经济发展的大旗,确保美元的优越流动环境。

2011年前三季度美国石油产品出口超过进口,美元的地位被再度加强。后发的国际结算货币发行国在经济总量和资源开发效率上无法超越美国,有此硬前提,美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地位就难以替代。

美元至今一直被视作全世界最典型的避险货币。而欧元和人民币虽然有着强大经济体的支撑,但向来有着风险货币的特性。在经济不景气的年代,投资者更关心资本的安全性而非收益性,即负回报和零回报都无所谓,只要不是血本无归就好。

概括来说,美元的避险性主要源于:美元的资产池子足够大,这与其全世界最发达的金融体系密不可分;由于金融体系强大且资产证券化及金融创新能力极强,这使得美元资产流动性全球最佳;工业发达及经济基本面强大,包括购买力平价视角下的相对较低的物价水平。如此,向美元体系投资的风险就显著低于其他选择。



美国政府相对最好的财政自律降低美元作为债务凭证的风险
国际贸易中,出口国的确从美国“拿到的是纸”,但这些“纸”在很大意义上就是美联储背书的债务凭证,持有者用这些债务凭证可以换回优质的真实美国商品和服务。

那为什么选择不去换回呢?美元是否真的如同阴谋论者的观点,只是一片废纸呢?这种无端指责其实是无意义的,因为如同某个中国普通人在一家银行存了70万一样,一并将其提出的可能性很小。哪怕在财政和货币政策几乎无自律的恶劣事实下,也没人会说人民币是中国人民银行印的一堆毫无偿付能力的废纸吧?

所以一个理性的人应该会从偿付能力考虑其可持续性。而如果考虑美元的偿付能力的话,问题取决于发行这些债务凭证的政府,体现在其财政自律及财政紧缩的能力之上。如果一个发行债务凭证的政府财政自律性好、财政足够紧缩,那么赖账、盲目投资等风险就低得多。显而易见的是,对国际贸易参与者而言,可选择的结算货币发行国中,美国政府的财政纪律是相对最好的。

20世纪以来,在不少国家,被政府掌控的媒体都将本国的通胀归咎于美国的货币政策。而至今美元仍是最受欢迎的国际储备和结算货币。金融市场的选择结果,不会比国有媒体的攻击更错误。


网易另一面 2013-03-28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