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社會愈來愈富,但所形成的貧富隔閡卻愈來愈大,而且我覺得比較麻煩的是,這些負債的年輕人如果沒辦法很快的解決負債,大概這輩子就會成為社會新形態的奴隸:因為有債務的壓力而工作,而這種工作是不能辭職的,也因為不能、不敢辭職,間接等於失去了自由。

我之前對這些債務餘額的印象是在 7000 億上下,但文章又列出了預借現金的金額,使得這些債務餘額直逼一兆元,一兆元是很誇張的金額,因為即使目前台灣政府的負債高得離譜,也不過三兆元。文章又說到這些金額有四成來自六、七年級生,但我覺得若更精準的描繪,這四成可能大部份來自六年級後段班與七年級前段班,唉,樂當「閃靈刷手」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青貧族 卡債高 起薪低
【聯合新聞網/陳素玲/2005 / 06 / 08


最新一期Career雜誌指出,因勞動條件逐漸惡化、卡債纏身、新鮮人平均起薪比10年前還低,形成「青年貧窮化」趨勢。

首先是薪資制度破壞。今年新鮮人平均起薪不到2.5萬元,比往年不但低了5%,甚至比10
年前還低。而部分企業採取部分工時、使用派遣人力,取代正職工作,青年求職更不具保障;「低底薪、高獎金」也延伸到一般員工,年輕人首當其衝;實施勞退新制,企業可能將退休金轉嫁員工,造成實質減薪、凍薪。

青年貧窮化理由二,「薪資趕不上物價」。
這幾年,實質薪資成長率只有
1%,完全趕不上物價上漲率,上班族實質經常性薪資已經出現「負成長」;現在平均八個青年人養一個老人。


理由三,政府任意擴張高等教育,就學與就業無法銜接
,「年輕人花了比上一代更多時間與金錢在學校,到了職場才發現學歷不值錢,能力不為企業所用」。


理由四,年輕人心靈貧窮造成「消費破產」。
在銀行全面鼓吹下,信用卡使用循環利息累計
4600億元,加上預借現金2100億元,現金卡卡債共2500億元,總共近1兆元的卡債,卻有四成來自償還能力薄弱的六、七年級生。

理由五,則是貧窮家庭世襲化,寒門青年不是無法就學,就是尚未畢業就欠下大筆助學貸款,很難翻身。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