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看了那英拿手機砸記者的新聞,看標題原以為是那英沒水準,但看完影片後才覺得是記者太過份,換成其它人,可能都無法接受這麼粗魯的訪問。

我覺得這不是那英的問題,也不是狗仔記者的問題,而是黎智英的問題。看過黎智英的二本著作,發自內心佩服他做事業的犀利,但對於他的壹集團,我還是難以苟同。

我一直以為,媒體某個層面上是公器,雖回歸商業,但也負有教化的義務。我很難相信,總是播報這種合法卻不道德的新聞,長久而言對整個社會沒有不良影響。播報一二次或許沒有關係,但播報一年、播報十年呢?有可能對台灣沒有不良影響嗎?

一個好的企業除了賺錢外,也該考慮它對社會所造成的影響,壹集團所播報的新聞,某個層面上也是黑心錢,它雖對腸胃無害,但對心的毀壞更甚,實際上,其危害勝過黑心食品百倍。

灑狗血獲得收視容易,但能不灑狗血去獲得收視才是創意,肥佬黎或許應該思考如何不敗壞社會風氣卻能創造高收視,我想這才是創意,才是功夫。

黎智英善用了台灣的言論自由造就了賺錢的壹帝國,但別忘了,這是拿整個社會的沉淪去賭注的。雖合法,但我們知道它非常不道德。

一個只會賺錢的企業主若不顧社會責任,即使再多的巧言花飾,以言論自由、商業機制來合理化自身行為,那這樣的企業家也是不值得尊重的。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