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結束後的暑假(1995),我進入了《力霸房屋》,開始了生平首次的業務工作。

學生時代,我就一直有打工的習慣,不過基於對社會黑暗面的好奇,我總是偏好在不良場所的工作(如遊藝場、酒店KTV、三溫暖……),而在大三結束後的暑假,我依舊循著這個慣性來找工作。

只是我發現,這個暑假要找打工機會並不容易,尤其是當我由台北回台中又慢了幾天時。但皇天不負苦心人,總算讓我找到了間酒店應徵少爺(服務生),但在與面試者談完後,他說:『我看你比較適合當牛郎,這邊還有缺。』這言語可真嚇壞了我。靠!雖然我喜歡到『不良場所』觀察社會黑暗面,但看人陪笑與自己下海可就不同了,無奈,只好放棄這唾手可得的打工機會。

這期間剛好聽到吳明方在《太平洋房屋》從事仲介的朋友吳榮峰聊起,才知道他們公司也在徵人(其實仲介常在徵人),於是與面試官約好時間後,打上領帶就到了大雅路上的總店。由於面試完後還要再靜待通知,所以利用空檔,我也到了正在徵人的《力霸房屋》進行面試。

『為何會想當仲介?』面試官問;
『雖然我念的是廣告系,但後來發現自己對房地產比較有興趣,因為這才是真正能賺錢的行業。』峰子答;

『很好。不過現在有些不景氣,你覺得能賺到錢嗎?』面試官問;
『雖然不景氣,不過買屋的人還是大有人在,對於好的銷售人員而言,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峰子答;
『很好!你的觀念很正確,明天就開始來上班吧!』面試官高興地說。

這段話看似普通,但卻很管用,而且面試官總是聽不膩,就算你換間公司面試,還是會發現它一樣好用(例:『雖然我念的是地政系,但後來才發現自己對廣告業比較有興趣……沒有不景氣,只要不爭氣!』)但可別誤會,這不是我發明的話術,峰子也不過是拾人牙慧罷了。

而就在《力霸房屋》通知我上班後,沒多久《太平洋房屋》也通知我去報到上班,此時我也才發現,當仲介的門檻並不高,只要你看起來不討人厭,再加上語言無礙,要錄取都還不算太難(即使職位易得,但在民國 84 年時,仲介的一般起薪也都還有 36000 元哩)。而在這二間公司,最後我選擇了《力霸房屋》,主要的原因還是它離家比較近(哈,年輕真懶)。

上了班後我也才發現,這工作與服務生是大相徑庭的,當服務生時,只要等待顧客進門再將服務做好即可,但當業務時,想的卻是如何充實專業、開拓業績,前者為被動接待客戶,後者卻是主動找尋客戶,本質上的困難已不相同,再加上房地產有一定的專業複雜,所以對於一個還是大學生的人來說,剛做這工作時是有些吃力。

而在力霸的日子,從早上八點起床後就沒閒過,相較於大學睡到中午才去上課的爽日子,一大早就要起床的日子可真難受。此外,每天常要工作 12 小時以上,忙著學習專業知識,不但要對土地增值稅、契稅、房屋稅……都要了解,對開發與銷售也都要學習,在這段期間,我也才了解到什麼是『話術』。至於學習不但是白天要做,每晚六點後還有『夕會』,會再由店長及老鳥不斷地教導,之後還要再留下開發客戶,而這樣還不夠,偶爾還要上台北受訓(註一),其辛苦就可見一般了。當然,除了專業知識外,更重要的是要開發物件、銷售商品,我記得當時為了開發客戶,都要去馬路邊或電線桿掛看板,偏偏那陣子很背,掛了四次看板卻被警察開了三次單,足足破了台中力霸的紀錄。

而在二個月的工作中,生活雖然充實,但我卻不大快樂,因為很多時候,我發現同事們的業績都是靠著欺瞞而達成的,這種不誠實的狀況不但存在於對客戶,也存在於同事間,偏偏這又不是個案,而是普遍存於仲介業中的,所以業異行著一句話:『不要將女兒嫁給仲介。』對於這種常用心機的工作方式,學生的我總覺得難以接受,所以即便至今,我對仲介業仍然沒有很好的印象。

在力霸的這二個月間(0711 – 0903),是學生時代相當寶貴的經驗,它不但讓我更進一步的社會化,也學習到了其它領域的知識。從這之後,我開始會關心所謂的景氣起伏、股市漲跌、金融事件……等,至於學到的技巧更是難能可貴,它奠定了我日後做業務的底子,而這些學習,其實是不會在安逸的學校生活中獲得的。

我一直很認同學生時代就是要多打工,因為在學校,是我們付錢學東西,但到了企業中,卻是它付錢請我們學東西,這麼好的事,我們又怎麼能不做呢? 

註一

在七月底的這次受訓,請來了李經康,當時他已著有《兒子兵法》一書,在 26 歲時已年收 1500 萬,後來因為自己開起了房屋仲介公司而賠光了積蓄(典型『善業務不善經營』的案例),不得已,只好再為力霸所延攬而擔任經理。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