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小龜認識是在《 `94 春夏 Blue Way 服裝秀》,過程基本上就是小龜給人的感覺 -- 糗事的綜合體。


Blue Way 的相識

就在等待《Blue Way 服裝秀》評選公佈入選者的時間,我與其中一位參賽者聊了起來。
「你也是二中的,好巧,在政大要遇到二中的真是不容易。」小龜說,
「是呀。我是廣告系的,你呢?」峰子問,
「財稅系。」小龜回答,接著他有點忐忑地問:「你覺得今天我們會不會入選啊?」。

由於男生人太少了,再加上看到跆拳國手擔任評審的鬱悶,峰子便隨意回答:
「聽說只有十一個男生報名,但卻要錄取十個男生,你覺得會不會上?」
「那穩上的嘛!哼,那如果還沒選上就可以去死了!」小龜一臉不屑地說,他的表情由惴惴不安轉為信心滿滿。突然間我感覺到有些不安,覺得不應該隨便回答的。

果不其然,在公佈了所有錄取名單後,並沒有聽到小龜的名字……

「這結果……很難讓人接受……我先走了,記得要保持聯絡……」小龜無力的說,
「嗯,沒問題,我再 call 你。」峰子帶有點罪惡感地回答著。不知為何,當天看著小龜離去,我一直想到朱自清所寫的背影 -- 有些孤獨,有些落寞。

當然,後來幾個朋友熟了,我們就常拿這件事來糗小龜。只不過小龜也不是省油的燈,經過長久的調查,有天他很興奮的跑到我們面前說:
『其實那天不只我沒錄取,還有另一個,所以應該是有十二個男生!』
『嗯,12 個錄取 10 個,小龜沒上,嗯嗯。』

雖然如此,但小龜還是很得意有另一個人沒錄取。其實這麼多年來,有件事我一直沒跟小龜說,那就是:
小龜,其實那天不只十二個男生,至少有十五個男生報名……


四公子.小龜恰恰
也因為聊得來,再加上二中人的親切,所以之後的日子不時就會相約出遊。

也因此,小龜認識了凱健。其實我與凱健、小龜這三人都是中二中的學生,恰巧都在畢業後才認識,只不過,我們並非同一屆,凱健是六字頭,我是七字頭,小龜是八字頭,簡單的說,凱健是我學長,而我是小龜學長。其實我後來發現,很多二中人成為熟識都不是在校園內,而是畢業後,這可能是二中人的氣息比較相近(我稱為『墮落氣息』),就好像我後來在 711 才發現好友義雄亦是二中人。

小龜認識凱健後,也接著認識了凱健的同班同學頼桑,由於四個人都比較愛玩,所以就常常一起出遊,尤其是愛跑夜店。而在夜店時,我發現小龜的舞技或許不算特出,但他肯定是恰恰界的霸主。因為當他跳恰恰時的專注及神韻,連峰子都不得不為之折服。其神奇之處就是他巧妙地融入了國標舞的結奏(這必須歸功於當年的他與劉真同為政大國標舞社的成員),再加上眼神斜飄、嘴角輕揚、身體傾側、腳尖微波、屁股狂翹……,種種地肢體動作,終於塑造了他獨樹一幟、不可替代的『小龜恰恰』。

只不過,『小龜恰恰』的傑出也沒有為他帶來女生的青睞。大四上的九月底,四公子來到了位於承德路上的【敦煌石窟】,在舞池中,小龜生平第一次邀請身旁的美女共舞被拒絕後,他對『小龜恰恰』的信心也開始出現了鬆動。而在大四下的四月底,當四公子在【台中KK】 親眼目睹變態男在舞台上將內褲扯掉,讓小龜感覺他的舞技竟會不敵一隻鳥時,於是他的舞步便悄然停止了……直至今日,我已許久未見當初風靡妹妹、驚豔舞池的『小龜恰恰』了。


溫柔的龜
基本上,小龜的個性相當溫和,感覺不夠 man,所以早期我一直懷疑他是個 Gay。

會這樣想當然有其原因。首先,小龜講話比較斯文,有時少了些男子氣慨。當然,若表現斯文就說人家是 gay ,那也太過武斷,主要是小龜還有第二個特質:雅痞傾向。

其實高中以來,峰子與朋友由於常跑舞廳,所以對流行資訊或名牌調性已算比較了解,但遇到了小龜,還真的不得不低頭。小龜不但知道所有市面上的衣著、皮件、配飾的品牌與樣式,更讓我驚訝的,是他常能講一些在台灣看不到的歐美日的設計師品牌及其風格,重點不在於他了解,而是在他敘述這些品牌的認真,實在是十足的 gay 味。

當然,如果是斯文、對精品有愛好,就說人家是 gay,那也太過武斷,小龜第三個特質,就是能與妹妹像姊妹淘的聊天,讓人不得不懷疑他是個 gay。其實我們出遊時,發現小龜實在很厲害,常常是與妹妹二三句話就講完的東西,小龜竟然能東家西家地講個不完,而且談話間不時爆出『嘻嘻嘻嘻……』的笑聲,再加上身體常如女生般地扭動,常讓坐在旁邊的男生不由自主地就冒出了雞皮疙瘩。

當然,如果是斯文、對精品有愛好、與妹妹能像姊妹淘的聊天,就說人家是 gay,那也太過武斷。要死不死地,小龜英文名又取為 Travis,這個名字與 Roger 號稱二大 gay 名,種種事跡到此,很難讓人不懷疑小龜是個 gay,儘管他一再極力地否認,只不過隨著小龜一再地否認以及他女友小草的浮現,我們才慢慢了解到,其實小龜並不是個 gay,他真的只是比較斯文罷了。

雖然斯文,但小龜還蠻講義氣,算是比較有男子味的地方。我記得大四畢業前夕(1996)的六月中,我、阿碧、凱仔、賴桑、淑娟、Vickie、小蓉及其男友等幾人,在高仔女友師大音樂會的畢業公演結束後,接著到了【沙崙海水浴場】,當晚沙灘依舊燈火通明、人氣鼎沸,一行人玩到一半才想到小龜不在身邊,於是打了電話給了他,小龜二話不說,在半夜二點半由政大騎著他的小迪爵到了海灘,只是一行人太累已決定回家,結果滿臉錯愕的小龜說:『什麼?你們要走了?』而今年四月來大陸時,因手頭的人民幣用完,小龜也馬上請他東莞的經銷商送錢給我們,算是很夠意思的地方。


女友小草.學妹炫妹
小龜在政大財稅系一個斷斷續續,藕斷絲連的女友,由於名字太難記了,再加上小龜愛吃回頭草的個性,於是幾個朋友把這個妹妹取了個名字叫『小草』。

小龜常常會不經意地透露他與小草死灰復燃的戀情,多麼的激情、多麼的棒,可是在男人面前講這個一定會被扁,所以小龜從不找我們其它三人聊他的『龜房韻事』,相反地,小龜很喜歡找他的姊妹淘 Vicky 聊這些,儘管一再地保證自己會守口如瓶,但 Vicky 最後還是把小龜的『龜房韻事』告訴了賴桑,當然,我們幾個男生也會因此知道。

我記得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小龜騎著他的小 Dio,經過辛亥隧道時,竟有辦法與小草在摩托車上打啵,對於這點,峰子實在感到百思不解,因為是怎麼打啵的?小龜在騎車,小草坐後面這要如何打?如果小草坐前面,小龜坐後座,他的手那裏勾得到龍頭?能夠這樣表演的,必須具備雜耍團的功力及馬戲團的精神。對於此,峰子至今仍想不出來,當然,小龜也是打死不講,可能這是不傳秘技吧!不過我還是要提醒小龜,辛亥隧道的上方是『夜總會』,你們倆在樓下演出『第六感生死戀』,這可真的是 I'll die for love 的精神了。

而在大四下(1996)的二月底,小龜打了電話給我,結束了這段戀情(其實認真的講,只是“暫時”結束,這二個人戀碩士班時又曖眛了起來)。

『峰仔,小草交男朋友了。』小龜沮喪地說,
『啊不就是你,小龜別再吃回頭草了。』峰子說,
『不是我,是我同班同學。』小龜說,
『也好啦,總算她也找到個正常的男人。那你在不爽什麼?』峰子說,

『不是的。其實在前幾個禮拜,小草還說她多愛我,沒想到她從澳洲回來,被我同學約幾次後,倆個人就交往了,枉費我對她那麼好……』小龜難過地說,
『媽的,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這樣也好,至少以後你就不會被我們譏笑吃回頭草了,這未嘗不是好事。』峰子說。

某個層面上,我不太會安慰人。


二口就倒
雖然外貌斯文,但小龜可是十足愛面子的人,幾個死黨在談論酒量時,小龜為表示自己很有男子氣慨,常會說自己是『千杯不醉』,當然,眾人也就信以為真,畢竟小龜看起來還蠻老實的。

不過有次大家去淡水時,幾個朋友買了啤酒喝,而當大家就將手中的空罐丟入路邊垃圾桶,便聽到空酒瓶與垃圾桶所發出的『空!空!』空心酒罐聲音,不過到了最後一聲,卻是『咚』的深沉的實心聲時,所有人的步伐便悄然停止了,暮然回首,發現燈火闌珊處正矗立著小龜,他也很驚訝實心酒罐所發出的聲音,沒想到躲到最後面還會被發現酒沒喝完。

『小龜,你的酒瓶聲不太一樣喔!剛剛不是大家都說喝完了?』峰子說,
『嗯……這個酒不好喝,所以我只有喝二口而已。』小龜死命狡賴著。

雖然發現小龜似乎已有點微醺,但大家總覺得不可能,因為那有人喝二口啤酒就掛的?只是後來淩晨在回政大的路上,在車子後座的小龜竟突然大叫說:『把冷氣關小一些!冷死人了!』但我與凱健發現冷氣根本就沒開(其實當時是有些熱),只好回答他說:『小龜,冷氣沒開啦!是你身體比較虛。』原來,那二口啤酒竟讓小龜『起酒寒(台語)』,這實在是太沒凍了,也大概是我見過最爛的酒量。什麼『千杯不醉』?根本是『二口就倒』。

但此時的小龜還沒覺悟自己酒量很差,什麼『從來沒吐過』的話還是繼續講,既然這樣的話,幾個朋友也就必須幫他測測酒量了。


好樂迪吐蟹黃,颱風夜找炫妹
大四畢業後的七月底,賴桑因要入伍當兵,請了大家到豪景餐廳吃湘菜,完畢後,一行人來到了通化街的好樂迪續攤,這是與小龜喝酒最經典的一役。

由於小龜之前『從來沒吐過』的言論引來了眾人的不爽,所以我和阿其就先上場向小龜敬酒,此時清醒的小龜也非常豪爽,酒拿了就乾,真的是豪氣千秋,只是幾輪過後,我們發現小龜開始有點恍惚,再二杯,小龜就倒了,此時留下錯愕的眾人,大家對於小龜的快倒深感不解,認為他可能是裝死。

但我們想太多了,小龜是真的倒。因為此時他表演了我生平中看過最屌的【二段式吐法】,首先,他拿著垃圾埇狂吐,這真的是狂吐,因為那種噴出的流量與澎湃洶湧,真可媲美動物園的大象。接著,小龜倒在沙發上邊睡邊吐,嘔吐物隨著嘴角流到了他的白色 T 恤,而由於當晚吃的湘菜有道蟹黃,我們就看到蟹黃慢慢地在他的白 T 恤上慢慢畫出了一朵花。

原來故事到這邊就該結束了,但如同小龜的人生一般,他的糗事還沒有終止。

其實在畢業後,小龜一直喜歡財稅系上的一位學妹,而這個女生我們都叫她炫妹。於是就在這個狂吐之夜,半醉半醒的小龜突然想見炫妹,而那種耍賴的態度,使我與凱健不得不在颱風夜中,打電話給炫妹的媽媽,訴說著小龜無法自拔的情愫,希望炫媽能體諒,在畢業前夕,小龜多麼渴望能再見到炫妹一面。奇蹟發生了,在颱風夜的深夜一點鐘,炫媽答應讓我們載著她女兒到好樂迪,完了小龜未竟的心願 -- 向炫妹告白。

KTV 中,醉意仍重的小龜似乎仍有矜持,不敢盡語愛意,於是我與凱健只好先載著小龜回宿舍,而炫妹也很體貼地陪著。不過在宿舍中,已略為清醒的小龜要我與凱健先到門外等候,因為他有事情要跟炫妹講,我和凱健眼神一閃,知道這是不能錯過的場面,於是倆人偷偷地留下了一條門縫,細聽著宿舍內的情事。

「學妹,我很喜歡妳……」小龜說,
「學長,你醉了。」炫妹說,
「學妹,你今天一定要給我一個答案!」小龜突然抓住炫妹的手說,
「學長,你醉了。」炫妹說,
「我不管,你今天一定要給我一個答案!」小龜激動的說,
「學長,你真的醉了啦……」炫妹說,

類似的對白一再重覆,而在門外的我們已笑到不行。天哪,這真是太糗了:颱風夜找了炫妹的媽媽,把她的女兒請了出來,在宿舍中大膽告白卻被打槍。

小龜,這實在是太糗了。


尿灑好馬 747
與酒有關的,除了『颱風夜炫妹告白』,還有『尿灑好馬 747』。

其實有些人的心理是這樣的,平常太斯文、太壓抑了,於是他就會想暗地裏做些沒人知的低級事來發洩一下,小龜也是,只不過他被逮到了。

有次又是混完夜店、泡完湯的凌晨時,凱健先載賴桑回家,而在賴桑進門後,小龜說要借廁所,於是也下了車。只不過,小龜並沒到賴桑家去,而是在賴桑家門看到旁邊有一台【好馬747】,於是他便鑽到車子與牆壁間尿尿,其實這麼做已經很不衛生了,更低級的是,小龜在車子與牆壁間,選擇的竟是【好馬747】,把人家尿得一車都是,這種行為,真比狗還不如(狗還會選電線桿),也真敗壞了我們四公子的名聲。

小龜尿畢後,很神氣的抖了抖屁股,精神抖擻地回到了車上,我和凱健雖然驚訝他去賴桑家尿尿的速度,但也沒有多問,車開了就回政大。

直到數天後,賴桑才告訴我們這件事:那天賴桑回到家後,想看我們走了沒有,只是沒想到打開窗戶,看到的卻是我們那最斯文的『龜爺』,正在尿灑他鄰居的【好馬747】,也因此,這件小龜以為天不知、地不知的糗事才得以曝光。

小龜,這實在是太糗了。


少根筋的幸運龜
小龜會鬧這麼多的糗事,我覺得與他少根筋有關係。除了與前女友阿碧整過他外,還有次印象深刻的是,大學畢業前的一個月,我與凱健、小龜、阿其到了谷關,在投宿台電宿舍時。

管理員問:『請問你是那位?』
小龜說:『我是我媽的兒子。』

這種莫名奇妙的答案馬上讓我們幾人昏倒在路旁,試問:誰不是我媽的兒子呢?

有趣的是,老天爺似乎特別眷顧那些少根筋的人,就好像小龜的兵運特好,考個研究所也輕易就拿到第二名,KPMG 會計事務所後,因緣際會地在短時間內,幸運地成為了正興輪胎廈門廠的國外部經理。

反正,看待他的生平,有點『傻人有傻福』的感覺。


在《颱風夜,大家都愛小龜》一文中,談到大家都愛糗小龜,這些趣事也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也因此,有時還得感謝龜爺帶給我們的歡笑呢!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