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年輕時很喜歡看龍應台的文章,甚至覺得她所寫的批判性文章是台灣最好的,常常看完她的文章後,是醍醐灌頂的滿心喜悅,而前不久,知道了她有粉絲頁,迫不及待的加入。

但追了一陣子,發現她寫的東西不一樣了,比較是風花雪月居多,看了一陣子,覺得比較不是我想要的內容,就退了讚。

我覺得可能有二個原因,首先是在網路上寫這些批判性的文章,特別有關政治的,容易引戰,酸民又特別多,所以她不想去操煩這個心。

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她已過了那個熱血的年紀,知道衝撞已改變不了什麼,所以選擇了與生活妥協。

台灣能被我認定為大師級的人物不多,龍應台是一個,王伯達也是一個,他的每本書我都有訂。

王伯達的第一本書《民國100年大泡沫》,那時在書市上真是石破天驚,批判性很強,直指央行彭淮南,並犀利到讓彭淮南出來開記者會說:他沒有操縱匯率,他沒有『阻升不阻貶』(雖然大家都不相信)。

以一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逼得台灣央行行長出來否認操縱匯率的,王伯達是第一人。

但再那之後,王伯達很少再批判台灣政府,他關心更多的是國際金融,而我覺得有這樣的功力,卻沒有督導政府,比較可惜。但也必須老實講,王伯達沒有這義務,旁人也無權去道德要挾他。

不過很高興地,是前不久我看到他又批判政府放縱台灣的保險業者,給了一篇極為有力的批判,這段影片讓我感覺,十年前的那位王伯達好像回來了,我的內心有些激動。

王伯達:保險業發不出股利,還會是存股的好標的?
http://bit.ly/2Hksb9J

我的文采與思路遠不及龍應台或王伯達,但他們的行為,或多或少影響了我。

所以這陣子我不斷批判台灣的土地制度,我也知道這有可能最終改變不了什麼,我也知道有天我也很可能與龍應台一樣,會與這社會妥協,學會不再發聲。

但即便那個時候,我還是會很高興,自己年輕時曾經熱血過,曾經與一群網友幹譙過這群不公不義的地主民代,我想這應就是這件事最大的意義吧!

對我而言,很難接受的就是,在你應該熱血的年紀時,卻表現出一副看破紅塵、與世無爭的態度,因為這種無爭的態度,應該留到你年老時才對。

我的觀念是,一個人年輕時,就該熱血,就該憤怒,因為那才是你血液裡應該流動東西,這才是生命的本質。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