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絕大部分人都掉進了坑裡?

有個詞,跟「熵增」一樣令人著迷,叫內卷化。

第一次聽到這個詞是在一篇分析清朝經濟的文章中,討論清朝為啥以魔鬼的步伐避開了工業革命的時候,學者們提出了「內卷」的概念。

這是個啥意思呢?這麼個邏輯鏈:

首先,清朝人口太多,人力成本非常非常的低;

所以,不管幹啥,都不需要改進技術,通過增加人力就可以解決。比如絲綢和瓷器有利可圖,需要擴大再生產,如果在英國,人力太貴,增加一百個人的花費還不如搞台機器來解決,英國人開始研究改進機器。但是在中國,人力便宜,搞機器還不如多僱傭幾個人。

但是不搞機器的話,就不會有工業來吸收多餘人口,我們知道,工業化時代人口才是資源,在那之前,人口經常是累贅,農業社會對過剩人力的吸收能力極弱,過剩人力進一步導致人力成本低,惡性循環。

結論,中國在當時的那個情況下,進入了一個循環向下的通道,無論如何都沒法不依賴外界的情況下打破自身的循環,突破手工業和農業「結界」,就像一個無形的玻璃似的,擋在中國的前邊。

「內卷化」就是一種自我鎖死在低水平狀態上。

 

為啥喜歡這個邏輯呢?

一方面能說服我,能感受到有種冰冷的邏輯鏈存在,而不是簡單的「中國人的思維有問題」,「思維有問題」這就叫廉價的解釋,這種解釋方法能解釋了世界上幾乎所有的問題,比如為啥有的國家窮?他們國家人的思維有問題。為啥中東總打仗?因為思維有問題。其實吧,喜歡用這個邏輯的人思維才有問題,而且全家思維都有問題。

另一方面,把這個邏輯擴散下,就能發現我們身邊到處都是這樣的例子。

比如,一個父母外出打工的留守兒童,在爺爺奶奶的照顧下,很早就輟學,然後進入社會當小工,只有體力可以出賣,閑暇時間也被抖音小姐姐給擠佔了,想學習點新東西,基本不大可能得到周圍人的支持,而且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去學習,這就是一種「低層次循環」,日復一日,人生越混越掉坑裡了。

再比如,一個京滬白領,天天早上出門,晚上很晚到家,天天都在忙,但是過了一些年才發現,以往的那些紅利,升職加薪,本質都是教育和年齡紅利,等到黃金年齡一過,如果沒有升到一個不可或缺的位置上,絕大部分人迅速進入下行通道,似乎越努力掉的越深。

那大家肯定要問了,博主你說這些我們已經懂了,接下來你該說你有什麼建設性意見了吧。

其實博主也沒招,一旦進入真正的「內卷化」流程,只有一個辦法能解決,就是外界資源的注入。

 

我們復盤下,為啥後來我國從內卷化里逃逸出來了?

有這麼幾個因素,一是建國後在初代領導人大手筆操作下,我國被深層次犁了一遍,生產,建設,平等,婦女解放,全面識字,基礎道路交通設施等方面有了初步的奠基,這算作是個人努力。

其次是蘇聯投資,在蘇聯支持下,埋藏在我國地底的財富被挖了出來,我國也就有了第一筆上桌操作的籌碼。

最後一發是加入WTO之後出現了像大海一樣的市場,前期的準備才有了意義,可以生產,升級,再生產,有了內需,內需又可以拉動經濟。一開始生產一些低端玩意,慢慢的生產越來越精細的東西,將來會像台灣和韓國日本一樣引領科技進步。

當然了,生產的廣度上也有了突破,黃橋鎮農民們生產的小提琴幹掉了日本同行,市場份額達到了恐怖的世界一半,而且不是低端玩意,很多是中高端的。另外一個村子的農民們控制著全世界最大的快遞產業,簡直恍若隔世。

大家看到了吧,整體是需要外界的幫助的,外界拉一把,也就是我們民間說的「貴人」,貴人是高階層的,你的問題在他那裡不算問題,他可以把你從底層拉上去,拉上去之後看情況,有可能就進入高階層良性循環了,形成正反饋,螺旋上升。也有可能是鎖死在了一個稍微高一些的層次,只是比之前強一些。

多年以前我從一個我覺得最有腦子的人那裡學到了一句話,他說小孩靠教育,年輕人靠勤奮,中年人靠運氣,老年人注意前列腺。

教育也是個「貴人」,知識本身就是上帝,可以超度一些人,而且相對平等一些,畢竟你現在在網上可以看到耶魯大學的心理學課程,還是翻譯過來的。到現在了還有糊塗蛋在問看書和教育有什麼用,如果真接受了正兒八經的教育,就不會問這麼蠢的問題了。高考其實是「教育」這個上帝的對你的一次救贖,把你往上拉幾個階層。

 

我們說另外一件事,大家感受下。猶太人,以往中國人對這夥人的了解就是「聰明」,其實吧,這個問題比較複雜,大家可能不知道,如果嚴格討論血統,原始的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就是現在那幫穿著帳篷的人,是同一個血統。你如果堅持認為猶太人種族智商高,你得順便相信阿拉伯人也智商高。

而且猶太人本身在兩千多年前被趕出中東沙漠之後,一直浪跡天涯,中間跟無數種族混血,其中一支竟然是黑人,本身也沒什麼血統純正可言。

到現在,猶太人這個概念更多的是一種文化概念,不是血統概念。也就是說,姓猶太教,並且母系跟原有的猶太人扯上點關係,就是猶太人。比如我國河南開封還有一撮猶太人,大家可以搜一下,完全是中國臉。

那問題是這夥人的成就有目共睹,這怎麼解釋呢?其實不需要解釋,猶太人里高成就的,比如名字裡帶著「斯坦」和「伯格」的,基本都是大德意志地區的猶太人,也就是現在的德國和奧地利那一帶,而其他支系的,基本都不太行,比如東歐那些,普遍成就非常低。

所以這些年一個非常靠譜的解釋是,猶太人高成就,其實是吃了大德意志地區的教育紅利,德國是最早搞義務教育的。而且猶太家庭識字率超高,都是宗教狂,都想讓孩子學習聖經和塔木德,這一點我們在清教徒建立美國中提到了,清教徒也是這個特點,這篇文章《他們迷信,他們偏執,他們愛燒人,但他們最終創立了美國》。

嘮嘮叨叨說了半天,其實就是想說一件事,教育,教育是第一個貴人。

 

第二是運氣。

剛才說的那句話前兩句都好理解,中年人靠運氣這件事我理解了很多年,最近慢慢有點體悟:

首先,幾乎所有牛逼人在人生道路上最關鍵的一步,都是靠運氣走出去的,勤奮和智力學識都是基礎,能不能實現躍遷,主要靠運氣,但是他們不會跟你說的,說了也沒用,沒法重複沒法度量,甚至沒法學習。巴菲特把這個成為「卵巢彩票」,生在巴菲特他們家你已經成功了一半。

博主現在當然也算不上什麼牛逼人,不過現在各個平台上加起來百萬粉絲,有時候自己都覺得難以置信,就是當初李子暘,對,鉛筆社的那個李子暘老師偶爾從別人那裡看到我的帖子,推了幾次,才從一個基本零閱讀的微型博,跳躍到一個正反饋循環里,在那之前,我寫了很久都沒人理,被他轉了後來了第一批關注的小夥伴,就慢慢成長起來了,再重複一遍,我個人覺得不大可能是現在的這個樣子。所以有小夥伴問博主怎麼樣才能把號做起來,我一般說先得寫,然後運氣好的話被人撈出來。

運氣既然這種重要,怎麼去操作呢?

其實沒辦法,多嘗試,你每天如果按時搬磚,其餘時間玩抖音,就算有運氣,也很難在你身上體現出來,以前一個很厲害的人說,在能承受的範圍內多嘗試,多去面對不確定性,你只有買了彩票才會中獎,你只有去尋寶才有可能碰到寶,比如年輕時候就不要怕苦去北上廣一線城市多試試,那裡變化多,機會多,運氣總是和變化是一對好基友。就跟進化似的,進化始於自身的基因突變和環境的變化,所以不要太害怕變化,也不要太害怕不確定性。

一般來說吧,你做的每件事確定性都很強,學校時候好學生,畢業好員工,你很少冒險,人生按部就班,這樣的話,你很容易成為徹徹底底無神論者,也不太迷信。因為拜佛不拜佛對你沒啥差別,你也感覺不到有差別。

如果你從事高冒險性質的活動,對運氣要求很高,比如打魚為生,需要出海,或者從事黑社會,每天睡著不知道能不能醒來,人生比較坎坷,這樣你就慢慢對不確定性充滿畏懼,很容易變迷信。中國南方比北方迷信的多,海洋和沙漠文明都率先進入了一神教時代,很能說明問題。

某次出海拜了媽祖順利歸來,下一次沒拜差點死海里,很容易讓你覺得有「超越個人的偉力」,以後每次都去拜,哪次拜了還是碰上風浪,你就開始反思是不是上次不夠虔誠……

所以很多特別有錢的人,或者高官都喜歡風水算命什麼的,他們從「不確定性」受益,想持續維持這種狀態,幾乎無法避免掉進「迷信」這個坑裡。

上層基本都不確定自己怎麼混到這一步的,底層對自己的人生缺乏控制,所以不可避免的迷信,如果你每一毛錢都知道是怎麼來的,你想迷信也迷信不起來。

說這個不是想讓大家去迷信,而是想嘗試解釋下運氣到底怎麼運轉的,並且正確看待這玩意。運氣就是基於不確定性,一般來說,你坐在家裡啥也沒幹,好運很難會從天而降。

我們正常人由於進化上的一些缺陷,比如本能地恐懼變化和不確定性,因為在漫長的原始社會,隨意亂溜達很容易被老虎吃掉,我們都是不愛亂溜達的人的後代。

而且總是容易悲觀泄氣,沒法長時間保持樂觀,也好理解,原始社會好奇心太強,看見毛茸茸的豹紋繩狀物就想摸一下的人也被基因篩選的很厲害,剩下的人本能地對不認識的東西充滿疑懼。

而且本能地對短期沒效果的東西充滿反感,沒法再一個領域熬死競爭對手,也就沒法再多條戰線上同時進攻。

綜上,絕大部分人容易內卷化掉進坑裡還不容易出來。

九邊 2019-04-04/二號頭目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