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高手,都有對抗「熵增」的底層思維

出處:每日頭條 2019-04-21/艾菲,前500強外企大中華區市場部負責人,微信公眾號:艾菲的理想(ID:xiaoyaolsh)

 

在1998年亞馬遜致股東信里,貝佐斯說:「我們要反抗熵(We want to fight entropy)。」

管理學大師彼得·德魯克說:「管理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就是如何對抗熵增。在這個過程中,企業的生命力才會增加,而不是默默走向死亡。」

物理學家薛丁格說:「自然萬物都趨向從有序到無序,即熵值增加。而生命需要通過不斷抵消其生活中產生的正熵,使自己維持在一個穩定而低的熵水平上。生命以負熵為生。」

這麼多人都在談論熵,說要反抗熵,然而到底什麼是熵?

 

01  什麼是熵?

熵,是來自於物理學熱力學第二定律的一個詞。

當一個非活系統被獨立出來,或是將它置於一個均勻環境裡,所有運動就會由於周圍各種摩擦力的作用很快停頓下來;電勢或化學勢的差別會逐漸消失;形成化合物傾向的物質也是如此;由於熱傳導的作用,溫度也逐漸變得均勻。由此,整個系統最終慢慢退化成了毫無生氣、死氣沉沉的一團物質。

於是,就達到了被物理學家們成為的「最大熵」,這是一種持久不變的狀態,在其中再也不會出現可以觀察到的任何事件,它已經歸於死寂。

熵代表了一個系統的混亂程度,或者說是無序程度 - 系統越無序,熵值就越大;系統越有序,熵值就越小。

所以,負熵代表著系統的活力,負熵越高就意味著系統越有序,這也是為什麼薛丁格會說「生命以負熵為生」。

比如:在每周剛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都會把房間收拾得窗明几淨,可是一到周末,我們就會發現房間亂成一團。這個過程就是熵增的過程。

再比如:生命有機體在不斷進行的吃、喝、呼吸以及(植物的)同化,也就是新陳代謝,正是一個對抗熵增的過程。

不要小看這個聽起來非常樸素的熵定律,它在自然界中無處不在,是最基本也最重要的一個法則,化學家阿特金斯曾將它列為「推動宇宙的四大定律」之一。

它是物理學家心目中無比堅定的一個信仰,連引力公式都可以改寫,但熵增定律卻從未被違反。張首晟教授認為,人類的知識再往前推進,牛頓力學可能不對,量子力學可能不對,相對論可能也不對,但信息熵的公式卻是永恆的。

如果將它推論至整個宇宙的發展中,我們就會發現:如果我們存在的這個宇宙之外什麼都沒有,也就是如果沒人向這個宇宙輸入能量的話,宇宙的最終結局就是走向徹底的無序,也就是死亡。

如果將它推論到企業管理中,我們就會發現:管理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就是如何對抗熵增。如果沒能有效對抗熵增,企業就會在默然中走向死亡。

如果將它推論到人生之中,我們就會發現:如果不去對抗熵增,我們的生命力就會在封閉系統內或平衡狀態中逐漸變得毫無生氣、死氣沉沉。

那時,即使生命尚未終結,生命力也已戛然而止,也就印證了那句著名的話「很多人20歲時就已死去,到80歲才埋」。

然而,我們又該如何對抗熵增呢?

 

02  對抗熵增的人生底層邏輯

想要對抗熵增,就要引入一個非常重要的理論- 耗散結構。

「耗散結構」是由一位名叫普利高津的科學家提出的,他也因為這個理論而獲得了1977年的諾貝爾化學獎。

什麼是「耗散結構」?

耗散結構是一個遠離平衡態的非線性的開放系統(不管是物理的、化學的、生物的乃至社會的、經濟的系統),通過不斷地與外界交換物質和能量,在系統內部某個參量的變化達到一定的閾值時,通過漲落,系統可能發生突變即非平衡相變,由原來的混沌無序狀態轉變為一種在時間上、空間上或功能上的有序狀態。

耗散結構有兩個最為重要的特性,一是開放性;二是非平衡。當一個系統具備了「耗散結構」後,它就能夠有效對抗熵增。

那麼,我們該如何依據這樣兩個特點將自己打造成一個可以對抗熵增的「耗散結構」呢?

1、開放性

一個孤立系統的熵一定會隨時間增大,當熵達到極大值時,系統就會達到最無序的平衡態,所以孤立系統絕不會出現耗散結構。

因此,耗散結構一定產生於開放系統,它必須存在著由環境流向系統的負熵流,而且能夠抵消系統自身的熵增,只有這樣才能使系統的熵減小,有序度增加。

維基百科與網絡版的大英百科全書,都很專業,而維基百科卻不需要有一群專家進行搜集編撰,它是一個開放系統,每個人都能為它貢獻內容。也正因為此,它甚至擁有比網絡版大英百科全書更高的傳播度。

那麼,我們該如何讓自己成為一個開放系統呢?

1)用「成長型思維」替代「固定型思維」

很多人一直保持著這樣一種觀念,即我們天生有一些特定的固定不變的能力與品質,就像「我不善於運動」、「我沒有學數學的天分」等,因此無法改變。

但真是這樣嗎?

實際上,人的智力、創造力、運動才能與其他品質,都是可以鍛造的,是可以通過時間和努力去改變的。

2006年,史丹福大學的行為心理學教授卡羅爾·德韋克出版了一本名為《思維模式:新成功心理學》的書。在這本書中,德韋克總結了自己30多年的研究成果,提出了兩種思維理論:固定型思維和成長型思維。

固定型思維說的是,相信我們出生時帶有固定量的才智與能力。採取固定型思維的人傾向於迴避調整與失敗,從而剝奪了自己過上富於體驗與學習的生活。

而成長型思維則是一種以智力可塑為核心信念的系統的思維模式。它相信通過練習、堅持和努力,人類具有學習與成長的無限潛力。

擁有成長型思維的人能夠沉著應對挑戰,他們不怕犯錯或難堪,而是專注於成長的過程。他們對於失敗不害怕,因為他們知道從失敗和錯誤中學習,它們終將變為成功。

正如科研大數據所告訴我們的:如果一個孩子擁有成長型思維,這項優勢就可能消除最富有家庭與最貧窮家庭間的差距,因為成長型思維的孩子會越來越優秀。

1.jpg

 

從這個圖表中,我們還能看到一點,也許是我們平時常常忽略的,那就是二者在對待其他人的成功這點上還有不同:成長型思維的人會將別人的成功當做自己的靈感,而固定型思維的人則會將別人的成功當做是對於自己的威脅,於是就會引發巨大的不安全感以及脆弱感。

而這樣一種不安全感和脆弱感,常常會讓他選擇堵住耳朵,閉上眼睛,於是也就切斷了自我成長的渠道與途徑,讓整個情況變得更糟。

 

2)用「流量思維」代替「存量思維」

躺在書桌上的一堆油畫顏料,不會自動變成一幅美妙的油畫。一定是因為有了某種外界能量交換,比如,你拿起了畫筆,打開了顏料,開始畫畫,顏料才能變成油畫。

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說,只有在與外界交換能量之後,一個人才有可能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樣的人就是有著「流量」思維的人,相反則是「存量思維」。

什麼是「存量」思維者的典型行為?

相比在學習上給自己做出投資,他更願意把錢存起來,讓它產生利息;相比換個更適合更有前途的崗位或行業,他更願意繼續做現在這個安穩舒適的工作;相比將自己看到的好文章、好書推薦出去,他更願意悄悄的收藏起來;相比與那些優秀者深入交流,他更願意不讓別人知道自己的想法。

可惜,如此一來,熵增就會加劇,危機就會潛伏。按照「熵增定律」,熵是繁榮有序的反面。然而,從表面來看,繁榮有序卻是熵的隱性狀態。

因此,當我們看到繁榮有序的表象時,以為熵並不存在,但實際恰恰相反,熵正在暗中窺伺。它不是不存在了,它只是隱形了。

1975年,24歲年輕的柯達工程師史蒂夫·薩松發明了世界上第一台數位相機,當他把這項驚人的成果呈現給公司高層的時候,傲慢的管理層對這個只能拍100·100像素的奇怪機器嗤之以鼻—「沒有人願意在電視上看他們的照片」,彼時的柯達在膠片時代笑傲群雄。

30多年後,當柯達在2012申請破產保護的時候,當年的決策者們不會想到,敲響他們喪鐘的正是他們自己公司發明並雪藏起來的數位相機。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同樣的事情還發生在了摩托羅拉和諾基亞的身上。死守「存量」,蔑視「流量」,終會帶來「當下很好、未來很糟」的必然結果,而這個結果往往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就像清政府當年的」閉關鎖國「政策一樣。

2012年的時候,任正非有個非常重要的講話,叫做《華為的2012》。

聽起來他好像是在唱衰華,其實不然,他只是比較清醒地意識到華為作為一個企業,和所有其他企業一樣,始終有一個巨大的威脅存在著,它就是熵。所以,任正非認為只要華為存在一天,都必須得對抗熵增。

他對華為也是這樣做的:

在華為的研發上做出巨額投入,比如華為2017年在研發上的投入超過900億元的情況,研發投入占收入的近16%,這個研發的投入強度,可能比阿里和騰訊的研發投入總和都要大,更是超過了蘋果。過去10年累計投入研發2400億人民幣,華為也已連續多年都是全球專利申請第一名。

從1997年開始,華為就開始持續引進來自外部的管理經驗,包括IBM、埃森哲、波士頓諮詢等。他們陸續給華為提供了多方面的變革,使華為在管理創新、組織機構創新、流程變革方面不斷進步,奠定了華為成為一家全球化公司的根基。

這些,都是在用「流量思維」代替「存量思維」,作為一家國內知名公司,即使不做巨額科研投資,也可以既有「存量」為榮;然而,華為卻並不這麼想,它看到的是「流量」,是開放系統所需要的能量交換。

 

3)用「終身學習」代替「臨時學習」,用「終身探索」代替「不再探索」

有人,每天都在學習,不論是多還是少。有人,偶爾學習一次,看一本書要用七八個月。

前者,我稱之為「終身學習者」,後者,我稱之為「臨時學習者」。學習對於前者如同呼吸一般,對於後者則如同救急的膏藥,只在受到刺激或工作需要之時,才會想起。

對於「終身學習者」而言,他通過每天學習,將自己打造成了一個開放的系統,並且能夠產生複利效應。

對於「臨時學習者」而言,他是封閉的體系,無力對抗熵增,也無法產生複利效應。短期內自然看不出來,但是長期來看,二者卻有天壤之別。

很多人,在成年之後就不再探索了,他們停止了對於這個世界,以及對於自我的探索,他們只想走在那條早已明確的路上,按部就班的生活。但卻不知,根據熵增定律,熵的陰影早已緊隨其中,「中年危機」的到來也不過只是時間問題。

而那些「終身探索者」呢?

他們則很不同,他們對於這個世界、對自我、對他人,都始終有著濃烈的好奇之心,他們想要探索那些不懂的東西,想要解開那些難解的奧秘;不論是從一場電影、一次旅行、一本雜誌,還是一次對話,他們都能從中探索到新鮮的信息、知識或智慧。他們就像是一些敞著口的容器,在貪婪的吸取著來自於外部世界的一切。

所以,如果想將自己打造成「開放系統」,就需要做到至少三件事:

第一,用「成長型思維」代替「固定型思維」。

第二,用「流量思維」代替「存量思維」。

第三,用「終身學習」代替「臨時學習」,用「終身探索」代替「不再探索」。

 

2、遠離平衡態

遠離平衡態是「耗散結構」的第二個特點。

平衡態是指在沒有外界影響條件下,熱力學系統的各部分宏觀性質在長時間裡不發生變化的狀態。

「耗散結構」的提出者普利高津認為,非平衡是有序之源。

那我們該怎樣才能遠離平衡態呢?

1)從「舒適區」走進「學習區」,甚至「恐慌區」

「舒適區」是美國人NoelTichy提出的理論,圖裡的3個區可以表示為你想學習事物的等級:

2.jpg

最裡面一圈是「舒適區」,它代表的是對你來說沒有學習難度的知識或者習以為常的事務,自己可以處於非常舒適的心理狀態。

中間一圈是「學習區」,它代表的是那些對你來說有一定挑戰,因而感到不適,但是不至於太難受的工作、學習、思考。

而最外一圈則是「恐慌區」,它代表的是超出你能力範圍太多的事務或知識,心理感覺會嚴重不適,可能導致崩潰以致放棄學習。

在舒適區里,你能得心應手,因為每天都是處在熟悉的環境之中,做著自己在行的的事,和熟悉的人交際,甚至你就是這個領域的專家,對這個區域中的人和事感到非常舒適。

這就是暫時的「平衡態」,因為你無需過多努力就能使所有事物都達到一個相對平衡、比較舒適的狀態。

然而,不要忘了,平衡態正是熵最大的時候。

這時,你學到的東西很少,進步緩慢,缺乏挑戰和流動。這是一個看似平穩安逸,但卻危機重重的狀態,也就是「假性繁華」。

如果想要對抗人生熵增,按照耗散結構,你就須得遠離平衡態,也就是離開那個讓你感到非常舒適的區域,主動走向「學習區」,甚至是「恐慌區」。

亞馬遜CEO貝佐斯就是這樣做的,他將亞馬遜的自營電商業務擴展到AWS雲服務、FBA物流體系。而且,亞馬遜在做自營電商的時候,還大膽引入了第三方賣家,讓他們都在亞馬遜上開店,跟自己的自營店競爭。亞馬遜以網上賣書起家,但貝佐斯依然不甘心,開發出kindle閱讀器用電子書打敗自己的紙質書。

如果亞馬遜只是停留在自己看似非常強大的自營電商業務里,在一段時間內,它當然能夠獲得不錯的利潤,達到一種穩固的平衡態。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進,企業一定會越來越缺乏活力,缺乏創新,最終走向死亡。

正是因為貝佐斯非常清楚「熵」對於一個企業的嚴重危害,所以他在努力將亞馬遜每一次好不容易建立好的平衡感推倒,不斷把錢、把資源投入到新的領域;在企業內部創造各種形式的競爭。

也正因為此,亞馬遜創造了重量級的明星業務,貝佐斯也成為了全球首富,這就是遠離平衡態的巨大力量。

 

2)顛覆式成長

個人成長遵循的是S型曲線,在剛開始的時候,會有非常漫長的平坦狀態,而後則會如火箭般驟然升空,並最終在高位保持平穩。

但這還不是顛覆式成長。

顛覆式成長不僅是一次S型曲線的飛越,它是很多次的飛越,它要求我們在完成一次S型曲線的增長後,再進入到第二條S型曲線,重新來過,不斷顛覆自我。

2007年,IPOD占蘋果公司收入的50%以上,iTune占74%的市場份額。按理說這正是一個產品如日中天之時,正常人的思路肯定是要繼續做這個產品,用它好好賺錢。可賈伯斯倒好,他要親手顛覆掉這個已經大獲成功的產品。

於是,他又做了iPhone,到2012年的時候,iPhone已經占到了蘋果收入的58%,利潤占到了70%。這就是賈伯斯的「顛覆式成長」,他用自己做的iPhone顛覆掉了自己做的IPOD。他用一條新的S型曲線,顛覆掉了好不容易攀爬上去的S型曲線。

想要遠離平衡態也是如此,需要一次又一次的走在漫長的平路上,然後躍上巔峰,在好不容易躍上巔峰之後,又要開始第二條S型曲線,就這樣,不斷進行自我顛覆。

而這種自我顛覆之所以很難,是因為當我們一旦到達S型曲線的上方平台,惰性就會產生。這時,是某階段職業生涯的巔峰期,是某階段自我發展的巔峰期,是一個看起來非常不錯的狀態。然而,如果一旦在這個平衡態停滯,你便不再獲得成長與進步,最終的結局就是熵增加劇。

於我而言,在工作後至少做過幾次非常大的顛覆式成長。

從銷售部到市場部,後又從市場部到銷售部;從以前在職場工作,到現在的自主工作,每一次都是顛覆式的成長。

在每一次顛覆式成長的過程中,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的,每次都會遇到很多的困難和阻礙,以及隨之而來的孤獨感與恐懼感,但得到的收穫卻是非常巨大的,我的人生也隨之得到了極大的拓展。

那麼,現在就來總結一下,兩個遠離平衡態的方法:

第一,離開舒適區,走進學習區,甚至是恐慌區。

第二,顛覆式成長。

這就是物理學中的熵增定律帶給我們的人生底層邏輯 - 終其一生,我們都要對抗熵增,不然我們的生命力就會在默然中走向消亡。

而對抗熵增的方法就是:將自己打造成一個兼具「成長型思維」、「流量思維」、「終身學習、終身探索」、遠離舒適區、能夠持續顛覆式成長的耗散結構。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