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看病難不是醫生的錯

作為大醫院工作二十來年的醫生,病人看病的艱難,我的理解比很多人更深刻。 

每次門診,我剛走到門診護士站,一大幫人就圍住我,都在說:“楊教授,加個號吧!我掛了一兩個月您的號,都掛不到。”

他們說的是事實。除了特需門診外,我一個星期只看一次普通門診,只有 20 個號,每個號 20 元(一年多前是 5 元,後來升為了4 級專家,漲到這麼多)。  

很多想找我看病的人根本掛不到我的號。尤其是那些患心律失常,想找我做消融術的病人。我最遠的病人來自美國,國內新疆、青海、寧夏、廣西也不少見,更不用說雲貴川渝陝和西藏。

我不知道每週想掛我的號的人數和可以掛到的號數的具體比值。但我想,這個比值是很大的。正因為這樣,不管多累,只要週四晚上不飛到外地(經常要參加學術會議)或沒有加班手術,我就會給那些圍著我的人加號。  

但加號不是無限制的。想想從中午 1 點看到晚上 6 點半(門診是 4 點半結束,我幾乎都要拖堂),不上廁所,不休息,滿打滿算也就 300 來分鐘。加 30 個號,平均每人也就 6 分鐘。

這之中,有很複雜的反復暈厥的大爺;有很善於聊天囉嗦得不得了的大媽;有擔心手術風險,很有探索精神,要你把手術風險逐條解釋清楚的中小學教師;還有背景深厚,多人打招呼的不敢得罪的關係人士。6 分鐘,能把疾病看好,把後續的事情安排好,還要讓病人和家屬滿意,我是拼了我的“中命”的。

有人會問:為什麼不增加門診次數?這種人以為教授除了門診就在休息一樣。

實際上,除了門診,我還要手術(手術大多數都是十台十台的排,手術日幾乎沒有不加班的)、查房、會診、值班、上課。還要申請點課題,搞點像樣的研究,帶點學生,培養一些後進。週末則參加學術交流,講課或手術演示,去年一年,坐了 80 多趟飛機,連家都回不了。還說加門診?門診是加不了的。要加門診,那只有半夜了。  

只看 20 個號的門診,因為自己的好心,增加了一倍半的門診工作量,還是不夠。請問大家,這看病難,怎麼解決? 

正因為理解患者的看病難,這幾天是我的年假(過年我還要上班),本來該好好在家休息。但這週四的門診,我決定還是回來上。

其根本原因是想掙那 20 元一個的掛號費嗎?我只是在想,那些提前一月掛自己號的病人,如果自己不去上,他們怎麼辦?又要去搶號嗎?運氣好,搶得到的,是一月之後的了。搶不到的,又是什麼時候才能看呐?於是,只有把假期弄得支離破碎,趕回來上一個對自己毫無意義的門診。 

說了這麼多,其實不是只有我一個醫生這樣。和我同一天下午,在同一層樓看門診的醫生,如賀勇教授、張慶教授、楊健教授、林濤教授等等都很晚才下班。看病難看病貴是他們的錯嗎?不是的,他們都盡力了。看來,看病難,不是醫生的問題。醫生已經超負荷工作了。醫生已經不容易了。

 

2、看病難不是票販子的錯

看病難是票販子的問題嗎?

很多人第一感覺,絕對是。就是因為票販子把票給搞出來,然後高價倒賣給患者。增加了患者的負擔,導致病人掛不到號。這的確是事實,但這是表面的事實,而不是導致事實的本質。  

我們假設票販子抓住一個,正法一個。懾于法律的威嚴,無人敢做票販子。票販子絕跡了。協和、華西的門診大廳裏總是朗朗青天。  

於是有一天,華西的門診大廳,出現了一個來自攀枝花的嚴重心臟病患者。他患了室性心動過速,經當地醫生推薦來找我看病。他很樸實,一早就去排隊掛號,他掛得到號嗎?號在一個月前就被掛完了呀!大家會說,怎麼會這樣?也該放點號來排隊掛吧!好,每天放了 5 個號來現場掛。你以為這號就能掛到他身上嗎?  

一個號 20 元錢,對他這樣一家兩三個人(總有家人陪他來吧),坐上一天的火車,再在成都找家旅館住上幾天,再加上幾個人每天的吃穿用度,那 20 元一個的號,相比他的其他支出,幾乎就沒有成本。這沒有成本的 20 元,只有他一個人在爭嗎?不,它可能是數十個人在爭。提醒大家,爭這號的人不是票販子,都是真正的病人。  

只是這病人分了好些種類。

一類是很輕的,只是自己覺得非要找個專家看看才放心,他們也來自遠方,拼足了勁是要掛到這個號的。

有些是成都市的,號本來也不貴,也談不上不方便,叫個保姆或安排個侄兒來熬熬夜排排隊就有希望掛到這個號。

有些是住院部或門診的老病人,對醫院熟絡得很,早都找好了人(出點錢就是了)幫他排隊掛號。甚至還有人,本來就是掛號室某些工作人員的熟人或親戚(記住,他們也是真正的病人),早都把就診卡交給了這些工作人員,幫他們提前掛了號。

當然,還有一類,就是他這種,病最重,最應該掛我的號,最應該找我看。但在這所有的病人群中,他和他的家人爭掛號的戰鬥力,卻可能是最弱的。他和他愛人來自農村,他們不熟悉地形,他們不夠強壯,他們沒有門路,他們也不知道如何直接找到我(找到我也許就好了)。  

第一個星期,他們註定的結局,沒掛到我的號,只好掛了另外一個醫生的號。醫生很負責,給他好好看了,告訴他,你這患的是嚴重心臟病,而且有很嚴重的室性心動過速。這個病楊慶老師很有經驗,你還是得找他看。於是,新一輪的拼搏開始了。誰敢保證,這次的拼搏,他就能成功?  

在這時,在他要絕望的時候,有人說,我有一個楊慶教授的號,我家裏有事,來不及看了,轉給你吧!他是不是該感恩涕零?我想是的。

不過,沒完。這個給號的人說,我也不能白給你。你看吧!拿到這個號,我來坐了一天的汽車,住賓館住了兩三天,又熬了一個通宵,兩三頓都沒吃好。就算上誤工費,誤餐費以及出差補助費。我也不多要了,你就給個三五百吧!這攀枝花來的病人給不給?他一家人,在成都每多耽擱一天,其花費只會超過這個數。

表面上,他花 15 倍的價格買了這個號,看起來是冤大頭,實際算下來,他的支出成本顯著降低。他是傻瓜他才不買。當然,如果他來的第一周就這樣有人賣這個號給他,他就不至於在成都多呆一周,白白多花上數千元。  

這裏,賣號給他的人不是票販子,他也是病人,只是他是一個精明的不願虧本的病人。於是,另一種形式上的票販子回歸了。看看吧!這就是所謂加強管理的必然結果。

當一項資源是稀缺的時候,當所有人都想掙得這資源的時候,這種加強打擊票販子的管理是毫無意義的。  

在醫院管理上,無論你怎樣的管理、控制和制裁,你可以表面上管理住票販子,但你管不住這裏面蘊藏的價值和商機。這價值和商機被某些人發現並加以利用,並讓一些並無競爭力的人通過金錢能夠獲得看病的機會,從某種意義上救助了他們。這是荒謬的現實,但它確實存在。 

這荒謬就在於醫生價格體系被行政管理所壟斷,然後被票販子用另一種扭曲把它扭轉回來。這一荒謬的扭轉,醫生和患者沒有獲利,獲利的是黃牛(他有可能也是個打工仔)和後面的權力壟斷者。那些恨死票販子,甚至對我也大罵出口的人懂得這些道理嗎? 

所以,我說這是壟斷的錯。

 

3、打破壟斷,讓醫生自由定價  就能有大量的好醫生 

有人會問,壟斷就是要為老百姓提供一個看得起病的價格,這不是對的嗎?是的,看起來是對的,但你得到它的成本只是那個號的區區幾元數十元嗎?

這種壟斷,給大家的是一種幻想,一種以為那數十元一個有名醫生的號是唾手可得的。

結果只能是井中月,鏡中花。想想吧!任何行業(電信、交通),壟斷能提供低價格嗎?被迫的低價格可以,那必然是低品質。好醫生,好的醫療服務品質,不管何時都是稀缺資源,除非體制能培養出大量的好醫生。

可現在這種體制,像要培養出大量好醫生來嗎?醫生收入和地位不提高,連做醫生的人數都不夠,更遑論增加好醫生的數量。 

而打破壟斷,讓醫生自由定價,自主管理自己的病人,堅持一段時間,就能有大量的好醫生。不要擔心醫生自由定價會出現逆天的價格。一旦放開,醫生和醫生之間的競爭會很大。誰也不敢定一個讓自己作死的價格。而且競爭一起來,醫生願意多看病人。醫生自己也願意提高自己的技術和服務水準,這樣好醫生的供給會持續增加,價格自然會到合理水準。 

此外,價格起來,就再不會有那些病人,為了開一個月不變的處方,非要掛我的號(反正只有 20 元,他們也不心痛);也不會有那些病人,掛我的號,只是要我開一個病情證明;更不會有那些病人,掛我一個號,只是來看看我長得什麼樣。這樣,這些餘出來的號,多出來的資源,自然就會流到那些真正需要找我看病的病人身上。 

另外,醫生會加強效率管理。他們自己都會聘請自己的助理,醫生助理會和患者直接聯繫,有助於發現那些需要提前看,提前處理的病人,會更好救治更需要救治的患者。 

“金錢上的平等比權力上的平等進了一大步,要實現最終真正的平等,這一步終究是必須要邁出去的。”

 

4、思維請不要太簡單  

最後,對那些思維簡單,動輒要打要殺的人分享一下自己思想的成長經歷。

年輕時,痛恨小偷。有一次,憤怒至極也說過:凡是小偷,逮住了。就判死刑,我就不相信還會有小偷。

一位我尊重的長者聽到了,問我:小楊,小偷在這社會會不會完全消失?

我想了想,答:不能。

他又問:那不能完全杜絕小偷的情況下,偷一點東西就判死刑。那小偷偷東西的時候,被人發現了,會怎麼做?

我一下明白他的含義,小偷會殺人滅口。因為逮著就是死,絕不能被人認出來。看吧!看起來嚴酷卻有失公正的法律,殺掉的不只是小偷,還可能是被小偷偷的無辜的人。 

思維請不要太簡單。

當我做了 20 年醫生後,慢慢成長中更明白了,所有的政策的制定,不是嚴格就好,而是要公正。對病人如此,對醫生不也當如此嗎? 


羅輯思維 2016-02-04/楊慶

癡迷于行政壟斷的人,用馬克思的話回敬他們也許最合適。
來,抄一段馬克思——

“君主在任何時候都不得不服從經濟條件。
兵器從來不能向經濟條件發號施令。
無論是政治的立法還是市民的立法,都只是表明和記載經濟關係的要求而已。”

行政壟斷不只是惡,而且是笨。
行政壟斷不僅效率低下,而且貴得要死。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