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在台灣的時間,我都儘量花時間陪父母聊天,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不希望將來有遺憾。

如同以往,今天找老爸一同外出,剛好想到前一天的文章《人生憾事 未勇於追夢最扼腕》,於是駕駛座上我問他:「爸,你這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候是何時?」他想了想,回答說:「是你高四重考時,後來考上政大時。」我很驚訝,因為答案在我的意料之外。

時光拉回1991年,我還記得放榜那天當我告訴父親我考上政大時,他在房間抱著我歡欣狂跳,我會印象深刻的原因,是我的老爸是比較傳統的台灣人,情感的表達是很壓抑的,而從小到大我還沒看過他那麼『失態』過。

我一直覺得,這不會是他最快樂的事,所以我又問:「那你在台電升上股長、課長時呢?這應該才是你更快樂的事啊!」老爸回答:「那個都還好,本來就是該升了,反而沒有太大感覺,倒是那時覺得你再好也只能考上東海,最後竟考上政大時,非常高興(這倒是真的,當年像我這樣愛玩的二中重考學生能上政大,幾乎所有朋友都不相信)。」

在《人生憾事 未勇於追夢最扼腕》這篇文章有談到,有些人遺憾一生都沒有勇氣表達內心的情感,偏偏我覺得上一代的台灣人很多都是這種情形,而當他們說出來時,你才會知道原來他們愛你勝過自己。

父愛,是永遠還不完的恩。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