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3點,中亭街上的《珍維斯》服飾店。

「這件牛仔褲有打折嗎?」峰仔問,
「沒有,這是新品。」店員回答,

「你能按會員卡的九折優惠給我嗎?如果可以,我就帶。」峰仔說,
「不行,公司規定。」店員回答,

「但是東街口的《珍維斯》我過去都會給我九折耶!我實在不想再繞去那邊,我喜歡你們的服務,比較想在你們這邊買。」峰仔說,
「這樣啊……那好吧!我幫你按會員價處理吧。」。
(很多人在這裡會用威脅的語氣,如『你如果不給我九折,那我就去東街口的《珍維斯》買!』這種狀況下,反而往往會導致反效果。其實講話給對方留些顏面,是比較容易達成交易的)


褲子到了結帳的小妹的手上,她看了看我:「你也不欠這一折吧?何必這麼堅持呢?」
「欠!我午餐還沒吃呢!」峰仔回答。

小妹笑了笑,將牛仔褲打包好遞給我。


對我而言,省下的錢並沒有多少,但在生活中,我必須透過這種訓練,來強化自己『談判』的能力,很多事不碰,久了就會退步。所以殺價這件事,雖在財務上對我的意義不大,但在能力的訓練上,卻很重要。

對我意義更大的,其實是我影響了老婆。初識小羞時,她也不殺價的,後來我溝通多次後,她現在也慢慢養成殺價的習慣,今年在台中的《高×君皮膚診所》中,她跟高醫師拿到的保養品價格,連店內的美容師羅小姐都很驚訝,直說不知道價格還能這麼低。

而我相信,如果我和小羞都能時常殺價,那將來我們的小朋友,也會懂得要去學會談判,這樣他未来人生的競爭力就會比較好。這也是我先前所說,『一折』財務上對我的意義不大,但對能力的訓練(尤其是我後代的),卻很重要。


最後,二種狀況下峰仔是不殺價的。

一、辛苦的路邊攤
有些路邊攤感覺得出是很老實、很辛苦的人,這種狀況下,雖然能殺得下來,但我也不會去做,因為殺完後總有沉重的愧疚感,最後感覺是殺到自己。

二、朋友
我儘量不找朋友做生意,除了有時還會比較貴,朋友做的東西也不好意思要求。所以,我的觀念是,不然就不要找朋友做,不然就是找朋友做的話,就要完全信任,不殺價、不問責,除非你不想要這段友誼。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