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格基金投資的一家公司,被同是我們投資的另外一家公司挖走了一個關鍵高管。CEO痛失大將,非常鬱悶,非常憤怒,找我主持公道,要我去譴責那個挖角公司的CEO。

面對情緒有點失控的他,我想了想,跟他講了一個發生在真格基金幾乎相同的真實故事。

 

1

2013年4月,真格投資的M公司,用一千多萬美金(你沒有看錯)的條件,試圖從真格投資的Y公司挖一個CTO。

當時Y公司的創始人L剛剛創業不久,公司正處在百廢待興之中,而作為一位不懂技術的技術公司CEO,技術核心的離開對L是不可承受之重。但M公司千萬美元的開價實在驚天動地,任何人面對如此致命誘惑都會春風無力,欲拒還迎。

慌亂無奈之際,L給我打電話,要我出面說服M公司停止挖腳行為。面臨巨大危機的L跟我說:「如果CTO此刻離開,公司就會土崩瓦解,徐老師你必須幫我。」

 

2

放下電話我叫苦不迭,我意識到自己陷入了一個兩難困境。

L是我結識多年,個人關係和工作關係都非常深的一位朋友,我完全理解並同情L的處境。

但另一方面我對人才跳槽有自己的觀點。我的基本價值觀是尊重、倡導人才自由擇業。真格基金的口號就是「創業即自由」,如果創業公司不鼓勵人才來去自由,那它們自身人才從哪裡來?為自己職場利益最大化而選擇公司,是人才的權利和責任。我沒有理由、更沒有意願為了「公司利益」而阻止某人放棄他自己認定的「個人前途」。

但同時,Y公司又不是一般的真格被投企業——這是我最好的朋友、新東方與真格基金聯合創始人王強投入最多個人金錢,並寄託了最大人生夢想的公司(你也沒有看錯)。

無數公司邀請王強擔任董事,他都婉拒了,但唯獨主動「要求」擔任Y公司董事長,花費巨大心血深度介入公司的創建。Y公司是王強的「核心重點工程」。

如果Y公司因為CTO離開真的「土崩瓦解」,而我允許另外一家與我個人有重大利益而跟王強關係不大的M公司來Y公司釜底抽薪,我如何面對王強?

 

3

想來想去,為了老友王強,我想我可能將不得不違反我的信念介入此事了。打開電腦,我決定給M公司CEO寫一封勸阻信。

我記得,當時我是正好從紐約坐火車去波士頓,去跟那裡的留學生做回國創業演講。當時我的右眼剛剛動過手術還戴著眼罩,看上去像一個落魄的海盜。

在長達六個小時的車程中,我對著電腦寫了一遍又一遍,一封短短的郵件就是無法寫完——要我勸他人做一件違反我基本價值觀的事情,哪怕是為了維護我最珍愛朋友、最重要合伙人王強的利益,擅長操弄文字的我,卻無論如何無法自圓其說。

但是,如果不制止這件事,而Y公司真的因此崩盤的話,我還真無法面對當年因為我的「忽悠」而投資了Y公司的王強。

 

4

六個小時在半封郵件中溜走了。火車到了波士頓,手機忽然顯示王強來電,我接過電話,不等他開口就說:「Hi,王強,Y公司的事情,我正在協調……」

王強打斷了我:「小平,我是要跟你說說Y公司的事情,我覺得挺嚴重的。」

我心一沉,真不知道王強會說些什麼!

他接下來說的話,讓我終身難忘。我希望讀者也能夠銘記王強說的內容。

王強說:「我認為L因為M公司來挖人而陷入慌亂,並向你我提出阻止M公司挖人,是他作為創業者、CEO不成熟甚至不合格的表現。如果一家公司因為一個人的離開就土崩瓦解的話,這家公司還不如早點關門算了。」

「CEO的核心工作之一當然是招人和留人。但人才被你招募、留下,根本原因還在於他本人相信跟你幹符合他自己最大興趣和利益。所以即使我們想幫助公司留住人才,也只能從他根本利益和長遠利益角度來勸說他,而不該通過阻止給他更大利益的第三方來破壞人家的前程。」

「所以我已經告訴L,讓他不要慌亂,而是好好跟CTO深入長談一次。用最大的誠意、給出最大的利益、展現最大的魅力挽留他。但如果真的竭盡全力也留不住他,就應該讓他走,並祝他好運……」

「我跟L說,應對此次危機,是檢驗他個人領導力與公司凝聚力的一個試金石。留得住CTO,證明他厲害;留不住CTO但公司保持繼續成長,更證明他厲害。創業公司CEO就是在這樣的危機中成長並強大起來的。」

 

5

你可以想像聽到王強講這些話時我是多麼的激動和自豪。

2013年,正好是我跟王強在北大相識三十年。我們從北大到新東方,從新東方到真格基金,一路走來當然不是毫無爭執、永遠一團和氣。但王強那種深入骨髓、接近本能的堅持原則、堅守信條的為人做事方式,是我們一生事業與友誼、夢想與信任最強大的凝固劑。

王強接著說:「小平你千萬不要利用你和M公司CEO的關係干預此事。我們要幫助創業公司,尤其在他們遇到危機時,但絕不能做違反我們自身價值觀的事情。我相信L能夠順利接受這個挑戰,所以你既不要擔憂,也不要干預……放心做演講,多找幾位優秀創業者回來哈!」

我放下電話,心中對王強的想念與崇敬瞬間達到了史上最高潮。有這樣中國合伙人,真格基金要想不成為「世界最大的小基金」,不成為一代中國創業者最信賴的創業夥伴,那真是不可能啊!

 

6

現在我來揭開謎底吧:

那家挖角的M公司CEO就是聚美的陳歐。

2013年4月,聚美處在因為促銷造成的網路崩盤巨大危機中,陳歐對新CTO的需求達到火燒眉毛的境地。他要挖的Y公司CTO,其實是曾經在聚美干過技術總監的王曉光,臨危任命,他實在太需要曉光這位老部下回來救駕了。

而被挖角的Y公司,就是當時剛剛起步的一起作業;L,就是一起作業的CEO劉暢。

劉暢是我和王強在新東方的老部下。當時的一起作業用戶剛剛起飛,網路三天兩頭崩潰,劉暢真的不能沒有曉光!

挖角事件的結局是這樣的:

劉暢拿出渾身解數和王曉光徹夜長談,情感加責任,理想加股份,成功說服了曉光放棄聚美千萬美元的致命誘惑,留在了一起作業。

陳歐沒有得到王曉光,但得到了另外的CTO。一年後的2014年5月,陳歐率領聚美團隊在紐交所敲鐘上市。

同年年底,劉暢率領一起作業完成估值6億美元的一輪融資,世界兩大頂級PE淡馬錫和DST聯手投資一億美金,曉光的經濟收益超過了陳歐給他的數目。

曉光至今還在一起作業工作,擔任首席科學家,和劉暢他們一起,為打造「世界最大在線教育機構」這樣一個偉大夢想,努力工作著。

在漫長的人生道路中,我們會遇到很多挑戰和風浪。指引我們一路前進、永不迷失的,則是那盞價值觀的明燈。

 

7

聽我講完這個故事,被人挖角的創業者眼睛發亮,滿臉放光地說:「徐老師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謝謝你!拉手,再見!」

我看著他的背影,心裡想:沒出息的傢伙,你知道剛才我是多麼鄙視你嗎?但腦子裡不禁撥弄起如果他的公司上市,他能為我賺多少錢的計算器。

 

羅輯思維 2017-02-19/徐小平

好像是一句電影台詞——
「雖然危險是真實存在的。
但恐懼與否,則是你的選擇。」

世界,也許比我們想像的更險。
但是,選擇,比我們想像的更多。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