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世界財富分配再次逼近危機臨界點,首先爆炸的會是誰?

首先我們需要探討一下經濟發展不平衡、財富分配出現分裂這種情況,從政治制度和經濟制度兩個方面,到底會怎麼削弱經濟增長?

在我看來,人類發展的歷史概括起來,就是在做兩件事:一是創造財富,二是分配財富。經濟增長這套理論主要是解決人類怎麼去創造財富;政治體系負責分配財富。

我們經常把政治上的自由與民主的概念並列,其實如果我們仔細從邏輯上分析的話,這兩個概念是相互矛盾的。什麼叫自由?自由的經濟制度和政治制度,講的是我在市場經濟中間,我的一切行為完全是由我自己來做主,不要任何政府的干預,不要任何東西的限制。

所以在純粹的絕對自由的制度之下,經濟發展的必然趨勢,就是貧富分化。這是無可避免的事,越自由的制度,導致貧富分化的問題就越嚴重。所以如果我們強調自由,那麼最後看到的就是社會的兩極分化,這是無可避免的。

民主制度是強調的另外一個方面,強調的是少數服從多數。如果大家一人一票的話,那麼大多數人的意志將壓倒少數人。在強調民主的社會制度和經濟制度之下,發展的必然趨勢就是均貧富。

 

所以我們了解這一點之後,你會看到很有意思,就是民主和自由這兩種制度本身是內在矛盾的。比如說冷戰時期,美國和西方是強調我們是自由國家,它重點強調自由。但是前蘇聯包括民主德國這些國家,它強調的是民主。換句話說,東德為什麼叫民主德國?他們打了標籤,口號就是我們是民主國家。很有意思。

我們現在很多人可能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在冷戰時期,社會主義國家用的標籤是民主,而資本主義國家用的標籤是自由,而兩者之間是天然存在邏輯矛盾。怎麼來解決這個矛盾?比如說美國的憲法制度,它確定的原則,實際上是一種少數服從多數,但是多數人的意志在某種意義上也不能壓倒少數人。他搞的是一個平衡,就是選舉制度。

你如果看美國的選舉制度,你會發現,他為什麼要搞選舉人團這個制度?這個制度就是要保證少數人的利益不會被多數人所踐踏。因為美國這些建國者認為,真正純粹的民主制度,最終一定會導致暴民政治,會導致多數壓倒少數人的利益,使他們的財富分配出現不公。

那麼在美國這樣的制度之下,你會看到隨著經濟的發展,也出現了一個民主和自由之間的天然矛盾,也就是到底這個國家要走向什麼方向?在財富分配上到底應該怎麼來合理進行分配?其實這個問題在美國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很多次的反覆。比如說,當美國這樣的國家財富分配不平衡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國家的經濟,包括政治體系都會面臨重大的衝擊和動蕩。如果我們從歷史經驗來看的話,財富分配惡化到一定程度,它就必然會導致經濟危機和政治上的動亂。

我在《貨幣戰爭5》裡面240頁上有一幅圖,描述的就是美國20世紀出現的兩次財富的重大分配不公。一次是1927年,財富分配不公達到了一個頂峰,我們知道接下來接下來就是30年代大蕭條。在這次財富分配不公中,這個比例達到一個什麼比例呢?因為我們在談到財富分配的問題,一定要涉及到一個定量分析的問題。這種分配我們可以用10%的最高收入人群和90%的其他階級之間的比例來進行測算。

1518391539856.jpg

 

那麼在1927年,美國的10%的最高收入者拿走了國民收入的50%。然後你會看到,緊接著就是1929年的股票大崩盤,包括30年代的美國經濟嚴重衰退,也包括世界經濟嚴重衰退。這就說明一個問題,就是10%的富人拿到50%的國民收入,這意味著90%人得到的收入就不足了,所以他們在經濟活動中的消費能力和經濟活動的各種潛力都受到了壓制。

這就會導致你雖然生產率在提升,但是生產出來東西別人買不起,就會導致經濟上出現嚴重的資源配置的不合理,久而久之會導致工廠大規模投資收不回來。因為你在市場上無法進行有效銷售,然後就會出現銀行的爛帳,然後就會出現工廠的倒閉,然後解僱工人,然後股票市場崩盤、銀行破產等等一系列連鎖反應,最後會導致經濟上的嚴重衰退。

在30年代大蕭條之後,我們看到這個圖形在30年代之後,美國的貧富分化出現了一個大幅的回調。也就是這種分配製度不合理到一定程度導致危機之後,會自動修正,結果是10%的比較富有的人拿走了國民收入的30%~35%,這使得整個經濟重新獲得了一種平衡。

我們從這張圖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美國從30年代大蕭條一直到80年代初期,基本上有40多年的經濟是處在一種10%的富人拿走35%國民收入的狀態。這40年正好是美國經濟的全盛期,就是二戰爆發一直到80年代初,美國成了世界老大,美國在二戰中獲得了勝利,主導了全球的政治和經濟體系,而且帶來了戰後40年的繁榮。

從這個經驗中我們可以得到一個結論,一個國家最具創造力的10%的人,應該承認他們確實是聰明勤奮,或者有一些先天的優勢,比如說家庭背景等等,這些人在經濟發展中獲得了一種比較明顯的優勢,這是正常的,也是合理的。

但是這些人應該拿走國民收入這個大蛋糕中的百分之多少?這是有學問的。假如這些聰明人能幹的人,家庭有背景的人,拿走這個大蛋糕50%。這個社會體系、經濟體系是無法保證平衡的,一定會出現問題的。但是如果這些人拿30%到35%,這個比例卻是合理的,而且是可以持續的。這反映了多勞多得的重要原則。聰明人勤奮肯干,發明創造能力很強,他多拿一些,蛋糕多分一些這是合理的也是應該的,但是不能夠超過50%。

 

我們以前在探討財富分配的時候,沒有在數量分析這個層次之上,所以大家都覺得財富分配不合理,那什麼叫不合理?不合理的極限在哪裡?到了什麼樣的不合理程度就會誘發危機?從這個30年代大蕭條的經驗,我們得到了第一個準確的概念:10%的富有的人拿走國民收入50%,這就是危機的臨界點。

如果我們看2008年金融危機,也會看到同樣的規律。2007年再次出現了跟1927年類似的規律。80年代之后里根搞改革,簡政放權,包括削減政府的監管,使得財富分配又一次出現了惡化。這個曲線不斷上升,到2007年、2008年的時候,再次達到了50%這個臨界點。緊接著我們知道就是21世紀的大衰退。這次金融危機再次驗證了這個規律:當90%的人的財富收入趕不上10%這些最高收入者的時候,經濟就會不穩定,社會就會出亂子。

我們現在看國際救援組織發布是這個新數據,情況實際上比2008年的時候更加惡化了,或者更加嚴重了。現在的貧富分化應該說是有記錄以來最嚴重的。這說明一個問題,就是在金融危機之後,各國所謂的深入的政治改革,深入的經濟改革,你無論談什麼改革,最後落到實處,都是要調整財富分配的比例。而現在財富分配的比例在各國都可以說是處在一種微妙的逼近臨界值的狀態。

比如說在美國, 2017年10%的富人拿走了國民收入的49%。最高的是中東這些海灣國家,貧富分化的比例達到60%以上。所以中東那個地方為什麼老出亂子?根本原因是財富分配不均勻,導致了社會內部的分裂,離心力太大,稍微有人一挑撥,它沾火就著。

中國現在大概是10%的人拿走41%的國民收入,這個比例在我看來就是處在黃燈區。因為在中國,貧富分化主要體現在城鄉貧富分化,我們所說的中國中產階級,主要是城市人口,北上廣深,各大省會城市,這些人的收入水平遠遠高於農村地區的農民,包括農民工。

它是由於二元的社會機制,造成了嚴重的貧富分化。但是41%跟美國相比,還不算特別的高,還不算特別嚴重。但是照這個發展趨勢,如果我們進一步逼近50%的話,那遲早也會出類似的問題。希望我們現在的各種深刻的改革,最後能夠逆轉這個趨勢。

優酷鴻觀 2018-02-05/宋鴻兵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