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民主投票,他們不允許醫護人員回家

經開區第二大街46 號院小區,有兩名醫護人員居住在這裡,一個在附屬五院上班,一個在醫療機構上班,他們湊錢在這個小區1-1-8 西戶合租了一套房子。

他們在醫院上班這件事被人發現後,在業主群裡引起了軒然大波。

有人在業主群裡發起“民主投票”,要求全部業主表決,是否允許這兩名醫護人員回小區。 

話音剛落,就有業主表示,這兩人在醫院工作,接觸各類病人,會對鄰居帶來風險,堅決不能讓入住。 

這麼奇葩的理由,居然得到了業主群的一致同意……

在非常民主的票決下,這個小區的業主,集體拒絕在前線為他們奮戰的一線醫護人員回家,而且是回到自己花血汗錢合租的房子裡。 

又沒讓你出錢付房租,你憑什麼不讓別人回家。

這是民主之恥,是自香港鬧劇以來,最離譜的一次民主荒誕劇。

醫護人員有嚴格的防護措施和消毒措施,絕對不會帶病毒回家,否則第一個感染的就是他們自己,而不是鄰居。

但這件事的關鍵,並不是醫護人員是否攜帶病毒,而是這群業主,憑什麼禁止醫護人員回家。

這件事,是小區業主,用一人一票,最民主的方式表決出來的,而且是一致同意,碾壓式勝利,代表了小區的絕對民意。

但這種做法真的合理麼?

因為醫護人員在前線奮戰,可能攜帶病毒,就禁止他們回家?你對得起在前線冒著生命危險,受苦受難的醫護人員麼? 

你覺得這是民意?這代表民主?讓這些英雄流血又流淚?

這是典型的民主暴政。 

 

民主暴政
如果中國是純民主國家,那我現在提一個議案,馬雲和馬化騰總共有4000 億財富,我們把他倆的錢給分了,10 億人來分,每個人可以分400 塊。

這個議案明顯是扯淡,對社會造成的損害不可估量,也不創造任何額外財富。

但這樣的提議,會得到大多數人的讚同,支持的人會比反對的人要多很多,沒有人會拒絕憑空得來的400塊。

如果再多弄幾十個富豪,把每個人分的錢從400提升到4000,那支持的人會更多。

只要你同意把那些吸血鬼大富豪的錢沒收,我可以白送你4000塊,你還不趕緊來投票。

這就是典型的多數人暴政,比昏君的暴政還要可怕。

更可怕的是,這種類似的提案不僅存在,而且廣泛分佈。西方很多政治家都是靠喊增加全民福利的口號上台的,誰無腦給民眾發錢誰上台。

這和上面的議案有什麼區別麼?

最後福利越發越多,整個國家停滯了,陷入了高福利陷阱。

如果在二戰時期,佔德國大部分人口的雅利安人舉行全民表決,投票決定是否要處死全國的猶太人。

根據當時被引導的民意,結局毫無疑問的是要處死所有的猶太人。

德國人全民投票,來處死德國管轄境內的所有猶太人,有問題麼?沒問題吧。

但這麼做,你覺得合理麼?你不覺得很荒謬麼?

這就是多數人的民主暴政。 

 

民主制的利弊
專制可能會帶來暴政,民主同樣也會帶來暴政,他們各有利弊。

到底是專制好還是民主好,這個問題其實爭論了幾千年。

民主並不是什麼新發明,公元前6世紀,古雅典發明了“公民大會”,廢除貴族制,由全體公民投票表決來決定國家事務。

婦女、兒童、奴隸等不享有公民權利,所以古雅典的民主制,實質上是奴隸主民主制,只有奴隸主才算公民。

即便如此,古雅典也體現了民主優越的一面,整個雅典充滿了思辨性,解放思想後,各種觀點激烈碰撞,誕生了大量的知識和文化,成為了整個歐洲的文化之源。

優點有,但缺點也有,而且很明顯。

大多數擁有投票權的公民,政治素養幾乎為零,也沒有受過相關的政治培訓,和從小訓練的王子相比,政治能力差的太遠。

這直接導致在雅典“雄辯家”橫行,這些雄辯家利用各種短期利益,和真假難辨的消息,誘使公民大會按自己的意願進行表決,頻繁出現多數人的暴政。

鼎鼎大名的蘇格拉底,是雅典最有智慧的人,是歐洲古文化中的絕對泰斗。

這樣的國之瑰寶,被公民大會以腐化青年的罪名,全民表決給處死了……

柏拉圖曾言:『雅典人殺死了他們之中最高貴的那個人。』

在著名的伯羅奔尼撒戰爭中,雅典最高軍事指揮官伯利克里採用堅壁清野、避其鋒芒的戰略抵抗斯巴達勇士。

但伯利克里的政敵,「雄辯家」克里昂,以怯戰、畏戰的名義,煽動公民大會,通過全民公決,逮捕伯利克里,撤銷其職務。

速戰速決多好啊,伯利克里這麼搞,太浪費軍費了,這點錢省下來給大家減免稅收多好。

最後,雅典先後被斯巴達和馬其頓擊敗,全國淪陷,變成了馬其頓帝國的屬地,所有人都成了奴隸。

專制的馬其頓帝國和斯巴達,都先後擊敗了民主制的雅典。

富而不強,華而不實的雅典民主制度,迅速被歐洲所拋棄,在未來的2000多年裡,民主制絕跡,整個歐洲都推行皇帝專制。

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其決勝戰役,依然被人稱之為『皇帝戰役』,因為當時的歐洲列強,絕大部分都是皇帝制。

一戰後,德皇退位,俄皇被推翻,民主浪潮席捲歐洲,帝制才算徹底終結。

中國1911年推翻帝制,俄國和德國直到1917-1918年才推翻帝制。

所以帝制,並不是中國貧困落後的原因,清朝皇帝的傲慢和無知才是。 

 

專制和民主的優劣

柏拉圖說,民主是" 其次壞" 的制度。

意思就是,民主絕對不會是最壞的製度,但它永遠只會比最壞的製度好一點,所以是"其次壞"。

民主只能保證自己不會是最壞的製度,但代價是自己永遠無法成為最好的製度。

而專制,具有很大的偶然性,遇到明君,它是最好的製度,遇到昏君,它是最壞的製度。

專制不是最好的選擇,但民主也不是。

為了防治多數人暴政,現代的民主制在雅典古民主制的基礎上進行了改進。

密爾的《論自由》和孟德斯鳩的《論法的精神》,給與了民主制以極大的限制。

改良過的民主制,明確規定多數人不能剝奪少數人的自由和各種權利。

這已經不再是純粹的民主,只能算一個受限版的民主制。

這種規定,的確避免了多數人暴政的發生,但同時也導致民主制成為了大資本家的聖地。

前1%的人,巧妙利用這“少數人的自由”,通過種種手段來影響選票,事實上統治這個社會,聚斂了天量財富,是西方民主制度的頑疾。

西方的民主制,實際上是少數人的民主制,富豪在事實上享受大量特權,擁有極大的影響力。而緩和的社會矛盾,也保護了他們的財產和安全。

縱觀全世界,所有的發達國家全部是民主制國家。

但縱觀所有的發達國家,他們成為發達國家都是在非民主制時期。

西方的民主制歷史,至今不過百年,而他們在數百年前,就已經是世界強國。

截至目前為止,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發展中國家,能夠憑民主制,上升為發達國家。

被強行“民主化”的發展中國家,都過的很慘,沒有例外。

其實我們可以得出這麼一個結論,只有你成為了發達國家,你才有資格過民主制。

而不是你成了民主制國家,就有資格過發達國家的生活。

民主制的本質,是犧牲效率和發展,來緩和尖銳的社會矛盾。

民主和專制到底哪個好,清末的中國爭辯了幾十年,也沒爭出個結果,因為理論上大家都有問題,都不完美。

到最後,這場爭論是在戰場上結束的,用拳頭說話,採用民主集中制的新中國,最終獲勝。

中國目前的製度,既不是純粹的帝位專制,也不是純粹的西方民主,民主集中製這個稱呼,其實很準確。

但不管是軍事上還是經濟上,我們都創造了世界奇蹟。

既然理論上爭不出個高低,那用成績說話,純粹的民主和專制,都不適合中國。

全民投票不允許醫護人員回小區這樣的民主鬧劇,真的是一個活脫脫的社會實驗,其實戳破了很多謊言。

【出處】遠方青木 2020-02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