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有一個成語,你的老師一定特別愛教你,叫做“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你要理解老師們鍾愛這個詞,因為校長也經常用這個詞兒教育他們。

我們的社會,就像武俠小說裏的江湖,說話做事,都是要講規矩、有尺度的。然而這種尺度不是唯一的,而是大致有兩條。

第一條,叫做公開場合裏的尺度,我簡稱“公度”。

比如金庸江湖裏,大家在公開場合說話做事的尺度是什麼?不妨看看武林大會。凡是在武林大會裏絕不能做、絕不能提的事,大致就是江湖上的“公度”了。

隨便舉上幾條,例如一是不能搞群毆。《倚天屠龍記》裏,少林寺舉辦殺獅比武大會,寺裏的老和尚宣佈規矩,第一條就是“咱們講究的是單打獨鬥,說到倚多為勝,武林中沒聽說有這個規矩”。

可見公開場合搞群毆,就算是突破了“公度”的底線,就要遭人鄙視。

二是不能搞偷襲。老和尚說的規矩之二——“有些朋友喜歡在暗器上加些毒藥毒水,那也無法禁止;但若旁人偷襲,卻是壞了大會的規矩,大夥兒須得群起而攻之。”意思很明白——在暗器上抹毒藥,幾乎已接近“公度”的底線了,但仍勉強可以接受;但要是背後打黑槍,那就是突破了底線,要變成人民公敵。

第二條,叫做私下場合的尺度,我簡稱“私度”。

江湖上的“私度”,要比“公度”低好多。電影《鹿鼎記》裏面,陳近南主持開大會,慷慨激昂地對大夥說:“反清複明!”然後把韋小寶拉到房間裏:“小寶,你是個聰明人,‘反清複明’只不過是個口號,清朝搶走我們的銀兩跟女人,所以我們要反清。”

你看,從“公度”到“私度”,就是“國家大義”與“錢和女人”的區別。但是請注意,陳近南也只說“搶女人”,沒有說什麼SM、多P之類。這說明就算是在私下場合,你也不能和徒弟講太過低級的事情,不然就是突破了私度、逾越了底線,是庸俗和無聊的。

那麼,在我們生活的這個花花世界,“公度”和“私度”又分別在哪里呢?

很簡單,“公度”大致就是你的電視螢屏;而“私度”就是你的電腦硬碟。

前者決定了當你老中青幼四代同堂時最壞可以看點什麼;後者決定了你一個人或兩口子晚上躲家裏時最壞可以看點什麼。簡單地說,前者就是武媚娘,後者就是武藤蘭。

通過前者,我們大致能知道,現在我們的“公度”極限是在鎖骨以下1到2釐米處;而通過武藤蘭,我們大致知道,我們的私度位置是在……敏感詞敏感詞敏感詞。

“公度”和“私度”當然差別很大。你在硬碟裏存一些女朋友,基本已經沒人會覺得你變態,這個社會的“私度”已經默許你幹這種事兒了。如果一個姑娘單純因為小夥的一塊硬碟而鬧分手,我們不太會覺得小夥有問題,反而會說姑娘有問題。

但是如果把這些硬碟裏的東西搬到螢屏上去一通放,大家就會抓狂,會發瘋,會覺得世界淩亂了,這就是“公度”和“私度”的區別。

我們經常要在“公度”和“私度”之間切換。一個人公開說他的興趣是波多爾斯基,私下的興趣其實是波多野結衣,我們不會覺得他是臭流氓。許多在公開場合衣冠楚楚、談吐不凡的傢伙,儘管我們猜測他們多半私下也說髒話、酗酒、在枕上有些特殊小愛好,但我們從不因為這種聯想而就對他們心生嫌惡。

“私度”的水位雖然低,但仍然也是有底線的。比如說,即便是你的私人硬碟,也不要存些殺貓虐狗、暴力血腥、反人類的東西,不然你照樣會被鄙視,甚至被當做人渣惡棍。

我非常贊成把“公度”的標準提高一點。比如武媚娘傳奇,切到鎖骨、切到喉結、切到下巴都好,反正範冰冰的下巴本來就嫌長。

說實話,一部歷史題材的劇,想靠大胸就讓我喜歡,那是非常非常難的。何況螢屏上姑娘雖然美,又不是老婆情人女朋友,看多了除了得青光眼,又有什麼用呢。

然而,“公度”不論高和低,最好是穩定一點,讓我們一看就知道水位究竟在哪。如果它忽深忽淺、忽東忽西、厚此薄彼、發羊角風,我們就會很抓狂、很淩亂。

讀多了武打小說,我發現世上有兩種最可怕的東西:

一種是連硬碟都測不出來的人性。一般來說,看一個人道德的底線,就看他的私人硬碟。最恐怖的人就是那些連私人硬碟裏都是五講四美三熱愛、一首悅耳的音樂都沒有、讓人窺探不到深度的人。比如岳不群先生,他那個時代沒有硬碟,他的老婆、閨女、徒弟就是他的私人硬碟。他卻裝逼裝到連同床共枕幾十年的老婆都不知道底線,多麼可怕。

另一種就是連螢屏都測不出來的公德。它神秘莫測,讓你搞不懂是怎麼回事。比如很多年前本來可以的,現在忽然又不可以了;比如它不曾公開說不可以的,但卻事實上不可以了;比如它極力防範給孩看黃色的,卻拼命地放鼓吹暴力的;比如它非常不能容忍色情,但卻可以容忍謊言,等等。

再作一點過度解讀,我們會發現:武打小說裏,凡是那些在身份上、法統上不太自信的,就往往只好在道德上找自信。

例如岳不群,面對咄咄逼人的左冷禪,他想爭五嶽劍派掌門,但什麼優勢都沒有,所以他就特別喜歡講道德優勢,把自己打扮成眼裏容不得沙子的清教徒。

而在道德的選題框裏,最好下手的項目就是管女人。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越極端的傢伙就越喜歡管女人,一群大老爺們整天一門心思和女人的幾件衣服過不去。

這種管法,有一些壞處,也有一些好處,但它的一切努力骨子裏都是為了表明:其他方面我也許不咋樣,但起碼我們把蕩婦管住了呀!

 

《羅輯》

關於道理,我堅信要分清以下幾項:

1、“局部的道理”和“普世的道理”。

2、“自己的嚮往的道理”和“自己能做到的道理”。

3、“聽來且認可的道理”和“篤信並躬行的道理”。

4、“希望別人相信的道理”和“自己知道就好的道理”。

我自己的成長過程,基本就是逐漸明白以上幾條的過程。

 

羅輯思維  2015-02-13/六神磊磊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