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太陽巨人取經--弗萊堡的成就
20 萬鎮民做綠能巨人,太陽光電城 再生能源希望 

三月初春時分,拜訪德國南方小鎮弗萊堡Freiburg)。

坐在計程車上,一輛腳踏車忽然從人行道衝出來要穿越馬路,司機嚇一跳,急忙踩煞車,讓腳踏車先行。煞車聲過大也驚動腳踏車主,但他笑了笑就轉回身去。此時司機唸唸有詞,一旁的德國翻譯馬上笑說,「弗萊堡真是腳踏車的天堂,騎車的人根本不遵守交通規則,以為騎腳踏車就能橫衝直撞。」

第一天到弗萊堡,就見識到難得一見的腳踏車天堂。

為了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弗萊堡政府鼓勵民眾以腳踏車代步,因此行人與腳踏車騎士最受尊重,各路汽車看到他們都要退讓三分。

弗萊堡位於德、法、瑞邊境交界口,建城於 1091 年,至今有 900 多年歷史。期間曾被法國及奧地利統治過,後再回歸德國。長期以來就是黑森林旁的幽靜小鎮,具有河谷、丘陵等多變的地理環境,加上氣候宜人,盛產葡萄,因此也是德國著名酒鄉之一。

地處歐洲大陸的中心,弗萊堡大半時間過著恬靜的日子。不過,在二次世界大戰時,市區遭受猛烈轟炸,八成的建築被炸損,但這卻沒炸毀這座古城強勁的生命力。


1500 個參訪團擠進永續之都
比起德國其他大城市,如法蘭克福、漢堡或柏林等動輒百萬人口,弗萊堡 20 萬人口只能算小鎮。且它位在西南方,過去在德國歷史上也不是太重要,台灣旅遊團根本不可能會到這個偏僻的小鎮觀光,因為沒有太雄偉的教堂及城堡可參觀。

但弗萊堡這個小鎮,卻是全德國太陽能應用最發達、最普及的地方。

截至去年底,弗萊堡太陽光電板鋪設面積已達 1 萬 1000 平方公尺,總鋪設量達到 7300 kWp(kWp,峰瓩;每峰瓩可輸出 1 瓩電力之太陽電池容量)。

相較於面積大弗萊堡 235 倍的台灣,至今年 2 月止,只裝設了 1350 kWp 的太陽光電系統容量,還不及弗萊堡太陽能裝置容量的 1∕5。

小小的弗萊堡,平均每位居民擁有 36.7kWp 的太陽光能容量,不僅是全德之冠,更在全球名列前茅。

早在 1992 年,弗萊堡即獲得全德國環保及永續城市之首,2004 年再度獲得德國「永續之都」。在德國,它的地位一點也不較首都柏林或大都會法蘭克福來的遜色。

「我們雖不起眼,但在太陽能應用上,我們卻是巨人,」生於斯、長於斯,現任弗萊堡市政府環保局局長的霍納博士(Dieter Worner)說。

弗萊堡在太陽能應用上不只是德國巨人,甚至可說是全球佼佼者。連太陽能應用十分先進的日本,從 1992 年以來,已有 1500 個參訪團體到弗萊堡觀摩。近年來中國大陸及韓國,甚至台灣工研院也組團參訪了四、五趟,顯見弗萊堡在全球太陽能業者心中的地位。


捍衛非核家園,引進太陽能
到底這個在歷史、文化與地理上,都不具顯著地位的德國小鎮,為何能成為世界太陽能首都?正吸引世界各國絡繹不絕前去尋找答案。

很多人說弗萊堡得天獨厚,一年擁有 1800 個小時的日照時間,比德國北部的漢堡多了 200 多小時日照,才能成為太陽能之都;但其實,弗萊堡日照比起於台灣南部的 2200 小時還要少。

因此日照長應該不是全部的原因。「充足的陽光只是基本條件,更重要的是,這裡的人民願意捨棄核能、石化能源的勇氣,才是弗萊堡領先的原因,」歐洲最大太陽能研究機構Fraunhofer位在弗萊堡的太陽能研究中心(ISE)公關經理施奈德(Karin Schneider)說。

「其實弗萊堡發展成為太陽能城市的源頭,是從反核開始的,」施奈德分析。

當地人民早在 1970 年代初就有了反核意識。當時邦政府計畫在距離弗萊堡30公里的Wyhl地方興建一座核能發電廠。弗萊堡民眾得知後,立即展開一連串的抗議、反核運動。

「正在弗萊堡念大學、被譽為太陽能建築大師的迪許(Rolf Disch),也是在當時參加了這場反核運動,促成他日後走上太陽能建築及綠建築的不歸路,」Rolf Disch 建築事務所行銷經理高斯(Boris Kauth)說。

迪許隨後投入太陽光電應用在建築上,如在 1995 年率先建造了追日旋轉太陽能屋,轟動建築業界,也吸引了全球各地一陣朝聖熱潮。而後他再創新興建太陽能船(Sonnenschiff),更奠定了他在太陽能建築業界的地位。


再生能源共識,引發聚落效應
1970 年代約有 2 萬 5000 餘位居民參與這項反核大作戰,經過五年的爭取,1975 年政府放棄在此興建核能電廠。反核人士大為振奮,也奠定了弗萊堡走向再生能源的社會共識基礎。

「我認為弗萊堡進階到太陽能應用之都有三階段。第一是 1970 年代初的石油危機,讓大家都體驗到石油是有限的。其次是反核成功後,弗萊堡人民積極尋找替代能源。第三是民眾願意嘗試分散式的再生能源供應方式,」弗萊堡副市長吉達.史達契(Gerda Stuchlik)在弗萊堡太陽能導覽手冊(Freiburg Solar Energy Guide)中提到。

德國著名的環保政黨綠黨(Green Party),在德國國會席次中占不到一成,但在弗萊堡人民中有 20% 是綠黨黨員。弗萊堡市長沙羅蒙(Dieter Saloman)更是全德僅有的兩位綠黨籍市長之一,當初獲得六成的選民支持,顯示弗萊堡居民普遍環保意識高於全德。

當年成功阻擋核能電廠興建後,弗萊堡逐漸崛起多個環保生態聯盟,1994 年更吸引全球最大的國際太陽能協會(ISES)來此設立總部,為弗萊堡太陽能應用打了一劑強心針。

德國最大的太陽能研究機構 Fraunhofer Institute For Solar Energy System(ISE)也在1981年落腳弗萊堡,它也是全歐洲最大的太陽能研究中心。

ISE 公關經理施奈德說,ISE 聚集了500名研究人員,其中擁有博士學位的就超過 150 名,研究人員密切與大學及產業界合作,共同投入大陽能應用的研發。


利多政策催生太陽能社區
政策也是把弗萊堡推向太陽能首都的重要推手。1986 年蘇聯車諾比事件後,弗萊堡市議會投票通過新能源政策,決定以新技術開發來取得再生能源,替代長期依賴的石化及核子能源。

環保局長霍納就說,「我們早在 1996 年就決定,2010 年全城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要比 1992 年減少 25%。」要達到此目標就是減少使用石化能源,大量採用再生能源。目前弗萊堡再生能源只占全市 4% 的比重,市政府已訂出到 2010 年時,達到 10% 目標,太陽能無疑是推廣新能源重點項目之一。

在弗萊堡,任何居民想在屋頂上加裝太陽能光電板,除了可獲得 10 年或 20 年不等的 3% 到 4% 低息貸款補助設備與施工成本,更可獲得 20 年保證收購太陽光電的優惠電價措施。

因為民眾認同,加上政府提供誘因鼓勵,不僅愈來愈多住家裝上太陽能板,甚至太陽能社區還一個個冒出來。

在市政府協助下,《遠見》記者參觀最新完工的太陽能社區「史萊堡社區 Schlierberg Solar Estate」,這是由名建築師迪許所親自操刀設計。

Rolf Disch 建築事務所行銷經理高斯向記者解說,社區裡的 60 棟透天屋全部是正能源屋(plus energy houses),就是房屋產生的能源遠比所需要消耗的還多。一眼望去,每棟住宅屋頂都是滿滿的太陽能光電板。

這種以太陽能光電板做為屋頂的建材,免去一般屋瓦上再加裝太陽能板的設計,一體成形,太陽光電板能擋風擋雨,更可抵抗大雪冰雹,而且保固 25 年!


蓋棟能賺錢的房子,節流開源
在太陽能社區內,平均每間房屋可藉著屋頂上的 4kWp 到 8kWp 容量的太陽光電板,產出高於每棟房屋所需能量的 1∕2 到 3∕4 以上,多出來的電量還可賣給電力公司。

德國政府為鼓勵再生能源應用,在 1991 年即規定電力公司有義務收購當地所有運用再生能源所產生的電力,收購價格還高於平均電價的 90%。

太陽能電力賣價,每 1kW∕h( 瓩∕小時)可賣約 0.457 歐元(約新台幣 20 元)而向電力公司買電,則約只要 0.12 歐元(約新台幣5元),價差達三倍。

以 Schlierberg 太陽能社區為例,平均每戶每年賣電收入可達 5000 歐元,投資設備只要 8 到 10 年,即可回本、賺錢。在有利可圖的情況下,家家戶戶裝設太陽能光電板的意願就大增了。

當然這種「能賺錢的房子」也不便宜,每戶有 140 平方公尺(約46坪)的使用空間,加上太陽光電設備,總價約為 40 萬歐元(約新台幣1800萬元),比一般房子售價還貴 1∕3。

「其實,Schlierberg 社區最大的意義在於太陽能與建築的和平相處關係,不會因要遷就太陽能而捨棄了建築之美,」迪許在接受當地電視訪問時說到。


新效「綠」重生弗班老社區
在弗萊堡,不只是新建築,許多老建築、老社區也紛紛改裝,使用太陽能。

弗萊堡最著名的生態環保社區弗班(Vauban),集生態、低耗能及太陽能應用,這也是第一座由市政府、住戶及建築業者一起合作開發的成功案例。

弗班位在弗萊堡市中心的南方,距市區車程約 10 分鐘,約 40 公頃範圍,1937 年法國軍隊就在此紮營,到 1992 年才遷出。之後,弗萊堡市政府即進行重新開發計畫,投入 2000 萬歐元補助,引進 5000 位居民,並提供 600 個工作機會,將弗班打造成一個居家、工作及教育綜合型的社區。

位在社區大門口的一棟大型舊建物,現為弗萊堡大學的學生宿舍,可容納 600 名學生,最明顯的太陽能應用是在屋頂上設了 143 平方公尺大的太陽能光電板,這些光電板將太陽能轉換為熱能,供應熱水。

太陽能,替代了過去冬季時間每天使用 1 萬立方的天然氣做為熱能,每天可提供 1 萬公升的熱水,滿足全棟學生使用。

走在社區裡,隨處可見到屋頂上設了太陽光電板,雖不像典型的太陽能社區般的家家戶戶都有太陽光板,但總共也有 500kWp 的發電量,已是全弗萊堡太陽能戶數最多的聚落。


太陽「賞飯吃」的機會特多
30 多年來逐步往太陽能發展,其實今日走在弗萊堡市區,幾乎到處都看的到太陽能建築。

剛抵達弗萊堡的遊客,一走出火車站,馬上就會被出口處兩旁大樓所吸引。一個是右邊 19 層高的太陽塔(Solar Tower);另一個是聳立左邊的 13 層高樓,兩棟大樓太陽光電板的面積共有 536 平方公尺,容量也有 55.4kWp。

這正是弗萊堡要給往來遊客的第一個震撼。

出了火車站後,200 公尺遠的維多利亞旅館是全世界知名的太陽能旅館;再往前走則是知名的女裝店 Kaiser,也採用了太陽光電板。

不僅一般住宅,弗萊堡大學附屬醫院的屋頂上,也有面積不小的太陽能光電板。神聖的教堂屋頂上同樣貼滿了太陽光電板,更不用說市政府大樓、市長住家,全部都有。

在弗萊堡見到太陽光電板已不是新鮮事,「要驚訝的是為何還有房子是空著,」環保局長霍納這樣說。

由於太陽能應用市場大,居民採用的意願高,諸多太陽能廠也移到弗萊堡,包括 Solar Fabrik 就在此地設廠。

據統計,20 萬人口的弗萊堡小鎮就聚集了 80 家大小不一的太陽能應用公司,提供上千名工作機會給弗萊堡市民。

此外,全歐最大的太陽能光電展 Intersolar 也連續數年在弗萊堡舉辦,去年有來自全球 454 家太陽能應用公司參與 Intersolar 太陽光電展,吸引來自全球近3萬名買家。


節能城,居民連電器都願共用
除了人民意願與政府帶頭示範外,弗萊堡居民的日常生活,也普遍比世界其他地方的人民更講究生態與環保;這也是它能成為太陽能之都的核心原因。

例如這裡的居民,比其他地區的人民更願意捨棄私人轎車,搭乘大眾交通工具。霍納在接受《遠見》訪問時,特別強調這一點,還從皮夾拿出一張弗萊堡地區大眾運輸的月票,一個月內可無限次數使用大眾運輸。

霍納自豪地說,有許多弗萊堡市民為了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願意犧牲自己的便利及舒適,騎著腳踏車或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上下班。他自己也有汽車,但只有到外地度假或週末大賣場採購時才會使用,平常幾乎是不開車進城的。

連鼎鼎大名的建築師迪許,他太太也是每天騎 20 公里的腳踏車去學校教書。

又如在弗班生態社區裡,居民擁有汽車的比例也很低。每千人僅擁有 100 多輛汽車,約為德國平均數的 1∕3。更有約 40 輛汽車加入共乘制度,減少能源消耗。

在節能的共同價值觀下,弗班社區民眾不僅可以共乘汽車,連家電設備也可以共用,例如其中 16 戶居民是共用三台洗衣機及二台冰箱。


這裡的孩子敢在馬路上嬉戲
就算有汽車,「沒錯,汽車也是被擋在這個社區外的,」經常帶人參觀該社區的 Futour 公司經理裘傑哈溫(Jurgen Hartwig),指著戶戶門前說,「你看都沒有停車位。」為了減少噪音及空氣污染,弗班居民的座車只能停在外圍停車場,這意外地又讓社區小孩有了安全的嬉戲空間。

弗萊堡居民環保意識如此生活化,甚至寧願犧牲自己的享受,只為避免污染環境或增加地球能源消耗,這種作法真是令人感到驚訝。

太陽之城弗萊堡,值得台灣學習。在太陽溫暖的環境下孕育長大的太陽之子,生活態度更值得世界各地效法。


遠見雜誌 2007-05/徐仁全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