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為什麼撲克牌里Joker最大?

好多年前玩撲克牌的時候有一個頓悟,西方的政治裡頭有一種幽默的傳統。

我們知道撲克牌裡頭最大的牌不是K,K是king,Q是Queen,它們都不算大,A比它大,還有最大的牌,我們通常把它叫大貓小貓,那兩個角色叫Joker(開玩笑者)。

在西方的宮廷裡頭有一個特殊的職務叫弄臣,就是Joker。

Joker表面上逗國王開心,說各種笑話,其實他是一個進諫者。他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能,就是對國王的決策進行一種不動聲色的反對和嘲諷。

Joker很難做,他既要犯上,又要媚上,必須要把他的觀點旗幟鮮明的表達出來,同時又要儘可能的不旗幟鮮明的表達他的觀點,所以他常常是以開玩笑的方式表達自己的真知灼見。

他們的權利是最大的,國王也得讓他三分。所以在撲克牌裡頭,最大的就是那兩個Joker。

大家可以想一想,你的公司裡頭除了King和Queen以外,有沒有Joker呢?

 

2 多一分阿諛,企業便少一分幽默

有一本已經絕版的書叫《麻雀變鳳凰》,書中有一個很重要的觀點:

企業在由小變大的過程當中,領導者是這個公司最終的障礙,他是有任期的,但是他自己沒有意識到自己的任期,長期盤踞這個位子。

而且,他會隱隱約約的意識到自己已經成為這個公司的障礙了,這個時候他很自然就會做一件事情——強化自己的權威,建立跟企業成長並沒有關係的各種機制。

一套什麼機制呢?一套阿諛機制。

所有的信息傳遞、人事安排、公司的議事日程,背後都有一個總的議題叫「阿諛奉承」。他創造了一種特殊的生態,在這種生態當中,最重要的能力就是阿諛奉承的能力。

當然,阿諛有低級的,有高級的,最能夠獲得加薪升職的人,一定是掌握了非常高超的阿諛能力,聽起來都不像是阿諛奉承的那種阿諛奉承。

阿諛奉承、一本正經、拚命的維護老大權威的這種氛圍下,有一種東西就會越來越少,這個東西就叫「幽默」。

 

3 幽默的兩個定義

幽默有很多的定義,我自己覺得很靠譜的定義有2種:

幽默起源於不太認真的看待自己。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爾曼·黑塞

你不太把自己特別當回事的時候,你才會有幽默;你越把自己當回事,你越沒有幽默感。

你能說幽默的話,或者別人對你說幽默的話都有一個前提,就是你的權威不是絕對的,你是有缺陷的,你是有漏洞的。

一個富有幽默感的人,他一定是具有某種坦然自嘲的氣質,沒有這個前提,你想要幽默,結果出來的只是滑稽,甚至滑稽都算不上。

所謂幽默,是一種對生活的主動。

——作家王蒙

一個很被動的人,他是沒辦法幽默的。

在一個固定的場景下,一般的人都是順向的思維,而幽默的人不是被動的受這種態勢的操縱,他在思維上完成了某種逆襲,以一種超級主動的方式來解構和重新定義眼前的場景。

例如,獨木橋上的對話。

海涅和他的敵人在獨木橋上碰到以後,那個一輩子跟他作對的人對他說:「對不起,我從來不給白痴讓路。」

如果海涅是一個沒有幽默感的人,他就會說:「你才是白痴呢,我怎麼是白痴呢?應該是你是白痴吧。」如果這樣說的話,他就處於一種被動的狀態,是一種順向思維,沒有完成一種思維上的逆襲。

那海涅他怎麼來面對這個場景呢?

他就淡然一笑,給這個作對的人讓了路,並且說了一句:「對不起,我跟您剛好相反。」我和您剛好相反的意思是我一直喜歡給白痴讓路,但他沒有說這句話。

這個就是對於生活的主動:不把眼前的這個場景太當真,也不把自己太當真,當然也不把對方太當真。不是一本正經、亦步亦趨的思維方式,而是一種發散式的逆向思維方式,這就叫幽默。

 

4 幽默的兩大要素:立場鮮明 + 界面友好

一個公司裡頭缺少幽默的氛圍,就意味著老闆說什麼就是什麼,甚至面對已經是千瘡百孔的經營狀況時,誰都不能說不。

當然,單純的說「不」,不是幽默。幽默是一種很隱晦的方式,對眼前的場景說不,給出一個意想不到的描述和意想不到的解讀。

簡單地說,幽默裡頭包含著必不可少的兩個因素:

(1)一個旗幟鮮明、針鋒相對的立場;

(2)表面上非常友好、非常有親和力的、不捅破窗戶紙的一種界面。

這兩者合起來,才能算得上幽默。

英國的貴族有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要有幽默感。英國政壇上有一個很經典的、流傳很廣的幽默,就是麥克米倫和德雷斯利這兩個政壇上的死敵。

他們在一起,由於都屬於各自的黨派,我們可以想像他們之間當然是針鋒相對的。

但是他不像有些地方,我不同意這個觀點,我上去就給你一耳光,或者說拿著一杯水往你臉上潑,在英國的國會裡頭是看不到這樣的場景的。

有一次德雷斯利在國會發表意見,當然是針對麥克米倫的,他說:「英語中有兩個詞,一個叫不幸,一個叫災難。什麼叫不幸呢?我親愛的朋友麥克米倫掉進了泰晤士河,這叫不幸。什麼叫災難呢?我親愛的朋友麥克米倫被人救起來了,這叫災難。」

《三國演義》裡頭有這樣一個情節,曹操讀了一個《討曹檄文》,曹操這個人有偏頭疼的毛病,讀著讀著,他被這個檄文裡頭的文采所感染,還有這麼有才的人能寫出這樣的文章出來。

大家知道那是把他往死里罵的一篇文章,但是這篇文章它不是罵街,它是以一種非常好的界面,讓曹操很感動,有一種沉浸感來閱讀的一篇文章。讀完之後,頭疼就好了。

幽默就是這樣,它將一種很有攻擊性、戰鬥性的內容,包藏在一個很友好、婉轉的界面裡頭。

即使你不喜歡其中的觀點,但是你對它的界面是非常欣賞的,該說的其實已經說了,但是它又不明說,這才是幽默。沒有這兩者,那頂多是罵街,或者是搞笑。

 

5 向老闆提建議的正確姿勢

在一個正常的組織裡頭,都面臨著「熵增」的可能性,各種的無序、混沌隨時都在增長。

那麼就需要有人,首先意識到這些問題的存在,尤其是向領導者、向自己的頂頭上司、向企業的大boss表明自己的觀點,甚至跟老闆的觀點針鋒相對,避免企業在舒舒服服、凱歌高奏當中,掉進大陷阱裡頭。

有一個CEO的定義——CEO是企業裡頭最後知道企業要破產的那個人。

一個企業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穩定的諫言機制,持續的將反面的意見由下往上傳達。如果你僅僅是旗幟鮮明、針鋒相對,就會帶來很多問題。如果你是一個老闆,可能也不太喜歡別人指著你的鼻子罵。

這種包含著苦澀的真理需要有一個糖衣來包裹,讓這個良藥不苦口,但是能夠利於病。讓大家在一種和和氣氣、順順噹噹的氛圍當中,把該表達的反對意見都表達出來,讓老闆聽著那些一點都沒有火藥味的話心領神會、細思極恐,從而讓領導者產生強烈的痛改前非的衝動。

最重要的是,他能夠在你的反對意見當中感受到你的兩樣東西:一個你的才能;二是你給他留面子這樣的用心。

我們很多人不懂得幽默的一個原因,就是不懂得給別人留面子。而真正的幽默是該表達的觀點全表達出來了,但是這個界面上好像看不到什麼觀點。

我們看武俠小說裡頭經常有這樣的情節:

兩個武功高手見面以後,不是一言不和就打架的,而是坐在那兒談談《道德經》,談談《莊子》、《列子》,談著談著,就有人說「失敬失敬」。

他們在表面上談經論道的過程中,實際上是在很投入的過招。招已經過了,但是面上看不出來。

幽默就是這樣一種方式:在一種親和、友好、平靜的界面下,隱藏著一點都不打折扣的觀點和立場。

現在我們也就明白了,為什麼幽默這事對一個公司很重要。

 

羅輯思維 2017-04-02/吳伯凡 

幽默不只是貶低自己。
更重要的,它是一種體察他人的能力。
同樣一句笑話,同樣是自嘲,不同的人說出來效果不一樣。
為啥?

因為有的人不能感知環境和對方。
所以,幽默是一個沒法教,也沒法學的學問。
它是我們體察世界能力提升之後的結果。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