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wretch.cc/album/album.php?id=mapleduh&book=43
九點的飛機,早上五點就起了床,盥洗過後,五點半一路直奔機場。

只是沒想到 79 公里處的車禍所引發的連綿車陣讓我們遲到了一小時,即便如此,領隊李小姐也才剛劃完機位,我心想,旅行社果然以晃點人早到為樂。

不過行程中最吐血的還是飛機的飛法,非常沒效率。先由桃園飛 3 小時到東京成田機場轉機,等 5 小時後,再飛 9 小時到聖荷西轉機,等 3 小時後,再飛 1 小時到拉斯維加斯,我在想,你們小日本沒有直飛賭城的嗎?不會效法靖國神社那批人偷襲珍珠港的精神嗎?

所以我們可得由《台北 → 賭城》的行程 = 3 + 5 + 9 + 3 + 1 = 21 小時,oh MY GOD!!第二次踏上東京的我,在一月四日的下午三點半,總算在成田機場以發抖的手得出了這個可怕的算式……
所以我們可知,只要是英文名稱的縮寫是 LV 的話,都會要人付出慘重代價的。

離開成田後,我們飛了 9 小時到了 San Jose,小而新的機場,但卻展開了史上最慘無人性的入關手續,不但要壓左指印、右指印,還要照相,之後通過檢測器時,筆記型電腦要拿出行李,然後拖外套,拖皮鞋,媽的,真是沒人性,只是之後看到海關也是這樣惡搞老人後,才覺得好過了些。

San Jose
等待三小時後,再飛了一小時後,總算到達此行的目的地,不過由於經過了換日線再加上時差,Las Vegas 此時還是一月四日的下午四點(LV比台北晚16小時)。此時整個團一分為二,一部份人去 Outlet 血拼(中國人太愛 shopping了),另外的人則先回飯店 Circus Circus 休息,我與凱健因為太累,就先回飯店了。

但在 Check-in 時又有不順,因為
櫃檯表示因為我們是 Group 進,所以要有 team leader code key 才能 Check in,原先我還慢慢解釋,但在其它櫃檯 check in 的團員都拿到房滿鑰匙後,峰子的火氣就上來了,只是講了半天笨櫃員還是堅持,她還跟你說:’They are doing the wrong things!’ 接著她又找了櫃台經理,要打電話給我們領隊尋問所謂的 code key。更!這種小事竟能愈搞愈大,真服了她。

這種事很熟悉吧?因為大家都在旅遊中遇過類似的幹事,沒關係,山不轉路轉,我的重點不在誰對誰錯,我只想趕緊回房小睡一下,於是我請凱健繼續與蠢婦溝通,另一方面,我則用自己的護照再到其它櫃台做
check in。最後,當然是我們勝利般地拿著房間鑰匙離開櫃檯,留下一臉錯愕的蠢婦。

晚上看完在
Circus 飯店內差強人意的馬戲團秀後,我就與凱健到LV最大的飯店 MGM(米高梅)與人永的小舅 Jason 見面。

Jason
目前是個成功的企業家,幾年前靠著白手起家,因銷售電信業相關產品而致富,令人驚訝的是,Jason 不過大我與凱健三歲,所以對於他的年齡能達到如此成就,峰子一直覺得不可思議。

於是晚上我們與 Jason 及其公司
另一股東 Gary 及其兄長 Gorgon 到了賭場內的餐廳小敘,話題多圍繞在亞裔人與台灣的事務上,此時我才發現 Jason 與 Gary 的事業實在做得很大,在東岸 DC 的公司員工人數不但上百人,而且目前在美中國台三地都有公司,我仔細回想一下,認識的朋友中大概沒有人比他更行了。

不僅於此,Jason 言談十分客氣,不是那種長幼相處的溫和,而是平輩間相處的謙虛,也就讓我更佩服他了。所以多認識像 Jason 這種人對人生很有幫助的,他們會讓你感覺到自己有很多地方還是不足的。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