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幣黑奧最近兩年快速升值四○.五八%,一方面反映巴西因為握有數不清人類無法用任何方法製造出來的金屬礦物,在原物料短缺的今天,給了巴西這沉睡已久的南美第一大經濟體翻身的機會。這全世界人口第六多,土地第五大,經濟規模第十三的南美巨人,根據高盛的預測,二○三六年,將超越德國和英國,成為全球第五大經濟體。

巴西天然資源豐厚到什麼程度?巴西人很相信以下這個故事:創造了地球之後,上帝每個國家分一些有用的資源,分到最後,手上還剩了許許多多的寶,懶得再繞一圈的上帝就把這些寶藏,全丟到當時祂腳下的國家——巴西。


優勢一:天然資源
是地球的肺,也是全球穀倉與礦場

因此,巴西是地球的肺,擁有全世界水流量最大的亞馬遜河;巴西是全世界的穀倉,擁有世界最大最肥沃的農耕地;巴西是全世界的礦場,叫得出名字的貴金屬和基本金屬,巴西幾乎都擁有最多的蘊藏量。

「你可以說巴西是仙境。」明基代理商 Elgin 公司營運經理安東尼(Wilson Antunes)如是稱讚自己的國家。

說各國爭相「巴結」巴西一點也不為過。「從七○年代巴西奇蹟時期那一波熱潮過後,世界主要國家與巴西的經貿外交往來從來沒這麼熱絡過。」經常提供政府諮詢的聖保羅聯邦商業總會經濟學家索利莫(Marcel Domingos Solimeo)說。去年十一月十二日,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率團訪問巴西,一趟訪問下來,抱走十到十五年不等的鐵砂、銅等原料的供應保證;四天之後,七年沒有總統訪問巴西的南韓,也由總統盧武鉉率團到訪聖保羅,隨行的浦項鋼鐵獲得長達十年的鐵砂供應保證;三星、樂金(LG)、現代汽車等隨行的十多家企業,也簽成了高達四億美元的合約意向書。


優勢二:內需市場
是中國之外,跨國企業的首選目標

日本則是更早一步,在九月十五日由首相小泉純一郎率領日本勢力最大的工商組織經團連代表團訪問巴西;巴西是日本僑民最多的國家,但在這之前,巴西已經八年沒有日本首相到訪。

巴西一億八千萬人口的內需市場,已然成為中國大陸之外,許多跨國企業追尋下一個億萬大市場的首選目標。巴西並不是一個窮國,根據高盛預測,二○○五年巴西每人GDP(國內生產毛額)為二千五百一十二美元,是金磚四國中第二高的國家(僅次於俄羅斯),是中國大陸的一.九倍,更是印度的四.五倍。

一億八千萬人口中,二十九歲以下的人口所占的比率高達五八%,代表一億零四百萬個未來三十年都有生產能力的人和有消費能力的人,這是巴西最大的本錢,同時也是《財星》五百大企業迄今八成已經到位的主要誘因。尤其長達十年的鎖國政策之後,巴西九○年代初一開門,發現世界都變了,幾乎所有的產業,技術已經大幅落後,這正是各國企業的機會。其中巴西最落後的輕工業和資訊工業,正是台灣的強項。

巴西政府於二○○三年開始鎖定半導體、製藥、軟體和資本財等四個部門為巴西未來十年的重點發展產業,祭出多項稅捐減免、低利貸款及獎勵等促產措施,其中以二十五億黑奧(約合新台幣二百六十四億元)低利貸款協助企業更新資本設備的「機器設備現代化計畫」,已經明顯帶動台灣對巴西的出口。

但是,因為法令、稅制、匯率、通膨、貪污及文化,「巴西太獨特,也太複雜。」無論是巴西本地企業還是外來企業,我們的採訪對象沒有一個不是這麼說。用其它市場的經驗貿然進入巴西,絕對是死路一條。儘管如此,「高風險之外,巴西是少數還能夠讓人短期之內致富的市場。」經濟學家索利莫這句話,恰是巴西市場的最佳註解。 


商業周刊 2005-02-28/賀桂芬 




「新資源時代」的巨人

科技讓人類超越物理法則,以音速移動,卻無法創造出工業和資訊文明乃至天地萬物賴以存續的命脈:金、木、水、火、土,而這正是巴西超法趕德的五道金牌。再度崛起的巴西,新資源時代下的新貴族。

在聖保羅吃著名的巴西窯烤,覺得巴西人真浪費。扔掉的比吃進肚子裡的多太多,每人面前有個盤子專放不要的食物,被服務生收走不久又堆滿了。本以為只有高級餐廳如此,沒想到城市、鄉間,不分貧富,人人如此。這時才知道,出發前聽別人說「這國家太富庶了」是真的。本來心想貧窮率高達一五%的國家,怎麼可能?

到聖保羅市郊參觀巴西最大的果菜批發市場,熟悉的小白菜肥大得陌生了起來,那些顏色、形狀和種類多到數不清的辣椒、番茄、豆子和蔬果,自己知道的、見過的,只占其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這時候才懂,台灣駐聖保羅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何建功的夫人為什麼說:「在巴西,只要你『敢』丟(種子),它就長。」丟種子還有什麼敢不敢的?原來是怕它隗、隗、隗一下子長得太旺了,挺麻煩的。巴西的水,巴西的土,不知怎麼回事,植物到了這兒就全變了。

巴西農產品和肉類價格便宜得不像話,柳丁十塊錢黑奧(約合新台幣一百二十元)一大麻袋,一粒不到新台幣五毛錢,所以巴西人喝果汁一律只喝現榨原汁;上好的牛肉一公斤五塊錢黑奧(約合新台幣六十元),便宜到巴西人自己說在巴西國內消耗掉的牛肉,有三分之一是平白扔掉;以新台幣近萬元的平均國民所得,活下去基本上一點問題都沒有,更何況巴西社會福利好,老人小孩有國家照顧。這就是為什麼巴西有全世界最大的貧民窟,但再窮也凍不死、餓不死的原因。在全世界原物料缺得一塌糊塗的時代,巴西不翻身也難。

二月底、三月初,「金磚四國」這個名詞在台灣突然響亮起來的同時,世界發生了幾件大事。

大事一、全世界最值錢的公司換人了,艾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的市值,超越奇異公司;大事二、全球酷寒駐足,油價漲破每桶五十三美元;大事三、巴西淡水河谷公司(CVRD)與全球各大鋼鐵大廠達成鐵礦砂漲價八○%的協議,而這只是過去兩年來,鐵礦砂無數次漲價中的一次;大事四、聯合國發表報告指出未來五十年,糧食供不應求將是世界面臨最棘手的問題。

這些大事,將深深影響全世界每一個人的食衣住行;這些大事,昭告著這星球已經進入唯原物料是從的「新資源時代」,全世界財富與權勢將因此重新分配,而巴西這南美巨人,坐擁世界最多的原物料質量出口皆第一的頭銜,無異是最大贏家。


得天獨厚 擁有「金木水火土」五大資源
巴西擁有什麼?它有人類再怎麼厲害,也無法憑空製造出來的金、木、水、火、土,上帝厚愛巴西,這些東西,巴西非但一樣不缺,還吃用不盡:

金:鐵、錳、金、鎳、錫、銅、鋁……,叫得出名字的貴賤金屬,巴西產量均數一數二;其中鐵礦蘊藏量足供全球五百年所需。

木:巴西森林面積世界第一,孕育全球三○%的動植物物種。且森林目前僅開發不到八%。

水:因為有全球水量第一大的亞馬遜河,使得全球二○%的淡水在巴西。九○%為水力發電,電力過剩還有出口。

火:七○年代末石油危機之後,巴西一方面發展如今已獨步全球的酒精車技術,一方面開始自己開採石油,明年即將自給自足。

土:全球農耕面積最大,農產品逾半外銷,黃豆、牛肉、紙漿、棉花出口量均名列前茅。

在中國和印度需求大增的情況下,上述這些資源在全球變成賣方市場,巴西的翻身,從這裡開始。於是巴西的貿易和經常帳收支,二○○三年雙雙出現三十年來首見的順差;巴西股市兩年來上漲近一六二%,黑奧升值三○%;失業率從一二.三%降至九.七%;國民所得從兩千七百美元增至三千美元,而這還不包括人民來自近六成的黑市經濟的所得,這也就是為何在美國中情局(CIA)二○○四年版的世界概況(The World Factbook)中,巴西人均GDP(國內生產毛額)的購買力平價,高達七千六百美元(約合新台幣二十四萬三千元)的原因。


門戶開啟 各產業的斷層提供出龐大商機
購買力快速成長,反映在零售市場上,是量與質的提升。市調公司尼爾森(AC Nelson)發布的「二○○四年巴西市場變化報告」中指出,巴西零售市場連續十一年成長,每年平均成長率達九%。而在質的方面,巴西人對東西的品質是比中國和印度講究的,雖然付不起先進國家的價格,但卻不像印度般唯價格是問。「巴西窮人的購買力好像一夜之間增加了二○%。」美國MCM顧問公司的首席經濟學家拉帕波特(Rappaport)指出:「在聖保羅,粗製濫造的商品明顯減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價位中等,品質還不錯的商品。」

巴西因鎖國長達十年,產業結構沒有隨著全世界從工業時代進步到資訊及知識經濟時代,各個產業的技術和商業、貿易層次有很多的斷層,很多的缺口。也正因為如此,給了許多國內外廠商處女地般的揮灑空間,包括部分台商在別的市場無法實現的自創品牌夢,在巴西實現了。

像台僑第二代劉國華成功自創 Blossom 化妝品品牌;陳華裕自創腳踏車品牌 Prince,在比較落後的巴西北部和東北部擁有高知名度與高市占率;淇泰皮件的黃進財自創皮包品牌 SENECA,兩年內從零到一年賣二十二萬個,價位在PVC中屬最高檔;監視器大廠唯冠的自有品牌電腦螢幕,三年內打下市場第二大的江山;台商張勝凱的莫妮卡(Monica)紙尿片和親密(Intimidad)衛生棉,市占率比國際性大廠寶鹼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們也看到資訊業的友訊、明基、德士通,營收都呈雙位數甚至倍數成長。友訊巴西分公司總經理吳明道指出,目前巴西只有兩千萬人有寬頻上網,市場正處於快速起飛階段,需求相當強勁。明基拉丁美州區總裁擅力也指出,明基的數位相機和手機,目前透過代理商銷售,成長相當快。擅力表示,明基重視巴西市場,是因為巴西不只是巴西,其地理位置有區域連貫的特性。從南到北,巴西一共與十個國家接壤,其中的阿根廷、烏拉圭和巴拉圭與巴西組成南陲共同體,這四個國家,就占了南美洲GDP的七○%。

購買力強,經濟又在快速成長,照理說,全球各跨國企業應該紛紛搶進巴西才對。事實卻不然。我們採訪的每一家廠商都說,巴西「太複雜,太太複雜」。許多外商評估了又評估,還是不敢貿然進入。


三大風險 稅負重、匯率波動大、勞工成本高
而巴西三大風險,更是讓許多外商裹足不前。

巴西的風險,主要來自稅、匯率和勞工成本。

首先是稅。巴西因為兩次石油危機下來,各級政府債台高築,需要課重稅來籌錢還債,廠商從原物料或半成品進口、製造到銷售,總共要面對最多六十五種稅,這些稅先課聯邦稅,像進口關稅和工業稅;有的是州稅,像貨物流通稅;有的是市政府稅,像社會福利捐。更可怕的是,這些各種名目的稅是聯邦稅課完,往上加,再課州稅,再往上加,再課市政府稅,產品還沒上架,成本就墊高了一倍。

稅多不說,還經常改變,讓企業窮於應付。比方社會捐,二○○三年是每個月營業額的一.六五%到現在的九.二五%,中間短短兩年調高三次。唯冠總經理曾令馭說:「社會捐每個月十五號繳上個月的,我們每個月要交一、兩百萬,遲交十一天罰二○%,很可怕,再窮也要借錢來付。」

最大的主機板廠商 Digitron 總裁宋吉則說,在別的國家,企業領導人九○%的心力都花在想辦法提升營收獲利和與對手競爭上,但在巴西,無論是企業領導人的心力或整個企業的資源,至少有三○%是花在稅務問題上,還必須不時注意總統又說了什麼?什麼稅又改了?修改的真正用意是什麼?等等的變化上。

稅負太重的結果,就是走私猖獗。依不同的產品,走私貨占市場的比率,從四五%到八○%都有,根據非正式統計,巴西筆記型電腦有八○%都是走私貨;主機板也有五、六成是黑貨。


私貨靠低價橫行,經常打得合法廠商幾無還手之力。


巴西的匯率變動太大,也好幾次讓許多廠商血本無歸。先後兩次派駐巴西的台北駐聖保羅經濟文化辦事處長何建功說,從他第一次派駐巴西到現在,前後十年,巴西幣已經去掉了九個零,也就是說,十年前的十億元,如今變成一塊錢。很多企業在幾次重大的貨幣貶值中不支倒地。

而銀行利率高達四○%以上,廠商跟銀行融資,就像跟魔鬼打交道;許多巴西企業信用不佳,外商貨賣出去了卻常收不到錢,好不容易收到了錢,可能已經因為黑奧貶值而縮水了一半。因此唯冠財務副總傅重華指出,在巴西做生意,避險一定不能不做,否則賺再多錢可能也不夠虧。


至於勞工成本,巴西每個月基本底薪雖然只有一百美元(約合新台幣三千兩百元),比大陸高約五○%,但各種福利加起來是薪資的一倍;有一些企業如果不深入了解,不會知道的成本。

比方企業主必須付員工薪資的二九%給政府做為員工的福利基金,另外必須提撥八%給失業基金;女性有四個月全薪產假;不論年資,勞工每年有一個月的支薪假。勞工晚上加班加五○%,週末假日加一倍。且巴西高級技術及管理人才難求,工程師與中高階主管的待遇並沒有比台灣低多少。

因為這三大緊箍咒,巴西把很多大企業擋在門外。但巴西整個國家這兩年已經因為原物料出口大幅成長而富了起來,加上巴西人心胸開放,對新品牌的接受程度高,這反而提供了想要轉型做品牌的企業很大的空間。


*治安差,巴西人沒有防彈車不出門
在台灣,視野好的山腰,大多是有錢人的豪宅;但在巴西,尤其是聖保羅里約,山上都是貧民窟,有錢人不住獨棟別墅,專住銅牆鐵壁警衛森嚴的大廈,出入都開防彈車。因此,巴西防彈車銷售量,每年超過五千輛。因為,這裡的貧富差距很嚴重,導致兩大城市聖保羅與里約的治安很差。

聖保羅平均每天發生二十件汽車搶劫案。每一位採訪對象,遇搶經驗都是一籮筐,連聖保羅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何建功搭防彈車出門,都不能倖免。

少數人到現在還是不買防彈車,嫌防彈車開起來又厚又重,但多數人都買了,而且每家好幾輛,連讀大學的子女都開防彈車上下學。有人視出門的地點來決定要不要開防彈車,更多人則是不開防彈車絕不出門。

巴西的防彈車,大多採用九到二十一毫米的高硬度鋼板、防彈輪胎、抗炸裝甲底盤。因為技術先進,巴西的防彈車在國際間口碑不錯,最近幾年中東頗不平靜,來自伊拉克和中東地區的訂單增加很多,聖保羅一家防彈車改裝公司去年就接到沙烏地阿拉伯兩百輛、約旦一百三十輛的訂單。


商業周刊 2005-03-14/賀桂芬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