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經常遇到這種類型的孩子,他們把凡事抬杠頂牛當成獨立思考。無論你說什麼,他都急忙忙叫一句:不對!應該是這樣……可你聽半晌,到底應該是哪樣,他卻是連話都講不明白。

那麼,真正的獨立思考是個什麼情形?又應該如何訓練呢?

《南華早報》的總編輯鄭維先生,曾講過新加坡中學的一次課後作業。

作業以小組課題的方式進行,不是我們這邊悶頭把書本上的結論抄多少遍。一個小組五個人,一個組織者,五人共同討論如何完成課題。

第一階段,老師扔過來一個課題給大家:希特勒統治下的德國,是否有給德國人民帶來了好處?隨著課題扔給孩子們的,是長長的書單。

話說鄭維先生一看這課題,就驚呆了。有沒有搞錯?希特勒何許人也?殺人魔頭是也。一個殺人狂魔,你竟然敢問他是不是給德國人民帶來了好處,這要是在某些地方,這老師是不想幹了吧?

 

可是孩子不管那麼多,作業就是作業,立即急如星火的進入第二階段:

第二階段是查資料。老師給的書單超長,即使是不看內容只翻書頁,那也來不及。所以小組的組織者就要分配任務,每人各查幾本書,限定時間內讀完相關章節,劃出相關部分,摘錄出來以電子郵件的形式向組織者彙報。

老師說:資料內容不限於他所指定的這些書,如果你想要個好成績,嘿嘿,最好拿幾本老師都沒讀過的書。

於是孩子們人手幾本大厚書,什麼《第三帝國的興亡》、《希特勒暗堡》之類的,開始瘋狂閱讀。

 

書讀了一大堆,資料也搜集了無數,進入第三個階段:定義。

定義,就是確定概念的具體含義。這個定義不可以隨心所欲胡來,必須要公正客觀,拿到任何一個地方都說得過去。

孩子們首先被德國人民,這一關給難住了。

誰算是德國人民呢?誰又不算呢?

是擁有德國國籍的人,才算德國人民?還是只要居住在德國,就算是德國人民?

孩子們定義不了,就去找老師。老師笑咪咪的回答:隨便,這事你說了算——哪個定義最能體現出希特勒的影響,就用哪一個。

唉,這可愁死孩子們了。

最後孩子們用了後一個,只要居住在德國,就是德國人民。

為什麼要用這個呢?

——這就看出定義的價值了。不使用這個,那麼凡是被希特勒屠殺的,按希特勒本人的看法,他們都不算人民。可如果一個人有良知,同情悲憫那些被屠殺的猶太人,就不可能把他們從人民中排除出去!

就這麼一個定義,讓孩子頓時恍然大悟:

定義會說話,如果定義錯了,你整個人都錯了。如果你聽到有人振振有詞卻嗜血無度,你就知道,對方是先行從定義這裏動了手腳。如果你不認真,就會被牽著鼻子走。

 

第四階段,繪製圖表,從政治、經濟、社會、軍事政策等各個角度,展開討論。

這一討論就炸了,咦,你看這個希特勒,他也不賴嘛。他上臺後大力發展軍工,解決了500萬失業人口的就業問題。這難道不是好處嗎?

而且,戰爭之時,希特勒組織500萬工人,修鐵路修公路,發工資有飯吃,這難道不是好處嗎?

還有,希特勒不光是組織工人勞動吃飯,連娛樂都沒耽誤,經常性的群眾集會高歌。而且成年人可以買轎車年輕人可以飆摩托,這還不夠嗎?

分析過這個,再看看工人們的具體情況,就有點不對了。

當時,所有的工人全被裹脅進德國工人陣線裏頭,他們沒有罷工的權利,不允許加薪,不允許改善勞工環境,只有高強度的勞作,有時候甚至每週要工作72個小時。除此之外,工人收入中的很大一部分,還被希特勒控制的工會拿走支配。這些工人無異于奴工,怎麼可能有快樂可言?

還有,年輕人是沒有工作權利的,他們必須要上戰場。而老年人要延遲退休,無休無止的工作……

還有,工作崗位奇缺,女性被欺騙早早辭工,讓位給上了年紀的老爺爺……

兩方面的資料比對,孩子們就對希特勒時代的德國有了個全面而客觀的認識。

 

第五階段,完成論文。

有了前面全面的分析,最不擅長于寫的孩子,此時也是把鍵盤敲得劈哩啪啦響。結論是顯而易見的:

希特勒時代,表面上好像給德國人解決了失業人口問題,但實際上,高密度化的組織,剝奪了工人的正常選擇。他們被迫從事無休止的繁重勞作,個人權利卻無絲毫保障,工人的生活並沒有絲毫改善,反而是每況愈下。任何一個奴隸主都可以宣稱,他手下的奴隸沒一個失業的。但那絕對不是奴工們想要的。

諸如此類。

 

第六階段,各小組向老師報告,現場質辯。

小組的課題報告,倘有資料不全、結論片面的缺陷,就立即會遭到其他小組的炮轟,一旦被轟到丟盔卸甲潰不成軍,你這成績可就慘了——基本上來說,這種情況根本不會出現。當你沉下心,花很大精力鑽研某個課題時,就很難會有思慮不周的把柄留給別人了。

可以看出,要養成獨立思考的好習慣,大致需要五個步驟:

第一步:拋棄結論和成見,只要事實。

第二步:定義問題。去掉情緒化,讓問題具體而明確。

第三步:假設性思考。

第四步:反向推證。找到反面的材料證據,做正反兩方面的資料比對。

第五步:小組討論。

經過這種訓練的孩子,思維會特別的縝密。他們與人交流時,知道規則,會認真傾聽,一旦發現自己思慮不足,就會立即把你的指正補充進去;絕不會死抬杠不認輸,更不會認為是你跟他過不去,從此視為仇人,因為他們是在很認真地提升自已。

經過這種訓練的孩子,腦子會很清醒,他們不會輕易接受現成的結論,抗洗腦能力強,想要欺騙他們很難。

相反,如果不是讓孩子獨立思考,而是讓他把希特勒是個大魔頭的結論,背上一萬八千遍,他仍然覺得納粹的制服很酷,納粹的閱兵很氣派。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納粹意味著什麼。

獨立思考不是不犯錯誤,但不會讓你泥陷於錯誤之中,讓你反復在一個泥坑裏跌倒。

擁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生活得特別輕鬆自在,這只是因為他們總能適時避過陷阱,找到最適意于自己的人生。

 

羅輯思維 2015-10-15/霧滿攔江

 

我見過的最狡猾、也最簡單的騙子醫療廣告——
“通知:新到一批治療老年腰腿疼的特效藥。”
刊登在某正經報紙上,據說效果很好。
其實,僅僅是裏面“通知”這兩個字就夠了。
它足夠喚起一代人對於權威號令的無意識屈從。
獨立思考之難,由此可見一斑。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